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我在信托公司里做股权

1评论 2018-03-22 16:34:20 来源:资管云 作者:田小蕾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我们花了2年时间,才让信托经理写出一份有投资意味的尽调报告,而不是跟项目谈着谈着就开始谈抵押物、谈回购

  (全文出现的人物名称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整顿银信合作的“银监会55号文”发布后,在A信托公司工作的孙威发了条朋友圈“靴子终于落地,赶紧扒拉扒拉手头的股权项目压压惊”。

  如果是一年多之前,我跟在信托公司的朋友提干股权这事,得到的回答要么是“干那玩意儿能养活得了我团队里的十几号人吗?”,要么就是“还在尝试,推起来很难,没啥经验好说的”。

  而现在,就连干传统业务干了十几年的人,都想琢磨着干点股权。看着那些下手早、默默地苦逼地做了两三年股权的信托公司,已经有已投项目获得几十倍的回报,说心不痒那是在骗人。尤其是现在房地产和政信业务基本处于半死状态。

  在信用文化根深蒂固的信托公司里,想要转型做股权,在业务上要拼吃苦耐劳,但谈到“赚钱”,却要“耐得住寂寞”。

  2014年,孙威所在的信托公司开始动员全员尝试股权投资。他们面临首要问题是,投资团队从哪来?究竟是内部转化还是重新招聘?

  不得不承认,让信托经理转做股权,是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我们花了2年时间,才让信托经理写出一份有投资意味的尽调报告,而不是跟项目谈着谈着就开始谈抵押物、谈回购。”孙威说。在激励机制改革后,他们更愿意从PE和投行招人,即便是从信托业务部引进人员,也以实习生居多,在白纸上画画,要容易地多。

  B信托公司直投子公司副总李睿也认为让做债的业务人员去做股权很难。“我反而觉得做传统信托业务风控的转股权投资会比前台业务人员更容易,”李睿认为,“因为风控不看具体的产品,擅于做综合比较和趋势分析,更贴合股权投资的逻辑。”

  孙威遇到的第二个问题,也是最要命的问题,就是当用情怀把人员忽悠到位后,激励机制、审核机制怎么配套?

  两年之前,股权业务在信托公司里,更像是一项资源导向型的机会型业务。要么是公司老大自己推动,要么是资源在哪个部门总或者团队长手中,哪个团队就顺便做做,一年做上个一两单了不得,精力还是放在传统业务上。这样的好处是团队饿不死,但股权投资成不了啥大气候。有好赚钱的业务做,你指望他们在费力气的股权投资上,能下多大功夫?

  但当有了专门的团队干股权,大家只能吃股权这口饭时,激励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昨天C信托公司投行部的美怡还自嘲说,去年他们团队投了2个股权项目,当时为了找钱,出去喝了三个月大酒,胖了10斤。但年底一核算,去除部分房屋租金、水电、差旅、办公用品等等成本,利润是-200万,也就是欠了公司200万,呵呵,奖金肯定是不用想了。部门老大安抚她,别着急,要耐得住寂寞,好日子在后头。

  股权投资的激励机制在信托公司中一直是一个世纪难题,至今为止也没有哪家信托公司摸索出有特别成熟的解决方法,但有信托公司已经尝试做一些创新,比如:项目有浮盈就可以按照一定规则提前计提利润激励团队;投一些退出较快项目比如并购项目;年底前将部分股权份额转出获利等等。

  如果说短期赚不到钱,业务人员还可以靠情怀等,但是如果报了十几个项目,一个也过不了会,这个打击就更大了。一个做股权投资的人去跟做信贷业务的评审去argue,最终结果一定是互相骂对方傻X。

  根据目前的了解,在私募股权业务上有较好成绩的信托公司,多数建立了针对股权项目的独立评审机制,甚至引进保代、资深PE人士负责评审。

  孙威遇到的第三个问题是——项目从哪来?在连尽调机会都要跟项目方努力争取的强竞争态势的一级市场,怎么跟成熟的PE一起在市场上抢项目?

