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介绍: 金融界网站隆重推出系列金融行业《高端访谈》栏目,带大家走近这些金融行业领袖的世界,倾听他们对行业、市场、机构的看法,分享他们的经验与智慧。我们也期望,通过我们的栏目能够深度挖掘,走进这些金融业高端人物的内心,共同领略人生,共享事业成就!
本期嘉宾:

李强投信托创新业务总部总经理。

介绍: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学学士、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2008年加入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曾参与房地产、艺术品、红酒、股权、财产权、贷款类等多种类型信托产品的开发设计,截止目前参与开发并担任信托经理的项目达数百个,现任公司创新业务总部总经理。往期回顾

视频关注 FOCUS

精彩观点 VIEWPOINT

  • 1
    李强:应该说信托行业的发展这几年应该说速度是非常快的,从07年以前几千亿的一个整个行业规模,总的资产规模几千亿发展到目前为止,今年十一月底的时候,应该是十点六七万亿,这是我们最新的数据,整个资产规模已经突破了十万亿,这个量已经非常大。... [详细]
    金融本身最核心的价值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金融的价值发挥一定是要立足于产融结合
  • 2
    李强:我刚才介绍国投集团在实业板块领域还是有很多的优势的,我们在基础能源领域,比如说煤炭、电力、在基础资源领域,比如说化肥这些领域我们还有很多的资源优势,我们也希望跟集团的主业挂钩,通过产融结合的产业支持,金融发展模式来推动我们的业务发展。...[详细]
    可复制的业务模式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给客户创造价值也得给自己创造价值为这些领域的开拓做好准备
  • 3
    李强:因为房地产说的是城镇化过程中的问题,土地流转更多是农村的土地,这个是两个孤立的问题,我们现在说的房地产领域,从长期来看,我们还是比较看好这个领域。因为中国的城镇化过程还在推进,我们在城市发展过程当中跟西方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详细]
    一线城市拿地成本太高资本投资的回报率非常低三四线甚至县级城市的空间还没有完全的挖掘出来
  • 4
    李强:对于土地流转这块儿,我觉得这是一个更长远的问题,目前虽然说三中全会也提出要把农村土地的流转,为农民创造更多的财产型收入,这是个大课题,但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 [详细]
    首先国家基本的土地政策要保持土地红线要守住土地的价值最大化 土地流转解决问题:土地的集约化运用
  • 5
    李强:从金融资产的构成来看,中国有一百三十万亿的金融资产,商业银行占了一百多万亿,像信托保险和证券券商,资本市场整个加起来可能不到二十万亿,这是整个资产的一个构成,商业银行是持有了最大的金融资产... [详细]
    银行推出的资产管理进化试点资产配置角度两个比较核心的转变投资直接融资工具权益类的资产
  • 6
    李强:这个试点对信托公司的影响,从两个阶段来看,一个是看眼前,还有一个是看长远。从眼前看目前从信托行业还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因为试点的范围比较小,而且整体的规模也不会太大,而且试点毕竟是试点... [详细]
    银行证券保险信托都做资产管理警示信托公司未来资产的标准化计划配置过程中把信托计划加入进来
  • 7
    李强:钱荒就是商业银行流动性紧张,是人民银行在推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的市场反应,应该说它是一种正常的反应。那么它是怎么产生的呢?在利率市场化过程当中,商业银行这个最主体的金融机构,在业务发展过程当中... [详细]
    钱荒对实体经济影响非常大传导到债券市场传导到利率市场导致信贷市场资金成本提高

文字实录 MEMOIR

金融界网站:各位好,欢迎走进领航中国高端系列访谈,我是蒋超,今天,我们走进了国投信托,邀请到的是国投信托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李强先生,欢迎您李总。

李强:谢谢,大家好,我是国投信托李强,很高兴认识你。

金融界网站:好,李总,今天我们来到国投信托的总部大厦,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整个国投信托,让大家对它有一个了解。

