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10年,信托会是什么样子?

1评论 2017-07-15 10:31:30 来源:资管云 作者:潘凌霄 股市惊现“黑科技”

  将信托定义在大资管行列是业界的普遍共识,然而我认为这个定位并不完全正确。

  信托是什么?从业10年以来,我个人认为只有中信信托前董事长蒲坚先生说过的一句话能完全概括:“信托是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

  马列主义阐明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矛盾是社会基本矛盾之一,如果将信托定义在金融领域,那么金融生产关系与金融生产力之间的不匹配就是金融市场发展的基本矛盾,而这种不匹配的矛盾关系,恰恰就是我国信托业存在与发展的根本土壤。

  自2007年信托业新两规出台后,基本奠定了这10年来中国信托业的发展格局,那就是用信托关系弥补我国主要金融生产关系与日益发展的社会金融生产力需求之间的不匹配!

  我国的主要金融生产关系是什么?首先是以银行为主导的信贷机构对实体经济的债务货币投放,其次是以资本市场为主的股权融资支持。

  我国的社会金融生产力需求又是什么?是广大实体经济主体面对高速发展和成倍扩张的市场机会所渴求的资本支持。

  信托行业这10年来,所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土壤,就是来自于银行和资本市场这种主要生产关系无法满足的社会融资需求。

  银信合作是什么?是银行将理财等表外资金池资金,通过信托,投放给银行信贷部门无法投放的实体经济主体的过程。为什么银行信贷部门无法投放而理财需要通过信托投放?因为商业银行法管制,因为信贷管制,因为资本充足率管制,因为表外资金的天然扩张需求等等,无论因为什么,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托一种金融生产关系能弥补这种矛盾,这是银信合作的根本。

  房地产信托是什么?是房地产企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从银行或资本市场取得资金支持,转而通过信托高价向零售市场融资的过程。为什么这些部门不支持?不是不支持,是银行和资本市场的货币投放不足以支撑房地产那么快速发展和饥渴的资金欲望。所以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托一种金融生产关系能弥补这种矛盾,这是房地产信托的根本。

  证券信托是什么?是过去基金体制无法满足牛人基金经理和江湖炒股高手的发展诉求,而私人代客理财关系中又存在天然的操作和风险控制缺陷,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托一种金融生产关系能让这些股神们将客户资金进行集合、管理、投资,从而孕育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私募基金产品,这是证券信托的根本。

  政信合作是什么?是各地政府在地产调控,土地融资吃紧的情况下,面对GDP增量发展与债务存量滚存这两个刚性需求时,在不正面与“地方政府不得举债”这个紧箍咒产生冲突的情况下,创造性的发展出的政府融资模式,在这个关系中,银行能满足的都满足过了,剩下的,在2013年以前只有信托能打开零售融资市场。这是政信合作的根本。

  为什么都以2013年为节点呢?

  银监会前主管信托的蔡鄂生副主席曾提问:信托行业的根本风险是什么?

  我大言不惭,尝试回答:信托行业的根本风险是不适应或者未准备好金融生产关系与社会金融生产力矛盾关系变化所带来的风险,这种变化大致有三种:

  1、矛盾关系发生了弥合,即可以不需要信托关系了,两者匹配或可以直接对接。经济低迷融资需求降低以及现在所谈的去通道化、金融脱媒观点即是此种代表。如果主流信贷资金完全可以支持社会融资需求或者银行理财资金可以直接做股权、债权投资了,那大部分融资类和通道类信托就可以歇了。比如地方债的发行就极大的缩减了政信合作的市场规模,当然,地方债不是谁都能发的,所以在想发与能发之间,还有一个信托的空间,但好肉已经比较难啃到了。这个风险只是信托公司的经营风险,金融消费者本身没有太大风险。

  2、矛盾关系被更大程度的撕裂,即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不仅没有弥合,反而向更大程度的反方向运动。这会导致投融资项目以往所做的风险模型完全失效,从而产生系统性风险。这种关系中,生产关系的迅速倒退(比如房地产限贷、限购所导致的资金回笼缺口),和生产力的迅速倒退(比如全面或者区域性经济危机所导致的需求蒸发,商品价格暴跌),都是主要原因,所不同的,一个是政策风险,一个是市场风险。在所有金融合同中,这两类风险都归为不可抗力,但这个风险不仅是信托公司的风险,也是金融消费者的风险,处理不当更会引发政府和监管的风险。在保持金融市场稳定发展的大环境下,政策调控首先应该慎重,180度大转向弄不好会使很多人翻车。

