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信托频道 > 理财观察第167期 > 中诚信托30亿兑付危机来袭

观理财万象 察事件真相

中诚信托30亿兑付危机来袭

   蝴蝶在巴西煽动翅膀,得克萨斯洲便可能掀起一场飓风。小镇上鲜为人知的高利贷密案也可能将王牌金融机构卷入风暴。

  1月31日,就是中诚30亿矿产信托的兑付大限,融资方振富能源实际控制人身陷囹圄、名下矿厂停产、核心资产短期难于变现,这也是中国金融市场面临的又一道坎儿。在大限来临之前,谁都不知道最终结果会是如何。而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有必要梳理一下这一信托业头号重案的来龙去脉,除了关注中诚信托和中国工商银行在这其中应当承担何种责任。 【往期回顾

理财观察

【最新进展】中诚30亿信托转危为安

43.5亿的赌局

中诚信托与接盘方达成一致

中诚信托1月27日中午发布“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临时报告(五)”,中诚信托已与意向投资者达成一致,即与接盘方达成共识。同时,中诚信托告知投资人可与客户经理取得联系,沸沸扬扬的中诚30亿矿产信托案得以收官。

【解决方案出炉】投资者面临两种选择

记者采访多位投资者了解到,投资者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在2011年、2012年已获得正常预期年收益、2013年获得约2.8%的收益基础上,还将拿到信托产品的本金,即投资者总共将得到“本金+一年9.5%的收益+一年10%的收益+一年2.8%的收益”,如投资者签字同意,本金将于今年1月31日前到账;如投资者不同意以上解决方案,即认定投资者还需要持有股权,未来可能会获得预期的全部本息收入,但也有可能拿不到本金。

【谁是神秘接盘者?】业内人士透露:可能是华融资管

究竟谁是这份信托受益权的受让方,则仍然是个谜。工行和中诚信托小心地保护着这家“施救者”。投资者透露,工行所出示的文件,只有一份授权委托转让协议,其中并未透露受让方的信息。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一接盘者可能是华融资管。但据媒体报道,华融资管已否认接管这一信托计划,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任何公司要接盘的消息”。

【刚性兑付或是浮云】提醒投资者:投资信托需擦亮眼睛

,“诚至金开1号”出现兑付危机后,信托公司和销售银行争相推脱责任,给一直对“刚性兑付”抱有幻想的投资者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事实上,广大投资者迷信的“刚性兑付”,只是信托公司为了维护自身声誉而默认的潜规则,并不具法律效力。在投资合同里,很少信托公司会明文做出“刚性兑付”的承诺。

理财观察

【诚至金开1号计划发行各方关系图】

诚至金开1号计划发行各方关系图

一纸“兑付危机”引起了行业焦虑

去年12月20日,中诚信托旗下产品“诚至金开1号”,突然向投资者发布公告,称无法按照预期值兑付当期收益。但更要命的是,随着该产品所投资的煤企实际控制人,因民间借贷问题被警方控制,该产品违约风险急剧增加。

“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成立于2011年2月1日,为期36个月,至2014年1月31日到期。整个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总计达到30.3亿元人民币,工商银行为托管行。但信托资金的使用方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方面签定的是总额为43.5亿元的协议。这其中30亿元是信托计划的本金,剩余的13.5亿元包括了投资人应分得的收益(利息),以及信托公司、托管行等收取的费用。

理财观察

【爆料】43.5亿的赌局 坑爹的买卖

43.5亿的赌局

43.5亿的赌局

“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名义上涉及信托资金总额为30.3亿。实际是总金额高达43.5亿的担保赌局。

借款方从一开始就造假,中介方掩耳盗铃,信托计划为逐利益罔顾风险。这个拉响信托业2014年风险警报的事件背后,暗藏众多黑洞。

高利贷崩盘拖垮神秘煤老板 融资方负责人被警方控制

正如那句耳熟能详的段子所言,每一个集合信托的背后都有一段扣人心弦的故事,这一次,主角来自小城柳林。向中诚信托融了30亿巨资的振富能源集团,正是从这里发家。在煤炭生意如火如荼之际,王于锁、王平彦父子开始染指当地“火热”的民间借贷,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终致刀口舔血的资本游戏难以为继。2012年5月,王平彦本人被当地警方控制,名下矿厂大面积停工搁浅,还款来源重创致使信托本息受到重大威胁。