李强:国投信托是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控股的金融机构,国投信托是国投在05年的时候从沈阳收购过来的信托公司,我们收购到北京,目前经过几年的发展,管理资产规模已经接近两千亿,在行业内整个资产规模水平是中等偏上的信托公司,我们在行业内也是属于品牌特色比较鲜明的,创新性比较强的一个信托公司,我们的股东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是中组部和国资委直管的53家特大型中央企业之一,目前的资产规模是三千多亿,投资领域集中在基础资产,实业资产、海外投资、资产管理业务等多个方面。

金融界网站:目前的信托公司由于规模的大小,历史的原因,整体的风格都是不同的,那么在这方面再给我们进行一个详细的介绍?

李强:每个信托公司它有自己的业务特点和业务类型,包括它的业务拓展方向会有一些不同,那么我们国投信托从05年从沈阳收购过来之后,开始作为我们集团的财务公司采用的,那么07年之后我们才真正的开始做市场化的业务。我们在走这条路的时候,我们要在行业内迅速树立我们的品牌形象,所以我们走的是一条另类发展道路,就是说我们是以创新业务作为驱动,以创新的大品牌同时推动我们的资产管理业务、财富管理业务同步推进,所以说我们在做创新业务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些比较独特的点,比如说我们最早做了国内的黄金品种产品,艺术品的产品,还有红酒型的产品,通过这些产品的推动树立我们在行业内的品牌形象,同时我们把一些传统业务包括这种单一的通道业务和集合资产业务也做了起来,那么每个信托公司都有自己的发展路径,这跟它的发展历程还有它的股东背景、人员构成包括产品的关注点这些因素综合来形成的,所以说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特点,没有一个固定的发展模式。但是总体上来说,从目前整个行业的业务结构来看,各家主体业务应该说还是比较趋同的,但是又各有特色,这是我们整个信托行业的一个特点。

金融界网站:说起信托行业,有人讲了现在信托行业是在经历了一轮的野蛮发展,背后蕴含着很多问题,在您来看信托行业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时刻,是最好的时机还是未来可能会慢慢爆发出一些以前隐含的这些弱点?

李强:应该说信托行业的发展这几年应该说速度是非常快的,从07年以前几千亿的一个整个行业规模,总的资产规模几千亿发展到目前为止,今年十一月底的时候,应该是十点六七万亿,这是我们最新的数据,整个资产规模已经突破了十万亿,这个量已经非常大。从07年到现在我们整个宏观经济GDP总量也翻了一翻多,所以说每年的经济增长率都非常的高,信托主要做的是融资业务,那么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的这种融资需求释放出来,所以说能给我们带来很多的机会。应该说过去是机会创造业务型的时代,未来我觉得,尤其是今年下半年以来整个行业整体感觉到信托行业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实际上是一个业务转型的非常重要的时点,就是说从13年以来应该说整个宏观经济也进入周期性的下调,那么经济形势在下行的时候,金融机构在前几年积累的业务当中,一些风险点可能会暴露出来。实际上整个行业也出现了一些情况,所以说未来信托行业的发展进入一个转型,转到什么时代呢?就是说用能力驱动业务发展的时代,就是从机会到能力发展的一个时代的转变,这对信托公司来说,整个信托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前不久召开的峰会上,大家对于这个话题的研讨各方面也是比较多的,我们各家信托公司尤其在13年末,14年初这个关键节点可能都在思考,14年,甚至是未来三年五年内,整个业务的发展方向,所以今年整体的金融行业的创新包括这方面的话题大家都在谈,我们也在找我们未来的路。

金融界网站:您刚才提到是从机遇到能力的转变,而且我们也在思考未来的路究竟该怎么样去发展,您觉得国投信托未来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您提到定位路线以及关键词创新,未来会有什么样的规划?

