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风暴再袭 信托业事故频发已有3位高管落马

1评论 2017-07-19 07:29:21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仰山 这只股身材相貌都一级棒!

 

  信托业年轻干将落马山东信托上市路上负面频现

  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在此次落马的3位信托高管中,山东信托副总经理宋冲是最年轻的干将。

  早在两个月前,证券时报记者就从信托圈内获悉山东信托副总经理宋冲陷入“失联”境地,记者曾多次尝试拨打宋冲的手机,但均显示为“已停机”提示。

  随后,5月23日,山东省济宁市梁山县人民检察院挂出一条公告称,犯罪嫌疑人宋冲因涉嫌受贿罪被梁山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但并没有透露宋冲即山东信托副总经理。

  “宋冲失联时间对得上,这个应该与山东信托副总经理是同一人。”彼时,一位信托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果不其然,7月5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显示,山东信托副总经理宋冲(副处级)被济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受贿罪进行逮捕。

  现年39岁的宋冲,2014年8月起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是公司6位高管之一。他毕业于山东经济学院经济信息管理专业,有16年的金融从业经验。

  回溯历史,1978年出生的宋冲,可谓信托业年轻高管的代表,他曾担任山东鲁信投资控股集团公司深圳分公司总经理;2013年,35岁的宋冲即担任山东信托总经理助理;2014年再升一级,成为公司副总经理。

  如此年轻即身居高管之位,宋冲在业务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

  资料显示,2013年宋冲还是第20届山东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推荐材料这样描述:宋冲勤勉尽责、兢兢业业,凭着过硬的专业本领和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带领华南区域总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2012年,宋冲团队实现年信托收入1.33亿元,部门人均盈利突破3300万元,达到信托业内一流水平。

  “信托收入1.33亿元,部门人均盈利3300万元,这意味着只有4个人的团队,业务能力很强。”一位信托公司市场部人士表示,对宋冲的结局很意外。

  众所周知,山东信托在去年10月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材料,业界寄望山东信托可以打破22年信托公司无单独上市的历史。

  山东信托目前注册资本20亿元,山东省鲁信集团持股63.02%、中油资产持股25%和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持股6.25%,实际控制人鲁信集团是山东省授权的资产管理平台。

  不过,山东信托启动上市以来,频频曝出各种不利的消息。去年12月,山东银监局以信托·天衡晟1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未按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向受益人定期披露信息、未按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方式向全体受益人披露临时信息为由,给予公司罚款二十万元的行政处罚。

  今年3月,财政部也点名山东信托涉嫌“配合地方政府违规举债”,所幸银监未给予处罚,只要求其逐一排查,对违规业务进行清理;今年5月,ST新都被深交所勒令从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后摘牌,ST新都也成今年A股“退市第一股”。而ST新都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山东信托持股*ST新都736.05万股(占比1.71%),是*ST新都第六大股东,此番损失金额尚不可知。

  记者查阅港交所公告信息,截至7月17日,山东信托上市进展状态仍然为“没有进展”。2016年,山东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同比下降22.3%;实现净利润8.84亿元,同比下降14%,信托资产管理规模2615.7亿元,同比增长6.2%。

  不过,仅就2016年信托业务来看,山东信托在坚持回归信托本源以及《慈善法》利好之下,积极布局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业务,截至2016年末,该公司签约的家族信托业务累计达到50单,合同规模近25亿元,并落地了多单慈善信托业务。

  山东信托相关负责人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公司亦是从检查机关获悉宋冲因受贿罪被逮捕的消息,该事件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各项工作造成任何影响。

  陆家嘴信托董事长涉严重违纪遭调查

  7月12日,陆家嘴信托公告称,鉴于公司董事长常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接受组织审查,不能正常履职。经公司董事会、股东会审议,决定在常宏不能正常履职期间,由公司董事黎作强同志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权。

  对于常宏接受组织调查是否对公司有影响,陆家嘴信托称,“目前,公司一切经营活动正常顺利开展。”

  陆家嘴信托前身为注册在青岛的海协信托,2012年2月经银监会批准重新登记开业,目前注册资本30亿元,陆家嘴信托的控股股东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陆金发”)。

  现年54岁的常宏系陆家嘴信托首任董事长,还兼任陆金发总经理和中银消费金融公司董事。

  陆家嘴控股股东陆金发可谓一个小型金控平台,除了持股陆家嘴信托71.6%股权,还分别持有爱建证券51%股权、陆家嘴国泰人寿50%股权。

  去年上市公司陆家嘴通过现金支付方式收购陆金发88.2%股权,因此,陆家嘴信托也属于上市公司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全年,陆家嘴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3.19亿元,实现净利润5.24亿元,与2015年度数据相比略有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6年末,陆家嘴信托的信托资产管理规模突破两千亿元大关,达到2163.7亿元,同比增长69.87%。其中,基础产业、工商企业、房地产、金融机构和证券市场占比分别为35.76%、22.47%、9.39%、5.92%和3.88%。

  “从目前出问题的信托公司高管来看,以国企控股性质的信托公司高管为主,这些董事长或者副总经理出事,对相应公司的影响应该不大。”华北一家信托公司研究员对记者表示。 上述研究员继续解释,一般而言,有些民企性质的信托公司对个别高管的人脉资源较为依赖,国企性质信托公司则对高管个人依赖并不大,“按照既定战略规划发展,因此造成的相应影响不大。”