中诚与工行高管带队进驻山西处置风险

中诚信托与代销方工商银行数位高管屡次带队进驻山西着手协助风险处置,两年来,这单项目的处理成为悬在中诚信托、工行以及监管部门心上最沉重的一处顽疾,目前来看,是否获得妥善的最终处置方案仍然未解,为了化解风险,中诚信托进行了推动振富名下矿厂复工及资产转让变现。

惊魂600天:处置一波三折 终使风险化解陷僵局

资金链断裂后,各债权方为获取资金,于2012年底开始处置山西振富集团旗下资产。其中中诚信托名下拥有内蒙古准格尔旗杨家渠煤矿公司100%股权的质押。2012年11月,杨家渠煤矿公司100%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进行转让,挂牌价3.5亿元。但这笔转让款实际也并未一次性到位,也没能全部进入信托专户。至于振富名下其他煤矿,中诚方面也在全力推动其恢复生产,交城神宇煤矿,在拿到内蒙煤矿部分转让金后,振富方面得以完成交城神宇煤矿资源价款的全部缴纳,并申领长期采矿权证,申请文件已经由吕梁市国土局上报至山西省国土厅,但截至2013年9月30日仍未得批复。白家峁矿的盘活成为本次30亿本金如期兑付的救命盘,但白家峁矿的障碍主要在于“当地政府对于煤炭的改制”,然而从事发到2013年,白家峁煤矿始终未获审批。

理财观察

【黑洞之一】巨额高利贷与行业潜规则

巨额高利贷与行业潜规则

中诚信托与工商银行不知情?

43.5亿元的信托债务背后,山西振富集团同时还另外借有近30亿元的高利贷。对此中诚信托与工商银行竟然从来不知情?作为信托计划的受托人,中诚信托方面对山西振富集团的财务状况披露,一开始较为乐观。直至山西振富集团高利贷事发。

山西振富是工商银行山西分行推荐的客户

“20多亿元的高利贷,中诚信托方面尽职调查会不知道?到当地随便打听一下就都知道了。要么就是根本没做尽调。”

“作为山西当地的大客户,工行山西分行怎么可能不知道有高利贷的情况?”“这背后水很深,中间方拿了多少钱就不知道了。”

“这个老板能搞定工行、搞定中诚,外面还借了那么多高利贷,说明他很舍得花钱,是一个玩资本游戏的人。这个项目表面上融资成本接近15%,但是这种公司实际给18%算什么。做煤炭贸易,一年也有22%~25%的利润。再给2个点,1个点3000万,2个点6000万。他们收了多少好处费?”上述信托公司业务中层分析。

理财观察

【黑洞之二】30亿信托资金投向何方

30亿信托资金投向何方

监管行对资金运用是否得到监管

30.3亿信托资金究竟被用向何处,任何一方都没给出一个确切答案。面对权属问题存在高风险的白家峁煤矿,山西振富集团投入数十亿。中诚信托的信托计划拥有该公司49%股权和获得剩余51%股权质押,作为监管行的工行是否有对资金运用进行有效监管?

资金具体的支出项目投向无人知晓

中诚信托的公告显示,山西振富集团将会把股权投资款用于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洗煤厂建设、资源价款及受托人认可的其他支出。但对于具体的支出项目,外界至今仍无从得知

理财观察

【黑洞之三】资产处置中的财富灭失

30亿信托资金投向何方

资产转让使巨额资金成永久性的迷题

失去监管的,还有山西振富集团与旗下子公司之间,存在的巨额关联交易。随着资产重组程序的启动,由山西振富集团输出到子公司的巨额资金,将就此灭失,成为死账,从此与信托计划无关。

减值因采矿权在资产评估中是很虚

信托公司项目总监表示:“采矿权在资产评估中是很虚的,远不能跟房地产相比。土地、在建工程、房屋,在不存在系统性风险的情况下很容易处置。抵押的采矿权就不好说了,本身储量其实是很难测定的,国际行情波动也大,近年来煤炭行情走入底谷,也是引爆中诚信托30亿兑付危机的一大重要因素。”

理财观察

【兑付危机】管杀谁管埋?