李强:国投信托应该说我们的业务发展就是我简单介绍的发展过程,我们是以创新业务打品牌,通道业务做规模,集合业务做收入,这三条线,我们目标是要把财富管理和资产业务双轮驱动的业务发展模式战略来推动我们的发展。那么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也在思考,我们要基于这种集团背景,走产融结合的发展道路,因为金融本身最核心的价值就在于通过金融服务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就是说我们所有的金融服务一定要立足客户,那么信托公司服务的客户分上下两端,上一端就是我们说的资金端,资金端的客户,那么下游端就是我们项目端,我们的融资客户,这个两头客户的服务,我们把它一头叫财富管理,一头叫资产管理。那么为资金端提供的是财富管理,为项目端提供的是资产管理,这就是我们业务的核心服务的范围。未来我们肯定立足于这个点来发展,具体的方向上来说,我们创新为什么要走产融结合呢。其实我们整个宏观经济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也是要结构转型,所以说我们未来的创新这块儿在财富管理方面,我们更多的是要面向这种家族信托,为这种高端客户提供更深入,更全面的服务,这些领域去延伸去。今年在峰会上,大家对这个话题的探讨是非常多的,私人信托不仅仅是解决客户的资产配置问题,而且解决客户的财产的安全性问题,还有财富的传承问题,前段时间公布的数据高净值客户的数量也突破几十万人,他们有这样的需求。所以说未来我们对于高端客户的服务肯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那么在资产管理方面,我个人更倾向说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做资产管理一定是走产融结合的道路,信托整个行业的资产配置有大量的资产是配置在房地产、政府平台这些领域在基建领域,基础设施。当然这跟整个中国的宏观经济GDP发展推动模式是有关的。但是未来的话,我们真正的要把金融的价值发挥出来一定还是要立足于产融结合。

        那么国投呢,就是在我刚才介绍国投集团在实业板块领域还是有很多的优势的,我们在基础能源领域,比如说煤炭、电力、在基础资源领域,比如说化肥这些领域我们还有很多的资源优势,我们也希望跟集团的主业挂钩,通过产融结合的产业支持,金融发展模式来推动我们的业务发展。所以说我们未来业务的创新也是基于这些考虑,因为创新最核心的点就是我刚才说的,要为客户创造价值,这是从客户的角度来说。

       对于我们金融机构来说,我们要达到什么目的呢?要形成可持续,可复制的业务模式,说白了就是我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我是要为能给我带来收入和价值,就是说我给客户创造价值,也得给自己创造价值,我得给自己创造收入。那么如果一个业务模式它是昙花一现的,不能持续,那没有意义。如果说它不是可复制的,就是它的开发成本很高,我做一个业务做完之后,不能够所有的这个业务领域去套用的话,我不停的开发我的投入成本也会很高,对我的利润空间来说也是不大。所以说对于我们信托公司来说,我做创新的话一定还是要立足于这个。除了为客户要创造价值的同时,我也要立足于为我自身也要创造价值,形成可复制,可持续的业务模式,所以就说我们未来创新的话,今年应该说整个金融的创新的点在市场上大家可以看到有非常多,在我们信托行业领域,像这种土地流转信托,私人家族信托,包括现在的互联网金融,现在这些领域,大家都在思索,我们也不知道哪个点未来可能真正能形成,就是我说的,既能为客户创造价值,又能给金融机构提供可复制的业务模式,大家都在尝试,但是我相信创新一定是源于这种需求,这个客户和金融机构的需求,一定能够在将来能够实现,那么这个需要通过市场去检验去,这些领域我们也都在关注,同时也在做一些非常深入的这种研究,为这些领域的开拓做好我们的准备。

金融界网站:听了您的介绍,让我们对国投信托整个业务体系以及未来的创新发展方向都有着一定的了解,您也提到了几个市场上我们目前比较关注的热点,想听听您的这个见解。像您说的,很多信托公司目前的投资标地是集中在房地产信托这一块儿,像土地流转信托您怎么看它未来的一个方向,现在多数在一个试水的阶段,那凭您的经验来讲,您认为房地产信托未来的一个发展空间还会有多大?

