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日本人!我们疯狂地抢房子,他们在疯狂布局未来!

1评论 2017-03-21 07:49:07 来源:财经韬略 作者:悦涛 新零售还能炒多久

  来源:财经韬略(tttmoney8)

  当我们抢房子的时候,日本人在抢诺贝尔奖!

  这两天,中国人的注意力被各地此起彼伏的“楼市新政”所吸引,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科技新闻,却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2016年度的诺贝尔奖早已揭晓,其中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获得。

  也许你要问了:这有什么新闻性吗?

  当然有!大隅良典是2000年至今的17个年度里,第17个获得诺贝尔奖的日本人。而且这17个奖项全部是自然科学奖,没有见仁见智、可以扯皮的文学奖或者和平奖(日本历史上获得过两个文学奖,一个和平奖)。

  至此,日本已经有25个人获得过诺贝尔奖,其中22个为自然科学奖。日本获得自然科学奖的人数,超过了德国、英国、法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诺奖大户”。

  日本诺贝尔奖全名单

  

年份

奖项

获奖者

1949年

物理学奖

汤川秀树

1965年

物理学奖

朝永振一郎

1968年

文学奖

川端康成

1973年

物理学奖

江崎玲于奈

1974年

和平奖

佐藤荣作

1981年

化学奖

福井谦一

1987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利根川进

1994年

文学奖

大江健三郎

2000年

化学奖

白川英树

2001年

化学奖

野依良治

2002年

物理学奖

小柴昌俊

化学奖

田中耕一

2008年

物理学奖

南部阳一郎★

益川敏英

小林诚

化学奖

下村修

2010年

化学奖

根岸英一

铃木章

2012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山中伸弥

2014年

物理学奖

赤崎勇

天野浩

中村修二★

2015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大村智

物理学奖

梶田隆章

2016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大隅良典

  注:带星号的是美国籍日本人。

  地球人都知道,日本刚刚经历了“失去的20年”。但恰恰是在这20年里,日本获得了17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

  又恰恰在这20年里,日本的失业率一直维持全球最低水平。今年7月,日本的失业率是3%,创下了21年的最低点。而经济正在复苏,开始加息的美国,失业率仍然维持在5%左右,欧元区的失业率则高达10%!

  人民币刚刚在10月1日纳入了“特别提款权”(SDR)一篮子货币。而一项研究恰恰表明,自“特别提款权”诞生以来的40多年里,主要货币只有日元对SDR升值了大约50%,其他各国货币(新加坡除外)都对SDR大幅贬值,包括美元英镑和人民币(见下图)。

  也就是说,在日本经济衰退的表面现象之下,隐藏着一个被我们低估的日本。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就了日本的科技成就?

  首先当然是政府重视。早在1995年,日本国会就通过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其后制定了多个5年计划,比如第一个基本计划(1996-2000年)、第二基本计划(2001-2005年)。日本试图通过这些战略举措,将日本建设成为:能够创造知识和运用知识为世界作出贡献的国家;有国际竞争力和持续发展能力的国家。

  2001年3月,在第二基本计划(2001-2005年)里日本明确提出“50年拿30个诺贝尔奖”的目标。

  今年1月22日,日本内阁审议通过了《第五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16—2020)》。该计划提出,未来10年把日本建成“世界上最适宜创新的国家”。为此,日本政府未来5年将确保研发投资规模,力求官民研发支出总额占GDP比例的4%以上,其中政府研发投资占GDP的比例达到1%(按GDP名义增长率年均3.3%计算,日本政府5年研发投资总额约为26万亿日元,约合1.45万亿人民币)。

  其次,是日本人令人敬佩的“工匠精神”。所谓“工匠精神”,就是一辈子只做一件事,而且将这件事做到极致。有一项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全球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日本有3146家,为全球最多,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有196家。