诚至金开1号计划发行各方关系图

问题的另一面是最终的结果——如何兑付

知名信托律师余红征分析:“商业银行认为这是信托产品,我只为产品提供个通道。信托公司认为这是商业银行的客户和项目,我是为商业银行提供通道。这个项目出事的原因,是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都把对方当成了通道,导致产品缺乏实际性的把关,对于风险没有人去调查和核实。”

结束语

中国迄今为止没有发生一起信托违约事件,不得不说是“中国特色”。目前各方仍在博弈,结局犹未可知。假使此次危机最后有人出面兜底,也不过是暂时掩盖危机。

“诚至金开1号”信息

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

成立时间:2011年2月1日

期限:36个月,2014年1月31日到期

募集资金总额:30.3亿元

年化收益:9.5%至11%

发行机构:中诚信托

代销机构与托管行:工商银行

融资方:山西振富能源集团

融资方简介

山西振富集团

振富能源集团,从山西小城柳林发家,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王于锁出资500万元,占10%,王平彦出资4500万元,占90%,二人为父子关系。旗下拥有山西紫鑫矿业集团、柳林县振富煤焦有限责任公司等系列子公司与孙公司,控制有5座煤矿。

发行机构简介

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成立于1995年11月,2010年09月公司注册资本增至24.57亿元人民币。公司是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党委领导下,直接受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信托公司。

代销机构与托管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成立于1984年,是中国五大银行之首,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拥有中国最大的客户群,是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

2013被爆信托兑付风险事件

信托兑付风险事件列表

1月:中信信托-舒斯贝尔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项目公司工程严重停滞,中信信托司法申请拍卖抵押土地。

3月:四川信托-洋城锦都置业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目处在停建状态,回款并不足偿还信托。锦都置业已被接盘,四川信托已启动诉讼索债。

3月:安信信托-昆山·联邦国际资产收益财产权信托计划,融资方资金周转困难,且由于存在多处法律法规争议,融资方拒绝还款付息。

4月:安信信托-温州“泰宇花苑”项目开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目楼盘停工近一年,融资方过度民间借贷,公司负责人逃离出境。

4月:陕国投-裕丰公司二期建设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2年底裕丰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引发资金链断裂,还款困难。

6月:新华信托-上海录润置业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风险在于项目工程进度严重滞后,担保方陷入债务危机形成诉讼,录润置业卷入其中。

7月:五矿信托-荣腾商业地产投资基金信托计划,项目销售不力,融资方回款困难;对应抵押物存在其他第一顺位债权人。

7月:中粮信托与中金公司全资子公司中金佳成的“中粮信托Ÿ中金佳成房地产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7月23日通过了表决议案,要求优先级受益人收益率由13.5%下调到8%退出。中粮信托表示,由于各方股东之间存在矛盾,项目一直未能开工,预计无法按合同约定到期偿还本息,正找第三方收购。中粮信托几位明确表示反对的优先级投资者未收到变更表决时间的通知。

10月:华润信托宣布“焱金2号孝义德威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延期一年,即原本应该在2013年12月23日结束的项目,延期至2014年。融资方孝义德威煤业感到难以如期完成兑付。

11月:新华信托-山东火炬置业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目进程缓慢,融资方无力偿还,已进入司法诉讼阶段,新华信托方面表示,已与投资人达成协议,不存在兑付问题。

12月:吉林信托宣布“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兑付危机,涉及资金10亿元,该项目融资方山西福裕能源所在的联盛集团金融负债近300亿,已基本失去债务清偿能力。11月29日,山西联盛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被法院受理。[全文]

近年信托风险事件处理结果

信托计划风险事件处理结果

一、2011年9月,绿城中国事件:共涉及14款信托计划,11家信托机构,融资85亿。处理方式:以51亿港币变卖24.6%股权,转让9个项目套现33.72亿元,摆脱资金断链之困。

二、2012年2月,吉林信托被骗1.5亿事件:融资方伪造资料被拘捕,吉林信托涉嫌揽资。处理方式:自有资金本息垫付投资人,吉林信托停发产品数月。

三、2012年3月,华澳大连实德事件:董事长被中纪委调查,涉及信托融资31亿。处理方式:华澳信托上诉,庭外和解,变卖抵押物,本息兑付。

四、2012年6月,中诚30亿矿产信托事件:民间融资引发诉讼案件,处理结果:政府介入,工商银行垫付本息。

五、2012年9月,安信信托地产违约事件:信托规模6.27亿,由于调控,融资方资金链断裂。处理方式:自有资金刚性兑付,再向融资方追债。

六、2012年9月,中信信托三峡全通事件:钢材行业全面亏损,13.33亿信托融资无力偿还。处理方式:延期兑付,处置抵押物。

七、2012年11月,中融“凯悦门”事件:3亿信托项目到期无法偿还,处理方式:信托公司垫资兑付本息,再处置抵押物。[全文]

专题信息

网友评论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