光大信托董事长闫桂军:疫情导致传统业务增长受限 慈善信托成业务转型“新蓝海”
序言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信托行业积极伸手驰援,中国信托业协会第一时间发起“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61家信托公司参与其中。疫情带来了磨砺和考验,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变革、新的模式和新的机遇。在此背景下,金融界倾力打造《信托突围》高端访谈栏目,邀请信托行业精英展望未来,剖析后疫情时代信托业的机遇和挑战。

嘉宾介绍

闫桂军
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精彩语录

“当下信托业面临的挑战,一是资管新规落实过程中,包括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的压降,传统信托业务增长受限,转型发展要求增大。二是疫情冲击下,全球宏观经济面临衰退风险,在此背景下,业务风险管控难度提升。三是银行理财子公司、外资资管机构加快布局,我国资管市场竞争格局逐步重构,公司面临的竞争环境变化较大。”——光大兴陇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闫桂军

疫情导致传统信托业务增长受限 加快转型发展迫在眉睫

金融界:疫情和监管双重作用下,对信托业产生的影响是什么?该如何应对?

闫桂军:开年以来,信托公司受到了疫情和严监管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一是业务营销受阻。疫情期间业务人员无法出差,开展客户营销活动,影响了项目推进和项目储备,可以看到3月份信托产品发行规模较去年下降了3%左右。二是风险管控难度增大。一季度我国经济增速为-6.8%,疫情对于微观企业的冲击非常大,很多企业都没有订单,偿债能力弱化,短期对于信托项目风险管控要求增大。三是转型发展压力增大。随着融资类信托的压降等严监管政策的实施,信托公司传统信托业务增长受限,需要加快转型发展,培育新的信托业务和收入增长点。

为了应对疫情和严监管的考验,信托业主动作为,大力抗击疫情,积极转型发展。一是做好疫情防控。疫情期间,信托公司积极响应党中央要求,落实疫情防控举措,诸如宣传抗疫知识,为员工采购抗疫务资,做好办公场所消毒,为员工测量体温,做好人员信息登记。同时,信托公司在做好自身抗疫的同时,积极服务实体经济,驰援武汉,一季度全行业共设立抗击疫情慈善信托66单,总资金规模达1.43亿元。光大信托一季度新成立慈善信托40单,规模为5263万元,创造了四个行业第一:第一家率先设立完成抗击疫情专项慈善信托;国内第一单医疗实物救援慈善信托;第一个发起旨在支持激励前线医护人员的“致敬白衣天使”慈善信托;慈善信托设立数量及到位资金均为行业第一。

二是加快信息化、智能化发展。为了应对疫情对于人员接触的限制,信托公司开始加大信息化、智能化发展力度,诸如大力发展APP,促进线上销售;开展远程尽调、签约,促进业务发展;通过电话会议、视频会议等形式开展远程办公。未来,信托公司仍有必要加大信息科技投入力度,强化金融科技应用能力,做好数字化经营转型。光大信托高度重视信息科技投入,近两年每年的信息科技建设投入超过1亿元,实现了无纸化、移动化办公,实现了消费金融、家族信托等业务系统的构建,公司消费金融业务系统获得了两项专利,在信托公司中排名首位。

三是提升业务创新能力。信托公司积极响应监管部门要求,推动转型发展,家族信托、慈善信托、证券投资信托、消费金融等创新业务蓬勃发展,并初步实现了规模化发展,为转型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光大信托践行“基金化、证券化、资产管理化”发展方向,高度重视业务创新,公司专门设立产品创新委员会,审议创新业务,通过流程优化、激励机制等方面的完善,为业务创新营造更加良好的内部氛围。公司业务创新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公司慈善信托已跃居行业一流地位,家族信托、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都实现了规模化发展。

取消外资入股信托公司总资产要求 助力信托业高质量发展

金融界:取消外资机构入股信托公司1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会给信托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闫桂军:该规定早在年初颁布的《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已经体现出来,主要是为了响应我国金融行业加快对外开放的政策要求,降低对境外机构入股我国信托公司的门槛。此监管政策有利于提升我国信托行业对外开放力度,促进外资机构参股信托公司,学习海外优秀的资管业务经验、管理机制体制,增强信托公司在资管市场的竞争力,提高我国信托公司高质量发展水平。

压降融资类信托存续规模 监管意在防控新增风险激增

金融界:“逐步压降融资类信托”正成为信托监管的新目标,监管的用意是什么?