  跟日本人的“工匠精神”不同,中国人崇尚的是善变的“互联网思维”。总是希望走捷径、抄近道,而不屑于“扎硬寨、打硬仗”。

  当然,日本科技水平不断提高,还有一个重要秘密,就印在他们的钞票上,不信让我们看看: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货币上印的是政治人物或者开国领袖,只有日元纸币印的是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和科学家。

  1、这是现在流通的一万日元纸币,上面的人是福泽谕吉,他是日本明治时代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曾经深深地影响了明治维新运动。自1984年以来,日元纸币历经了多个版本,但是一万日元上印着的始终是他。

  2、这是2004年版的五千日元,上面印着明治时代的女作家樋口一叶。

  3、而在1984年版的五千日元上,印着的则是在明治时期推动女子教育发展的教育家和国际政治活动家新渡户稻造。

  4、这是2004年版的一千日元,上面的人是野口英世,世界著名的细菌学家。

  5、这是旧版的一千日元,上面印着大作家夏目漱石。

  在货币上印上科学家和文学家的头像,当然不能确保这个国家就一定能拿诺贝尔奖。可是,两者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曲折而隐秘的关联。你说对吗?

  ——————————————————————————————————————

  17年17人诺奖的背后:中国沉醉在土地产能的时候,日本在疯狂布局技术产能!

  文/悦涛 来源:悦涛(shenzhenjingji)

  16年10月3日晚,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大隅良典摘得。

  2000年来的17年间,日本共有17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而这段时间,一直被我们认为是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重发悦涛去年12月所写的一篇文章:《不要被GDP骗了,全球创新企业百强日本排名第一,中国内地无一入围》。

  目的不是长人志气灭己威风。日本有社会结构上和文化上的致命问题,但技术就是技术,它不会轻易产生,不会轻易消失。全社会的持续研发,会造就未来的有效资产;全社会的持续投机,则会挥霍过去积累的家底。

  另外,日本布局在全球的经济总量(GNP),不可估量。一带一路上处处可见日企身影。

  经济全球化最本质的实力,终归要体现在贸易能力和效率上,技术和人才,是最好的通行证。日本老龄的人口结构和突出的技术能力,是个纠结的组合;然而土地泡沫化和低技能,一定是最差的组合。

  因为缺乏可贸易的硬通货,在全球博弈里是没有话语权的。

  不要被GDP骗了。

  日本以前以实用研究见长,诺奖意味着基础研究能力的确认!

  以下是原文:

  不要被GDP骗了!全球创新百强日本排名第一,中国内地无一入围

  在汤森路透评选出的《2015全球创新企业百强》榜单里,日本以40家高居榜首,力压美国的35家。而中国内地无一入围。

  在中国媒体上,我们见到的日本是“失去的20年”,经济衰退、创新能力丧失。

  但在我们唱衰日本的时候,他们正在“为未来投资”。

  经济实力的比拼,从来不靠GDP。而是技术话语权和产业链掌控力。从这一点上,中国的骄傲来得越早,未来会摔得越重。

  这些年,全球都在货币放水,也就是用债务刺激经济。但拿日本和中国来对比:

  日本放出的水流进了产业整合、重组、创新、研发环节;

  中国的放水流进的是地产、基建和“城市化”。

  简单总结:日本的债务附着的资产是“技术产能”,中国的债务附着的是“土地产能”。

  二十多年前,日本也经历过疯狂的地产泡沫,给日本经济造成了巨大创伤。但即便跟那个时候的日本比,中国当前情况也不可同日而语。

  日本当时已经构建了世界一流的技术体系,建立了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中国并没有充足的技术储备作为后劲,社会保障也是寅吃卯粮的状态。

  这些年来,无论在地产基建方面,还是产业发展方面,中国都在想通过投资的大跃进实现“跨越式升级”。这些投资,有多少真正流入了创新研发环节,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但是接下来,中国要面对的正是地产泡沫的尾局和老龄化的到来,拿什么来应对未来?