  一开始,他们是用债性的思维,凭借决策的效率和资金量大的优势抢占市场,但是到后期就会面临管和退的难题。近两年,他们在投资过程中逐渐形成专业化团队,在2-3个行业深扎,增强自己的投后管理能力。

  李睿供职的B信托公司则是研究先行,他们设立专门的研究团队,选准几个行业,其中一个行业,研究员用了2年的时间,走访了100多家企业,积累了这个行业的政府及企业资源,打开了项目获取的渠道。

  在D信托公司担任股权业务负责人的杨康认为,对多数信托公司而言,尽管从交易结构上看,已经转型做纯股权投资,但是只要募资端还是依靠原有的信托公司客户,公司对投资风险的容忍度仍然是零,因此D信托公司选择项目非常谨慎。杨康认为不能接受投资失败信托公司更适合中低风险的项目。

  那么中低风险的项目来源于哪?可以综合考虑以下要素:一是重资产行业,例如军工、能源、医疗大健康、食品、化工等,给这些行业有实力的企业提供高杠杆的资金,这种投资相信交易对手的对赌能力,谨慎参与影文化娱乐这类轻资产行业;二是增长性不强但是现金流好的行业,以获取现金分红为目的,比如基础设施投资;三是在金融机构传统优势产业上寻找投资机会,比如不动产、物业、城市更新、长租公寓领域寻找投资机会;四是发挥集团在相关产业的研究和资源优势,帮助自己寻找优质标的、做好投资决策,甚至提前锁定退出路径。五是信托公司有特色信托的,可以发挥以往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做股权投资。比如外贸信托、云南信托消费金融上优势突出,他们若在该行业上做股权投资或许更占优势。

  杨康觉得,最优质的股权项目,是能给信托公司带来投贷联动机会的项目,如果能带动传统的信托业务,在业务规模和当期收益上有所贡献,股权投资部分才容易得到高层支持。

  在探索股权投资的过程中,孙威遇到的第四个问题是——资金从哪来?

  庆幸的是,孙威所在的A信托公司财富管理队伍庞大,销售能力强,他们用了3年时间,用不同的产品去试不同的信托客户,将客户分层。他们逐渐发现,资产规模低于500万的信托客户并不适合股权产品。

  考虑到信托计划投股权在上市退出时会面临“三类股东”的问题,A信托公司在第一时间去基金业协会备案了私募股权管理人,股权类的项目用契约型基金去募资,这也一定程度避免了信托客户天然认为信托计划是刚兑的尴尬局面。3年下来,A信托公司的信托客户得到有效转化,但是为了让股权项目的发行更加容易,孙威他们还一直只能发行单项目基金,且必须跟着财富管理团队一起跟客户做一对一的路演,将项目讲的清清楚楚,而以前做固定收益产品,销售时从来不需要他们出马。

  为了好卖,是不是只能投资明星项目?明星项目谁不想投?关键看能不能拿到资源,这好像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儿。但是D信托公司的杨康认为,在信托公司起步阶段,多数还要从明星项投做起,比如选择行业前三的标的,帮投资人赚到钱后,同时对该领域有了较为深刻的认知,才能向投资人推荐该行业的中小项目,并获得投资人的支持。

  B信托公司在销售上则选择走纯PE的道路,不把希望寄托在原来的信托客户身上,完全到市场上路演募资。募资工作异常辛苦,但是这样的好处就在于,他们不必顾虑跟原来的信托客户讲不清楚产品,而不敢发组合型的基金。组合型基金可以利用项目之间的来回救助机制来保证基金的投资收益。

  而对于销售能力不强的信托公司,用对风险和期限承受度较高的自有资金投资股权,不失为一种尝试的路径。固有投资做出业绩后,再对外募资可能会更加容易。但弊端在于投资规模会受到限制。根据银监发[2009]25号文第5条规定:信托公司以固有资产从事股权投资业务和以固有资产参与私人股权投资信托等的投资总额不得超过其上年末净资产的20%,但经银监会特别批准的除外。

  总之,不少信托公司已经在股权投资领域默默耕耘,他们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做出的业绩可能会让你惊讶。

关键词阅读:灵魂深处 革命 信托 股权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安信信托预亏30至35亿吃跌停 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7亿

2020-01-24 12:14:28来源:中国经济网

1000万慈善信托已完成募集 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2020-01-27 09:52:00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

涉国民信托 朱新礼猪年之困

2020-01-26 13:00:38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金融类信托2020“大爆发”?不!稳健为要

2020-01-26 13:04:58来源:中新经纬

61家信托财务数据出炉 行业利润集中度加剧

2020-01-24 11:40:40来源:证券时报

千红制药起诉安信信托 因信托计划未按时兑付

2020-01-23 06:58:58来源:资本邦

连续两年亏损!2019年全年预亏30亿元到35亿 安信信托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20-01-23 07:35:07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