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 臣不得不死

1评论 2019-11-14 11:55:30 来源:驼峰财经 作者:驼叔 赶紧加自选!这票可能要成妖

獐子岛要我跑我就跑,要我死我就死,我为獐子岛抛头颅,洒热血,但大家还嘲笑我,我好难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獐子岛要我跑我就跑,要我死我就死,我为獐子岛抛头颅,洒热血,但大家还嘲笑我,我好难。】

  大家好,我是扇贝,来自东北辽宁,家住上市公司獐子岛海域。

  听说这两年江湖上一直有我的传说,大家对我充满敌意,也很鄙视,说我是造成獐子岛业绩亏损的罪魁祸首。

  在大家看来,獐子岛花大价钱养了我,资本市场也看好我,我理当好好呆在海底,哪儿也不去,乖乖长大,为獐子岛贡献利润,为投资者贡献收益,但我非要逃跑。

  跑一次不够,还多次跑,而且总在獐子岛出财报的时候跑。有时我和我的家族不仅逃跑,还突然死亡。

  所以很多人恨透了我,我成了世界上最脆弱、最难养、最不靠谱的扇贝。

  我理解大家讨厌我的原因,但有些事并不是大家看到的这样。

  我也很憋屈,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太冤了,比窦娥还冤。

  我一次次为獐子岛的业绩亏损背锅,獐子岛要我跑我就跑,甚至要我死就得死。可以说,我为獐子岛抛头颅,洒热血,却换不来大家对我的夸奖,也得不到人们对我的认可。

  每次想到这里,我就悲从中来,觉得活在世上也没啥意思。

  所以这次獐子岛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时,我和我的家族成员不打算再跑了,我们也跑累了,我们选择自杀!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结果大家也看到了,獐子岛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又亏损。

  11月11日,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底播扇贝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80%以上。

  跑累了,选择自杀

  前不久獐子岛发布了财报,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11亿元,同比下降4.44%;净利润亏损3403万元,同比下降245.53%。

  11月11日,獐子岛又发布风险提示称,底播扇贝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80%以上。

  我就知道,我的死期到了,獐子岛这次业绩这么差,我就算不死,也得跑。

  对于我的死亡,不少人感到奇怪,因为10月份我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就死了呢?

  根据公告,截至今年10月底,獐子岛共采捕底播虾夷扇贝17.8万亩,其中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3.1万亩、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14.7万亩,底播虾夷扇贝累计采捕量4558.66吨,平均亩产25.61公斤。

  也就是说,截至到今年10月底,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

  獐子岛是从11月7日开始启动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的,并在8月和9日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抽测工作。结果发现,我们扇贝家族死了很多。

  感到意外吗?难以置信吗?

  獐子岛也猜到你们会不信,所以这两天,獐子岛大当家的对媒体也说了,我们是刚死的。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其实大家也用不着疑惑,我前面说过了,我们这次是集体自杀,所以说死就死,一切皆有可能。

  再说了,10月份还是秋天,天气没那么冷,11月初不是刚刚立冬嘛。冬天一到,我们就死,这不就是冻死的吗?

  所以,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是自杀的,也可以理解为我们是冻死的,冻死在2019年这个刚刚到来的初冬。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听说,我的“死讯”又一次震惊了资本市场,也惊动了深交所。

  深交所日前下发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短时间内大面积死亡的原因,以及是否会对公司2019年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投资者们也对我的突然死亡表示了极大的愤怒和不满。11月12日,獐子岛的股价一字跌停,收盘时股价报收2.7元/股,创历史新低。

  11月13日,獐子岛股价继续大跌近6%,报收2.54元/股,再次创下历史新低。

  要知道,獐子岛当年在资本市场可是风光无限呐。

  2006年,有着“水产第一股”之称的獐子岛上市,发行价每股25元,开盘价每股60.89元,曾是A股第二高价股票。2008年更是创下每股151.23元的纪录,成为沪深两市的股王。

  现在的股价,与最高股价相比,跌得已经不像话了,连零头都不到了,称得上是一地鸡毛。

  那些被獐子岛深套的投资者,估计比我还惨吧?我们还能跑,他们想跑都跑不掉。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我的第一次跑路

  这不是我第一次为獐子岛的业绩亏损背锅了。

  2014年獐子岛一则关于业绩亏损的公告,使得我一次被大家熟知。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江湖上开始有了关于我的荒唐传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2014年10月,獐子岛突发公告称,因遭遇几十年未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百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造成约7.6亿元亏损。獐子岛业绩也由2013年的盈利9600多万元,变为大幅亏损近12亿元。

  “扇贝跑路”也成为当年资本市场上最大的笑话,也让我心生愧疚,躲在海底,没脸见人。

  獐子岛当年说了,由于遭遇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受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导致公司百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

  看吧,我们就是天生怕冷,所以这一次说我们是冻死的也算顺理成章。

  不敢想象,卑微如我,作为海底生物中毫不起眼的一类,作为海鲜餐桌上不太值钱的一类,居然成为了A股著名黑天鹅事件的主角,我真是哭笑不得。

  如果我跑一次影响了獐子岛业绩也就罢了,事实是,我这次跑路对獐子岛的影响一直持续到2016年。

  为了避免因连续三年亏损而被暂停上市的命运,獐子岛2016年总算通过出售旗下资产,把自己从退市的边缘拉了回来。

  这也让我心里好受了一些。

  再度跑路及饿死

  可令我想不到的是,时隔四年,同样的桥段再度上演,我又一次肩负消失的使命。

  2018年1月,獐子岛再次突发公告称,由于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短缺,加上海水温度异常,大量扇贝饿死,造成约6.38亿元亏损,从而使公司2017年全年亏损7.23亿元。