李强:那我这两个问题就分别说吧,因为房地产说的是城镇化过程中的问题,土地流转更多是农村的土地,这个是两个孤立的问题,我们现在说的房地产领域,从长期来看,我们还是比较看好这个领域。因为中国的城镇化过程还在推进,我们在城市发展过程当中跟西方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我们更多的是造大城市,我们有很多的大城市,城市的规模都比较大,尤其是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这些城市更大,但是真正的三四线甚至一些县级城市的空间还没有完全的挖掘出来。现在一些县级市,这种层面的未来的居民改善性的住房需求还是比较大的,在未来的三年,很多房地产开发商会从一线二线城市逐渐的转移,转到三四级城市,因为资本是逐利的,目前在一线城市,拿地成本太高了,资本投资的回报率非常低,已经达到了接近平均利润率的时代。拿地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它销售速度会比较慢,它的资金成本会非常大,土地成本和资金成本会侵蚀利润,所以说未来房地产开发商也会从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慢慢向县级市转移。三四线或者县级市房地产的利润空间是比较大的,所以说我们未来还会长期关注,这是我们对房地产行业整个的认识和看法。

        对于土地流转这块儿,我觉得这是一个更长远的问题,目前虽然说三中全会也提出要把农村土地的流转,为农民创造更多的财产型收入,这是个大课题,但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首先我们国家基本的土地政策要保持,土地红线要守住,但同时又要把土地的价值最大化,土地流转它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土地的集约化运用,金融机构介入土地流转能起到一个法律上功能性的作用,能够把这种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集约化管理,这是我们在法律上起到的作用,但是土地流转之后真正创造价值的并不是金融机构,是后头的基础的农业投资或者农业管理公司,就是说后头需要有相应配套的农业技术、农业管理公司和服务能够把这个土地经营起来,把农民的积极性再融入进来,创造更多的价值,这是土地流转的价值,所以说目前我们对这个土地流转大家可以去关注,但是我们要想的更长远,更深入一点,要把土地流转完成之后要解决的问题,怎么把土地价值挖掘出来这个问题想好了后再去大规模去推举。

金融界网站:银行直通资管试点的开闸,您觉得会给信托业带来哪些方面的机遇和挑战?

李强:银行直通资管也是整个行业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点,首先银行直通资管试点主要解决什么问题?它是什么一个背景呢?我们从金融资产的构成来看,中国有一百三十万亿的金融资产,商业银行占了一百多万亿,像信托保险和证券券商,资本市场整个加起来可能不到二十万亿,这是整个资产的一个构成,商业银行是持有了最大的金融资产,但是商业银行之前的资产管理业务原来是没有的。我们现在老百姓接触的比较多的是银行理财,银行理财的配置主要是一些非标债权、货币工具、同业存款,以这些资产为主。那么银行推出的资产管理进化试点,有一个非常大的转变,从资产配置角度上看它做了两个比较核心的转变,第一个它可能投资直接融资工具,直接融资工具就是指债权类的,我可以直接做了。第二个转变的就是说权益类的资产,例如二级市场的证券、股票、基金类的资产配置,它可以做了。原来银行理财这块儿也是有一些限制的,实际上把银行和它的理财或者它长远资产计划未来可以配置的资产范围扩大化了。另外一个转变就是它把直接再融资工具,非标准的一些债券标准化了,份额化了,向市场转让。实现了资产的流动性,这跟我们中央提出的盘活存量、用好增量是配套的。所以说,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说是比较大的,信托行业是比较关注,因为主要的资产在银行里面,信托公司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依托银行去拿一些自己的资产。