闫桂军:监管用意可能在于,一方面,防范和化解融资类信托业务风险。融资类信托项目风险持续暴露,截至2019年信托风险项目规模为5770亿元,同比增速为160%,个别信托公司兑付困境较大。今年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的收尾之年,在处置信托业风险方面,可能通过压降存续规模防止新增风险过快增长,通过其他方式促进存量风险缓解。另一方面,推动信托公司转型发展。融资类信托业务是当前信托公司的核心业务,重要收入来源,通过压缩此类业务发展,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推动信托公司加快转型步伐,在业务创新上加大投入,通过促进信托公司发展家族信托、慈善信托、养老信托等业务,引导信托公司回归本源,实现与其他资管机构的差异化发展。

慈善信托成业务转型“新蓝海” 光大慈善信托备案规模逼近7亿

金融界:自从2016年9月慈善法实施以来,光大信托在慈善信托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

闫桂军:慈善信托既是信托公司践行社会责任、扶贫济困的重要举措,也是业务转型的“新蓝海”。光大信托高度重视慈善信托业务,在2016年慈善法颁布之初便发起设立了公司首单慈善信托“光大·陇善行慈善信托计划1号”,积极助力扶贫攻坚,并积极推进各类慈善信托工作。2019年,公司专门成立了慈善信托办公室,配备熟悉慈善领域和金融领域的专业人才,支持慈善信托业务发展。

在公司党委的领导下,光大信托在慈善信托方面,定制度、明流程,配资源,截止到2020年4月末,共计备案慈善信托77单,备案规模超过了6.5亿元。公司慈善信托业务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2019年新增慈善信托备案数量及规模均处于行业首位,2020年一季度备案数量占到全行业的51%,备案金额占到全行业的42%。

截至目前,光大信托各慈善信托已经在甘肃“三区三州”、湖南新化、新田、古丈三县,广东粤北地区大力支持和开展精准扶贫等一系列公益项目活动,涉及扶贫、济困、助老助残、教育、医疗、党建、生物科技、文教等多个领域,将使数万贫困家庭受益。

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光大信托积极履行央企责任,疫情防控慈善信托设立数量及到位资金均为行业第一,覆盖关爱抗疫一线医护、医院建设等多个领域,涵盖湖北、北京等全国多个省市,为疫情防控的阶段性胜利做出一定贡献。

金融界:光大信托今后将会在慈善信托方面有哪些布局?

闫桂军:今后,光大信托将在保持慈善信托数量和规模行业领先之外,持续探索慈善信托创新方案,探索慈善信托可持续发展新方向,并重点在扶贫济困、公共安全等慈善领域加大支持力度。

支持全国抗疫阻击战 光大信托创造四个行业第一

金融界:疫情爆发以来,信托公司积极参与,光大信托在抗击疫情的战疫中是如何承担起社会责任的?

闫桂军:该规定早在年初颁布的《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已经体现出来,主要是为了响应我国金融行业加快对外开放的政策要求,降低对境外机构入股我国信托公司的门槛。此监管政策有利于提升我国信托行业对外开放力度,促进外资机构参股信托公司,学习海外优秀的资管业务经验、管理机制体制,增强信托公司在资管市场的竞争力,提高我国信托公司高质量发展水平。