  好嘛,前一次是跑路,这一次是饿死,我已经无话可说,投资者们也笑掉大牙。

  可这样的理由让人无法相信,2018年2月8日,大连市证监局向獐子岛以及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董秘孙福君和首席财务官勾荣三名高管出具了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2018年2月9日,獐子岛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至此,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认为我跑路和饿死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呢?

  事实证明,我们都想错了。

  2019年一季度獐子岛业绩再度亏损。今年5月,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獐子岛下发了问询函,深交所连发数十问,要求獐子岛作出解释。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獐子岛又一次说出“扇贝跑了”这个老梗!

  这是我在四年多的时间里第三次背锅,我也是醉了,我好难。

  不过,这一次獐子岛也迎来了厄运。

  今年7月,獐子岛的公告显示,证监会查明,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吴厚刚在知道2017年全年业绩与原业绩预测偏差较大的情况下并未及时披露,甚至在年报中进行虚假记载。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这场财务造假从2016年就已开始。

  2016年年报中以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的方式,虚增利润1.3亿元,虚增的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獐子岛披露的2016年度报告中净利润为7571万元。

  也就是说,实际上獐子岛2016年的真实利润总额为-4822.23万元,净利润为-5543.31万元。

  獐子岛2017年年度报告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由于2014年和2015年净利润均为亏损,如果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还亏损,按照深交所规定,连续亏损三年将被暂停上市,连续亏损四年将被终止上市。

  最终,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对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同时对吴厚刚实施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我跑了还能游回来

  你们发现没,我的跑路和死亡时间都是很精准的。

  由于我跑路,使得獐子岛2014年和2015年业绩亏损,结果2016年财报上盈利了,公司不会退市。

  虽然后来调查显示,公司2016年虚增了业绩,但财报上至少是盈利的。

  2017年因为我被饿死了,獐子岛又出现亏损,但2018年公司又盈利了。

  从财报看,2018年獐子岛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7.98亿元,同比下滑12.72%,但实现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实现扭亏为盈。

  原因很简单,2017年獐子岛巨亏,如果2018年又出现亏损,股票就要戴帽了。

  为了避免带帽,2018年必须盈利,所以2018年我没跑,也没饿死,等到今年一季度才开始跑。

  对了,我忘了告诉大家一个惊天大密秘,那就是:我跑了以后,还可以游回来的!

  虽然大家笑话我,投资者也讨厌我,但我不是无情无义的扇贝。

  獐子岛养育了我,我会报恩的,所以我完全服务公司的指令,要我跑我就跑,要我死我就死,要我回我就赶紧回。

  这么说吧,我生是獐子岛的贝,死是獐子岛的鬼。

  不过,我跑太多次了,跑累了,背锅四次了,不想再跑了,我太难了,所以这次选择自杀。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事实上,獐子岛离开的不只有我和我的扇贝兄弟,还有机构投资者和高管们。

  基金早就抛弃了獐子岛。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从公募基金前十大重仓股看,持有獐子岛的数量为零,而持有獐子岛的公募基金了只有1只。

  就在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之后,11月2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公司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高管均被证监会实施了5-10年不等的市场禁入措施。

  扇贝死了,海螺接力

  其实,我不是不负责任、一跑了之的扇贝,我已经有了继承者——海螺。

  你们知道吗?由于我们这些虾夷扇贝靠不住,不是跑就是死,獐子岛现在已经开始将业绩增长的希望放在了海螺上,海螺产品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

  獐子岛扇贝遗书: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今年初,獐子岛确立了海洋牧场的重新布局和产业规划,将现有确权海域的资源区和生态区中划分出适宜海螺生长的海域120万亩,专门用于海螺资源笼钓生产。

  今年9月中旬,獐子岛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表示,在公司底播虾夷扇贝收入大幅下降的同时,海螺收入贡献大幅上升,海螺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营收占比已由2016年度的8.72%上升至2018年度的20.63%。

  但这个看上去不错的业务变化立即被“打脸”,因为海螺产品面临着毛利下滑超八成的境地。

  獐子岛的回函显示,海螺产品在报告期内实现收入4344.21万元,同比减少2.71%;毛利556.39万元,同比减少高达81.17%,毛利率同比下降53.35个百分点。

  对此,獐子岛的理由是,海螺业务从今年开始分摊海域使用金成本,因此毛利率产生下滑。

  这看上去似乎不是太乐观,我不知道海螺会不会让獐子岛的业绩从此扭亏。

  但真的希望海螺兄弟们不要再像我一样,不停逃跑和饿死,或者冻死。

  那就真成了笑话了,虾夷跑了,扇贝跑,扇贝跑了,海螺跑……

  别了!朋友们!但愿江湖不再有我的传说!希望资本市场上不要重复我的故事!

关键词阅读:獐子岛扇贝遗书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