        这个试点对信托公司的影响,从两个阶段来看,一个是看眼前,还有一个是看长远。从眼前看目前从信托行业还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因为试点的范围比较小,而且整体的规模也不会太大,而且试点毕竟是试点,到底最后它以什么形式推出来,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样的,我们现在还没有定论,所以我们是在关注。从长远来看,对信托公司也是一个警示,因为这是一个方向,现在四大金融支柱产业里面的银行证券保险信托都在做资产管理,那么持有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加入进来了,对于信托公司的影响应该是非常直接的,未来我们从资产的获取这块儿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冲击,这是一方面。另外我们也不排除未来资产的标准化,就是份额化的转让,标准化的转让能够推动信托行业的信托收益权或者信托产品的标准化和份额化,这也有可能,同时我们也希望未来资产管理计划在配置过程中能够把信托计划加入进来,现在它的配置基本上就是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包括再配置一些流动性资产,它是一种投资组合,那么在试点阶段,各家银行推的也不一样,肯定都有组合型的,高流动性和流动性低的搭配,权益类的和债权类的组合,基本上都是这么结构,但是未来呢,我相信信托如果是能够把非标债权作为信托资产的配置的一部分,能够把我们信托受益权进行配置,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银行试点,对信托到底有多大影响呢?现在我们也不好评估,我们会持续的关注这个事情,最终可能还是要等最终的政策和产品,就是主流产品落地之后我们才能看的出来。   

金融界网站:咱们刚才也提到过,信托行业的发展也是受到大环境的影响,那么有人认为推出QE的靴子落地之后,有可能钱荒会再现苗头,您觉得是否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会对信托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李强:应该说QE对于钱荒有没有直接的影响,这个结论我不敢下,我没有去深入的研究过。就钱荒本身这个问题,我谈一些我自己的看法。钱荒就是商业银行流动性紧张,是人民银行在推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的市场反应,应该说它是一种正常的反应。那么它是怎么产生的呢?在利率市场化过程当中,商业银行这个最主体的金融机构,在业务发展过程当中,在业务的配置中,它更多还是大量的是持有资产去配置,配置资产过程当中,对于资金的流动性这块儿,他们按照惯性去考虑,例如市场原来就是流动性不足,银行会注入流动性,这种导向最终结果呢?导致央行在货币政策执行过程中,它并没有提供流动性,最后市场上却出现了流动性紧张局面,这个商业银行在利率市场化过程当中就面临这个阶段性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说多方面产生的,除了商业银行本身的业务发展惯性需要调整之外,同时也跟我们整个宏观的货币政策导向有一定的关系,它是双向激出来的,它不完全是商业银行本身的一个问题。那么实际上钱荒这件事情,对于实体经济的影响应该是非常大的,钱荒如果长期总是发生的话,我们还是有很大的顾虑的,为什么呢?就是说钱荒表现就是资金成本在上升,资金成本一上升的话,它会传导到债券市场,传导到利率市场,导致信贷市场资金成本提高,资金成本高了之后我们金融机构在选择业务的时候,会把我们的资源配置到一些利率不太敏感,承受能力比较强的行业,那么现在就是放眼看去,利率不敏感、承受能力比较强的,又是房地产和政府平台,实际上对于国家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是很不利的,所以说这个事情不能长期让它持续,钱荒事件之后,央行的货币政策也要适度去考虑调整,同时商业银行在业务发展模式上面包括对流动性的管理这个课题要去思考,双方要去把它完成。

金融界网站:非常感谢李总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精彩回顾 REVIEW

  • 周向勇

    国泰基金副总经理

  • 王一军

    东海期货总经理

  • 葛甘牛

    星展银行(中国)首席执行官

  • 刘弘捷

    金元惠理基金总经理助理

  • 许一峰

    上海中期期货总经理

  • 党均章

    邮储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

  • 毕海

    泰康人寿电商业务发展部总经理

  • 戴兵

    中国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

  • 李勇

    兴业信托、创新研究部总经理

  • 宋宇

    高盛高华中国宏观经济学家

  • 赵忠魁

    泛亚交易所招商事业部总经理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Phone
    010-58325388
  • Fax
    010-58325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