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狗的故事(一)

1评论 2017-06-14 11:17:44 来源:陆家嘴投行 这一指标帮你把握七月趋势

  导读

  “投行”是“投资银行”的简称,被称为金融行业皇冠上的钻石。

  一提到投行,大家都会想到华尔街那些身着高级定制西装、器宇轩昂、NB哄哄的投行家,或者国内券商那些做IPO或者债券承销的投行狗。

  前些年,徐静蕾导了部《亲密敌人》,让大家对投行家年纪轻轻就拿几百万年薪,出入搭乘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的生活羡慕不已。

  但真相是什么?

  国内的投行家大部分在券商,券商的投行团队一般有两类人。

  一类称为承做人员。相当于别的行业技术人员,搞研究和项目承做工作。大部分刚加入投行的年轻人,在投行团队里面都是从承做开始做起。市场人员费劲千辛万苦拿下项目后,就会丢给承做人员来做。

  那些投行的苦逼加班故事大部分都是说他们。那些报到交易所、证监会、发改委、交易商协会的申报材料,都是他们加班加点搞出来的。有些能够单独负责项目承做的,就会成为投行团队的核心人员。

  有些年轻人甚至从研究生一年级开始,就利用课余时间,找关系跟着投行团队实习;到他们毕业的时候,基本都能成为投行熟手了。有些人毕业后想加入投行,除非你是特别优秀的,有强大的学习能力,否则你和这些实习生成长起来的承做人员竞争,差得真有北京十八环那么远。

  另一类是做市场的,在别的行业一般都称为销售,在投行里面称为承揽人员。一些有多年承做经验、喜欢做市场的承做人员,在投行团队中会逐渐地成长为承揽人员。也有些承揽人员来自于一些其他金融机构有资源的销售人员。投行团队的业务指标基本上都要靠承揽人员来承担,项目组也基本上是由承揽人员来负责。他们大部分是投行团队的核心。

  承揽们一般都是在投行混了好多年,千锤百炼养成的装逼犯;一出手递上的名片,不是董事,就是执行董事,甚至还有董事总经理。不知道的,还以为证券公司就是他们家开的。其实,就是顶了个从国外舶来的洋头衔。虽然干着乙方的苦逼活,但是到了哪儿都装得像甲方。

  有些团队还会配备一类人,把团队做出来的股票或者债券,在拿到监管机关的批文后卖给不同的投资者,在投行里面称为销售人员。

  林子清和赵文轲是中邦证券投行事业部的董事总经理和董事副总经理,他们搭档负责一个二级部门的投行业务。林子清负责部门的市场开发和项目承揽工作;赵文轲负责部门的技术研究和项目承做工作。

  林子清平时有点不苟言笑,是个工作狂,不能容忍任何错误。除了对工作感兴趣,其他似乎没啥能让他感兴趣;赵文轲性格则比较活泼,虽然工作起来极其认真,但是,总能和大家打成一片。

  两个人虽然性格差异很大,但是自从毕业进入投行时就是搭档,配合地特别好。后来带着团队一起跳槽到现在的公司。

  说做投行的辛苦,是因为除了不停地加班,还有不停地出差。据说,券商投行部的老大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就是办公室里面有太多的人,这意味最近没什么项目在做,让人心发慌。把人都赶到项目上心里面才踏实。

  所以,做投行的人,不是在项目现场,就是在去项目现场的路上,反正你不要待在办公室里面。大部分做投行的人都是周一出差,周末回,一周之中甚至要天南海北地穿梭在几个不同季节的城市。

  结婚的出差,没法陪家人和孩子。出趟差回家,孩子愣是叫他们叔叔阿姨;没结婚的出差,女的找不到男朋友,男的女朋友闹分手;投行男找个投行女,这辈子都甭想见面了……这种苦逼的生活过得跟狗没啥两样,所以做投行的人,都喜欢自嘲地叫自己是投行狗。

  旅行箱,箱子里不同季节的衣服,手机里面的携程和订票APP,都是做投行的必备佳品。说走就走的旅程,对做投行的来说,真的tooeasy!每一个做投行的人,都是天生的游击战和运动战的行家。

  在投行工作,即使是部门的总经理也要经常出差。林子清和赵文轲除了管理部门日常的工作,也要不停地出差到各地去承揽项目,推动项目。他俩在深圳刚谈完一家上市公司的债券承销项目,虽然第二天就到周五了,他们还是坐晚班飞机赶到了长春,第二天一早要谈一个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的债券承销项目。 

关键词阅读:投行狗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