  “高管出事是否对公司造成影响,除了声誉上的负面影响,可能还需要看个人被调查牵涉的具体事情,如果牵涉到公司现有的存续项目,可能还是会有些影响。”华南一家信托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

  北方信托董事长不作为被罢免 一把手频繁更迭导致公司业绩下滑

  6月26日,天津市纪委披露消息,对北方信托董事长王建东不作为不担当的问题严肃问责,免去其北方信托党委书记和董事长的职务。

  北方信托董事长王建东的落马消息,令业界震惊,因其不是因贪污、受贿等经济原因被调查落马,而是因为不作为不担当的行为,当属业界罕见。

  北方信托前身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10月;2002年9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重新登记;2005年12月,经天津市政府批准,完成公司分立,注册资本变更为10亿元;2008年10月,经中国银监会批准公司名称变更为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股东27家,控股股东为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王建东自2015年11月选任公司董事长,迄今任职近2年,曾在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天津分行、渤海钢铁集团等任职,现年55岁。

  据天津市委通报,王建东涉及的问题主要有5类:

  一是不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第一责任人责任,学习贯彻中央和市委全会精神敷衍应付。

  二是对市委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进一步净化政治生态的重要部署重视不够,推动落实不力,接到市委文件仅简单圈阅后即归档,未按照市委要求部署开展进行此项工作。

  三是召开党委会不及时,导致公司多项业务工作进展缓慢,造成网络安全隐患,影响公司异地业务和员工招聘工作正常开展。

  四是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长期迟到早退,造成不良影响。

  五是违反组织纪律,未按照市委要求请假报告,擅自不参加市委十届十次全会。

  王建东也并非首位换届或退休异常的董事长,北方信托董事长一直以来就频繁更迭,无法“善终”。

  证券时报记者梳理北方信托历史后发现,其董事长一职的确“高危”。第一任董事长梁建三被曝有经济问题,隐退后不知去向。第二任董事长戚文福在2001年因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被判刑14年。第三任董事长霍津义由于涉嫌重大违纪,在2005年12月被中纪委双规,此后被移交司法机关被判无期徒刑。

  在此背景之下,公司大股东天津泰达投资控股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惠文直接兼任北方信托董事长,从2005年至2014年4月,任职长达9年。然而,2014年4月,59岁的刘惠文突然离世,坊间传闻刘惠文或因抑郁自杀。

  北方信托董事长进入悬空状态后,由总经理徐立世担任,不过任职资格却一直未获得监管层批准,此后,徐立世辞去北方信托总经理职务。直至2015年底,北方信托新的领导班子正式入驻,即包括董事长王建东和总经理包立杰等。

  事实上,天津市较为重视金融业的发展,北方信托控股股东泰达投资控股是当地金控平台之一,北方信托成为重要利润来源。然而,董事长频繁更迭加之踩雷渤钢集团项目,近年来北方信托的经营业绩和信托规模出现下滑。

  2016年,北方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0.01亿元,同比下滑17.69%;实现净利润4.05亿元,比上年的5.7亿元下滑了28.94%。2016年,北方信托资产管理规模合计2643.7亿元,回到2014年末的规模水平,较2015年2835.5亿元下降6.7%。

  信托合规经营不是一句空话

  证券时报记者还获悉,这暴露的是冰山一角,另有数位信托行业重要人士也正接受有关部门调查。

  今年金融反腐力度进一步加强,除了信托业,银行业保险业甚至监管层都有高官出事。

  据了解,高管落马银行业中包括国有大行、政策性银行、股份行和城商行;保险业中,7月份中国人保集团原总裁王银成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监管层方面,今年4月,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因严重违纪被调查。5月23日,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亦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一位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当前的金融反腐形势正在深化,不排除有更多的信托公司高管曝出事故。

  “今年不管是从银监还是党委纪委这块,监管都特别严格,上级要求我们加强党建和公司层面的稳健合规经营,防范风险。”西北一位信托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尤其是国企,现在公司连十万级别的项目采购都需要总裁会议进行表决,会议要求详细记录,以备后续上级机关核查。”

  实际上,不仅纪委要求国企性质信托公司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信托业进入4月份以后一直进行“三违反、三套利和四不当”检查,银监会相继出台了6号文、46号文和53号文等多个严厉监管的文件,其密集度令业界倍感消化压力。

  银监这些文件对行业的影响来说,有较大的冲击,也有支持和发展规范行业的意味。华东一家信托公司高管表示,“信托公司需要适应监管,更加注重合规稳健经营,建立健全治理机制、决策机制、监督机制和激励机制。”近年来,信托业在去通道趋势之下,发力主动管理,力求回归本源。一季度末数据显示,68家信托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近22万亿元,仅次于银行业理财规模。

  规范化、阳光化、透明的制度是腐败的防腐剂,快速发展的行业,仍然需要在公司治理机制和风控上继续下功夫。信托业应坚持走稳健合规经营之路,加强从业人员道德建设,方能补足制度的漏洞,不予高管或从业者寻租行贿和不作为的机会。

关键词阅读:高管 霍津义 爱建证券 反腐风暴 事故频发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