  3、在矛盾关系中,信托这个粘合剂被替代。当基金子公司、私募基金公司两大资管牌照横空出世时,信托在以往矛盾中的弥合作用就不再唯一了,中国也由此进入了大资管时代。牌照开放后,市场的自由竞争起码带来了两点直接好处:降价和提效,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社会融资成本,拓展了实业融资渠道。从这个角度上讲,这个风险也只是信托公司的经营风险,但新进入者的竞争心态不仅会促进资管行业的发展,也会因为抢食心理造成部分机构风险控制不严而使项目带病上岗,使局部金融消费者产生风险,这需要对口监管部门不断的完善和规范,毕竟资管行业面对的是资金零售市场,买者自负,卖者更加有责。

  2013年开始,以上三种风险其实就已经全部发生了,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在金融市场中,自2006年开始的最黄金的政策红利期和市场发展期在2013年就已经到顶了,基于市场惯性、项目经验、品牌优势以及此后政策的反复,整个信托行业在边处置风险,边保卫领土,边探手摸索中寻找着转型之路。

  “大资管”是方向吗?是一条路,但并不能准确描述信托。信托是建立在《信托法》上的,信托公司是建立在《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上的,而大家如果仅盯住《集合资金信托管理办法》不放,转型之路会否变成缘木求鱼呢?

  “信托是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

  信托公司当然应该继续发挥融资投行业务的经验优势和品牌优势,但更应该发挥信托的制度优势,找到新市场,做大老蛋糕,而非一头扎进主动管理,投资研究这些券商和基金业务中,这原本就不是信托关系的核心价值。

  信托是什么?是信任与托付,是连接市场两端的纽带,是在不信任或者信任障碍的空间里构建信任关系的机制,是弥补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发展矛盾的粘合剂,哪里有这种矛盾,哪里就有信托的价值和土壤。中国社会如此巨量的市场空间中,除了金融资管,还有很多矛盾可以用信托关系解决啊。

  第三方支付现在是一照千金,信托公司天然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是不是可以考虑进军支付市场呢?在支付这个跨行,跨商户,跨账户,跨合约,跨线上线下的业务中,这一跨是不是可以跨出个比支付更大的信托价值呢?

  二手房交易是一个海量市场,如果没有政府的强制监管,大家是不是都遭遇过是买家先交钱还是卖家先交房的纠结,这个纠结的空间是不是一个信托的价值区域呢?

  共享单车作为新兴经济,在收取大量押金的同时,行业和用户怕不怕企业挪用客户资金?企业股东和经营者怕不怕因为内控不严而被挪用资金?这个怕的空间具不具备信托的价值呢?

  形象来讲,信托公司在过去10年的金融发展中,承担的是实体经济中特种医院的治病救人职能,主要接收银行和资本市场这两家大医院接待不了的患者,治好了很多制度所带来的疑难杂症,为社会贡献了很多正能量,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更应该清楚,信托是药,首先医的是制度的病,其次才是业务的病!

  在市场中,一些信托公司常以金融机构自诩,言必称增信,动必说风险,夸夸其谈为风险管理者,深染了金融浮于表面难沉实体的恶习,其实骨子里都是风险厌恶者的基因!可是厌恶风险本身也是一种风险,而且是一种隐性的高级风险,是从决策者开始弥漫至全体的免责思想,是不发展甚至倒退的风险!但你不发展市场就等你吗?不会的,市场会用自己的方式实现矛盾的强力弥合,支付宝,余额宝,P2P等等等等,其诞生空间就是金融机构不作为,不发展的“蛮荒之地”!马云先生在2004年启动支付宝时说“如果要坐牢,我去”时的心情,我们这些自诩风险管理无敌的金融从业者们能理解吗?

  新两规后,信托行业的第一个10年过去了,下一个10年,信托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应该充满着希望。

关键词阅读:信托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