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迷雾”后续:“长青”系唯一合作方文心保理关联股东涉非法集资,实控人意外身亡

1评论 2020-09-25 00:31:00 来源:证券时报网 作者:罗曼 做多唯一突破口

  雪松信托“长青”系列产品唯一的合作方——文金世欣商业保理(天津)有限公司(简称“文心保理”)又有新动态。

  持股文心保理15%的晋汇创富贰拾贰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其最终执行事务合伙人(GP)为深圳晋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深圳晋汇基金”)。据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最新通报,深圳晋汇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目前案件仍在侦查之中。

  文心保理关联股东涉嫌非法集资

  根据证券时报此前报道,雪松信托最重磅的“长青”产品系列,只有唯一的合作方——文心保理。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文心保理成立于2018年6月29日,成立至今仅2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收资本3000万元。

  企查查显示,文心保理目前由4大股东构成:北京文心创新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占比30%、北京文心房山文创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占比30%、茂翔科技有限公司占比25%、珠海晋汇创富贰拾贰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占比15%。

雪松“迷雾”后续:“长青”系唯一合作方文心保理关联股东涉非法集资,实控人意外身亡

  值得一提的是,持股文心保理15%的珠海晋汇创富贰拾贰号投资企业,最终的执行事务合伙人(GP)为深圳晋汇基金,法定代表人为张峥。9月23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发布通报,称深圳晋汇基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

  根据通报内容,深圳晋汇基金实控人张峥意外死亡,立案至今,警方已查封涉案深圳、北京房产2套,异地房产100套,涉案公司股份1家,涉案资金账户11个,扣押车辆2辆,目前正继续对涉案的财产进行深挖。

雪松“迷雾”后续:“长青”系唯一合作方文心保理关联股东涉非法集资,实控人意外身亡

  记者从接近深圳经侦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深圳晋汇基金涉案资金规模在10亿元左右。此外,公司还存在发行的部分私募产品在备案之前就对外募资。金斧子网站显示,深圳晋汇基金旗下正在运行的基金一共有8只,分别是四海汇盈稳健资产创富、晋汇-鸿海环球、晋汇创富、晋汇三号、晋汇七号、晋汇五号、晋汇-清镇职教城项目晋汇漳州旅游产业1号、已经清算的有1只,为南京晋汇一号。

雪松“迷雾”后续:“长青”系唯一合作方文心保理关联股东涉非法集资,实控人意外身亡

  此外,文心保理另一股东茂翔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李邦艳与张峥存在关联关系,并且二人都有信用污点。根据裁判文书网信息,张峥、李邦艳因与他人的债务纠纷成为共同的被告,并被天津市河西区法院判决查封其财产455.28万元。

  雪松信托的通道

  证券时报此前报道,雪松信托长青系列42只产品所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受让文心保理持有的一揽子应收账款债权。

  截至2020年7月末,文心保理与雪松信托共计签署了42份应收账款转让协议,每一份协议对应一只长青系列的信托产品,合同融资总额高达208.1亿元。此外,雪松信托也是文心保理几乎唯一的外部资金供给方。

  记者前往文心保理实地走访发现,该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东路奥赫空间三层B07。这是一个共享办公空间,文心保理租用了其中一间,内设大约10个卡座。记者达到时,只有一人在内办公,其表示“其他人都出去跑业务了”。

  从文心保理的股权结构看,前面两大股东都是国资基金,逐级追溯上去实控人为北京文投集团,最后的实控人是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雪松信托一直拿文心保理持股60%的国资大股东作为核心宣传点,却只字不提多有污点的另外40%民营股东。

  需要指出的是,文心保理成立仅2年,且2019年9月才展开业务,如今就已做到百亿规模,且资金来源几乎只有雪松信托一家。雪松信托何以选择文心保理这家几乎没有任何保理业务经验、股东存在重大信用瑕疵的新设保理公司,作为唯一的供应链金融合作方?

  某股份制银行供应链金融业务经理王俊杰(化名)说:“那无非就是做通道。你想想什么业务能做这么多,对吧。不能直接交易或者说直接交易有问题的话,那就通过保理公司,然后走信托产品。”

  此前报道中已详述,文心保理所持有的债权,并非原始债权,主要是将原始债权人(供应商)对债务人(采购方)的应收账款受让过来,再转让给雪松信托,即,文心保理就是倒卖应收账款的角色,实际是原始债权人通过文心保理,将债权转让给雪松信托,以此获得融资。

雪松“迷雾”后续:“长青”系唯一合作方文心保理关联股东涉非法集资,实控人意外身亡

关键词阅读:雪松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