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处置不再遮遮掩掩,西藏信托13.5亿元起拍不良债权

1评论 2020-06-29 16:39:38 来源:上海信托圈 6个月大赚574%!

  导读:信托公司在风险处置上更加市场化,而不是依靠以往的“刚性兑付”。这跟整个经济大环境相关,当前的经济环境不足以提供高的回报率,不少融资方面临流动性压力,在“打破刚兑”的监管政策导向下,信托公司对风险项目的处置更加透明化。

  在去通道、破刚兑的前提下,经济压力的叠加令部分信托产品出现延期兑付甚至违约风波,信托产品风险项目处置也受到行业关注。6月17日,记者注意到,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近日披露一笔来自西藏信托的不良债权信息,拍卖信息显示,西藏信托持有的恒盛炜达(南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盛炜达”)13.5亿元不良债权即将开始进行拍卖,本息合计17.43亿元。在分析人士看来,西藏信托此举表明信托公司在风险处置上更加市场化,而不是依靠以往的“刚性兑付”。

  西藏信托13.5亿元起拍不良债权

  这次拍卖不良债权的是西藏信托,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公布的信息显示,6月23日9时起至6月23日12时止,西藏信托将以网络电子竞价方式对恒盛炜达债权项目进行公开挂牌竞价,这笔标的起拍价为13.5亿元,另有利息及违约金3.93亿元,本息合计17.43亿元,拍卖保证金为1亿元。

  记者了解到,该标的的担保方式为借款人持有的项目3号地块土地虹桥路商业及工农路商业土地及在建工程提供抵押,借款人100%股权质押。天津东岸建设有限公司持有的天津静海团泊土地提供抵押,对应该项目公司100%股权质押;上海弘晔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奉贤恒盛广场土地提供抵押,对应该项目公司100%股权质押;恒盛炜达关联公司上海胜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香港上市公司恒盛地产控股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谈及此次西藏信托对不良债权的拍卖,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表明信托公司在风险处置上更加市场化,而不是依靠以往的“刚性兑付”。这跟整个经济大环境相关,当前的经济环境不足以提供高的回报率,不少融资方面临流动性压力,在“打破刚兑”的监管政策导向下,信托公司对风险项目的处置更加透明化。

  流转加速拍卖道路几经波折

  一位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向记者介绍称,信托公司目前处置不良债权较为主流的方式还是和资产管理公司合作,而风控本身就提前为项目做了一些保障设计,例如安排了抵押物,如果产生不良,可以变卖资产,做一些保全,具体要看不良债权的标的是什么会做不同的保障。帅国让介绍,就目前行业通常采取的风险项目处置措施来看,除以债务重组、资产转让为主的经济措施外,民事诉讼为信托公司风险处置的主要方式。

  而在监管政策导向下,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始尝试更为市场化方式化解风险,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为例,2019年西部信托中航信托都曾在该平台进行不良债权的资产拍卖,拍卖的道路也是几经波折,2019年6月28日,西部信托拍卖了该公司持有的中国华阳经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阳经贸”)一笔不良债权,这笔标的的资产为不良资产,在经历了1180次围观后,最终以4.38亿元的价格成交。

  2019年11月15日,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官网披露了一则挂牌转让信息。信息显示,该项目为收益权债权资产,该债权总额约为30.41亿元,而挂牌价格为18.08亿元,相当于六折转让。

  披露信息显示,此次挂牌项目的委托方是五矿信托。

  11月20日,记者获悉,该项目系通道业务,信托公司按照委托人的要求进行处置。

  “尽管是事务类信托产品的风险事件,也可能会对信托公司的声誉和市场形象造成不利影响,因此信托公司会积极采取各种措施保证投资者利益。”一位信托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早在2012年,百嘉信集团由于资金紧张急需融资,但是当时商业银行无法直接提供贷款授信。后来该公司通过五矿信托作为通道,绕了一个弯,从某银行获得借款。一位接近融资方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在公开透明平台加快不良资产流转也是经济下行周期中不可避免的情况,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信托不良资产会呈现上升态势,监管近期释放政策信号,要求金融机构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预计通过公开透明平台加快不良资产流转的案例也会越来越多。

  对于项目的交易结构,该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信托公司成立信托计划用于受让物业收益权,银行作为投资人享有信托受益权,然后将其打包成理财产品对外出售。”

  据记者了解,该项目受托人为五矿信托,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太阳新天地购物中心的物业收益权。债务人是广州太阳新天地所属企业,即广州华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骏实业”),由广州百嘉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嘉信集团”)、广州太阳新天地购物中心有限公司和百嘉信法人代表梁勤作为保证人。天眼查信息显示,华骏实业为百嘉信集团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

  作为风控措施,华骏实业名下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马场路36号(太阳新天地购物中心)101、102房等12项商业房地产作抵押担保,抵押物面积合计86303.91平方米,同时其母公司百嘉信集团及梁勤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据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披露,截至2019年7月20日,债务人华骏实业应付未付债权本金金额为18亿元,应支付逾期投资收益、迟延违约金、赔偿金、罚息等共计约12.35亿元,实现债权的费用约为6142万元。也就是说,金交所的挂牌价仅与债权本金金额相当。

  值得注意的是,金交所转让公告显示,信息披露期为2019年11月15日10时~11月20日10时。并且,若期满后未征集到意向投资方,将延长信息发布,直至征集到意向投资方。

  其实,近5个月里,上述项目资产,已历经了两次司法拍卖和一次变卖。

  风险管理面临新挑战

  不良资产处置力度的不断增加也进一步凸显了行业整体风险规模“爬坡”的压力,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个百分点。

  随着外部经济和政策环境的变化,信托业风险资产规模有所扩大,风险项目处置也越来越受关注。

  事实上,风险激增对信托行业风险管理提出了新挑战,尤其是在交易对手违约后,信托机构如何更好、更快地化解风险方面。

  记者从某信托公司风险管理部人士处了解到,对于风险项目,主要有几种常见的处置方式。

  一是通过延期缓解流动性问题,比如有的信托项目在合同中约定了6个月的处置期,项目一旦出现风险,受托人将根据项目情况安排延期;

  二是通过掌握抵押物或借款人的其他优质资产,寻找第三方收购、重组或再融资等方式,帮助借款人筹集资金还本付息;

  三是通过司法诉讼流程处置抵押物或查封融资人、担保人的有效资产,通过法院拍卖等方式解决问题。

  在“打破刚兑”的监管政策导向下,越来越多的信托项目开始尝试以更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兑付风险。

  某信托公司受访高管对记者指出,信托公司在征得受益人同意后延期,然后通过第三方接盘、司法诉讼等途径寻求解决。相比以前,信托风险项目的处置也不再那么遮遮掩掩。

  “不论刚兑与否,资管机构最终都要对抵押物进行处置,继而从第二还款来源实现债务偿付,避免损失。”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不良资产处置流拍可能在于拍卖资产价值定价认可度的分歧,部分情况下也有债务人干预导致拍卖流拍。我国法律对于流拍次数有明确规定,达到流拍次数后需要按照法律规定处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阿里拍卖、金融资产交易所等公开拍卖信息显示,今年以来,股权、房产等标的物流拍现象也开始变得普遍。

  对此,前述信托公司受访人士认为,“当前正处于经济下行周期,房地产金融监管持续从严,部分工商企业交叉违约频频,出手接盘者不仅要有充沛的资金,更需要足够的魄力抄底”。

关键词阅读:不良债权 信托公司 风险事件 风险处置 不良资产处置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