在这次全国抗疫阻击战中,光大信托行动最早,落地疫情防控慈善信托最多。光大信托在2020年一季度共设立39单慈善信托,规模达到5263万元,共筹集100万支医用手套、20万只医用口罩、2万套防护服、10辆负压急救车、10吨消毒剂、大型医疗CT机专用设备、危重呼吸机ECMO等各类急缺的医疗物资支援到疫情防控第一线。同时公司发起设立的多单关爱医护人员慈善信托已慰问覆盖7000多名抗疫一线医护白衣天使。

行动早,效率高,服务实,数据准,公司慈善信托创造了四个行业第一:第一家率先设立完成抗击疫情专项慈善信托;国内第一单医疗实物救援慈善信托;第一个发起旨在支持激励前线医护人员的“致敬白衣天使”慈善信托;慈善信托设立数量及到位资金均为行业第一。

取消外资入股信托公司总资产要求 助力信托业高质量发展

金融界:取消外资机构入股信托公司1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会给信托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闫桂军:该规定早在年初颁布的《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已经体现出来,主要是为了响应我国金融行业加快对外开放的政策要求,降低对境外机构入股我国信托公司的门槛。此监管政策有利于提升我国信托行业对外开放力度,促进外资机构参股信托公司,学习海外优秀的资管业务经验、管理机制体制,增强信托公司在资管市场的竞争力,提高我国信托公司高质量发展水平。

加大资金支持力度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支持疫区的实体经济

金融界:在金融助力抗疫工作上,光大信托除慈善信托外,还进行了哪些模式创新和有益尝试?

闫桂军:一是加大对武汉地区的资金支持力度。疫情发生以来,公司对武汉地区工商企业已批未用融资额度,进行优先投放,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对武汉地区各级地方政府的存续融资项目,严格按照监管要求,主动进行延期展期。比如,公司短时间内向武汉地区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生产、运输和销售企业——九州通医药集团等地方龙头企业投放融资5笔,规模达到28.51亿元,以金融手段助力疫区医疗物资及时供应。

二是切实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疫情发生以来,面对企业对于融资成本较高的担忧,公司一方面要求产品定价会对于生产疫区紧缺物资的相关企业,降低50-100个bp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与大型金融机构充分协商,降低发行费用,缓解相关企业运行压力,受到企业客户的一致好评。

三是优化业务流程,探索远程尽调。针对疫情期间信托项目尽调难等问题,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公司鼓励业务部门通过微信视频、远程会议等手段,突破地域限制,实现远程视频尽调,最大限度优化尽职调查流程,更快地进行资金投放。

业务风险管控难度提升 资管市场竞争格局重构

金融界:当前光大信托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未来如何布局?如何看待行业未来的发展?

闫桂军:光大信托当前主要面临的挑战,一是资管新规落实过程中,包括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的压降,传统信托业务增长受限,转型发展要求增大。二是疫情冲击下,全球宏观经济面临衰退风险,在此背景下,业务风险管控难度提升。三是银行理财子公司、外资资管机构加快布局,我国资管市场竞争格局逐步重构,公司面临的竞争环境变化较大。

我国信托业发展空间仍很大,相比海外,不论是信托制度的应用广度还是深度,都还有很多挖潜的空间。针对我国老龄化、传承需求升高、消费升级、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等趋势,公司积极布局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投资管理、投资银行、消费金融五大业务领域:积极布局财富管理业务,积极顺应我国居民资产保值增值需求,尤其是我国财富传承需求,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助力高净值客户顺利完成财富传承,实现基业长青;积极布局资产管理业务,以机构客户为基础,不断优化客户结构,强化长期资金获取能力,提升跨周期运营,此外大力拓展养老等主题资产管理产品;积极布局投资管理,紧抓我国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机遇,提升投研能力,强化大类资产配置能力,以量化投资、指数化投资等为突破口,提升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研发和设计能力;积极布局投资银行,加大资产证券化、债券分销、并购融资等业务;积极布局消费金融,顺应我国消费升级趋势,发展消费权益信托,满足居民高品质生活需求,发展普惠金融业务,扩大信托服务覆盖面。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