  我们了解一下日本是怎么做的。

  日本的创新方向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第一财经的王珍曾分析,在全球消费电子领域地位的衰退,让人怀疑日本企业的创新力。但实际上日本的创新方向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虽然日本电子企业在大众市场衰退,但上游核心部件和商用领域里的话语权却在提升。而且,这种优势随着新技术的普及,将会转化为大众消费市场的竞争力。

  暂别大众消费,强化上游核心

  目前,在全球彩电、手机、冰箱、洗衣机和空调行业的排行榜上,日本企业已经不再名列前茅。韩国企业狂飙突进,三星、LG是全球最大的彩电供应商,三星还与美国苹果公司成为智能手机的霸主;中国企业也不断追赶,甚至实现超越,格力、海尔已分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家用空调和冰箱冷柜供应商,TCL、海信以及华为、联想则在分别冲击全球彩电和手机的前三强。

  日本企业正从B2C领域,逐渐向B2B领域扩展、转型。松下从家电DNA,扩展至汽车电子、住宅能源、商务解决方案等领域;今后,夏普将转向健康医疗、机器人(行情300024,买入)、智能住宅、汽车、食品、水、空气安全领域和教育产业;索尼复兴电子业务的计划遭遇挫折,电子领域今后将强化手机摄像头等核心部件。

  日本原有产业体系受到国内老龄化和国外低成本的冲击,在人们眼中“失去的二十年”里,日本的创新方向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是医疗领域。索尼虽然复又亏损,但参股奥林巴斯后,双方联合研发医疗内窥镜,已在该领域占据全球80%~90%的市场份额;日立的核电业务有一种叫阳子技术,可精准地控制距离,对准人身上的癌细胞来照,不会伤害正常的细胞;京都大学有一位中村教授,前几年因干细胞的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奖,凭一个细胞就可复制出健康的心、肝等器官。

  其次是创能、蓄能领域。风靡一时的特斯拉电动汽车,电池是由松下提供的,松下还与特斯拉合资在北美建设一座生产电动汽车电池的超级工厂;松下、三菱等还在研发氢燃料电池,今后一旦石油供应不足,日本的创能、蓄能技术将在全世界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三菱电机发明了可涂沫式电池,将一种新材料涂到墙上,墙就可发电,涂到汽车上,汽车就可以发电,那么今后人身上穿的衣服也可以发电,多余的电可以并入电网。

  机器人也是日本着力打造的新兴领域。安川电机原来是马达、发动机的生产商,现在已成为全球四大机器人企业之一。据陈言介绍,安川已经发明了一种可穿在身上的服务机器人,比如,原来一个人只能抱起30~40公斤的东西,穿上后就可以有70~80公斤的抱力,能够轻易地搬抬家中的老人;登山腿不够力,脚穿上这种设备,机器人就会帮助你登山。

  日本公司已从家电业摆脱出来,特别在医疗、能源、机器人领域实现突破,为下一步的盈利打下基础。

  “日本,仍然有创新力。”日本企业研究专家陈言分析:

  一是日本已经完成资本积累;

  二是有学术积累,日本发现了问题,找全世界的高手来帮忙解决;

  三是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的积累。

  电子业:为“创造未来”而投资

  虽然日本电子企业在B2C市场衰退,但如果以为日本企业已经失去了竞争力,那是错觉。

  日立、东芝是较早向B2B(商用)领域转型的日本电子巨头,它们向智能电网、电梯等基础设备等领域转型,业绩平稳增长。松下近年从B2C向B2B转型的力度也很大,已经扭亏为盈。去年,松下的汽车电子、住宅相关业务成长迅速,家电业务的收入贡献只占23%。

  如今,日本企业依然在核心零部件、上游化学材料方面保持优势。夏普、JDI(Japan DISplay)的液晶面板,松下的锂离子电池,索尼的摄像头,旭硝子的面板玻璃……许多明星零配件,隐藏在智能手机、超大屏幕电视、平板电脑、电动汽车等产品里。

  中国制造商多数采购日本高端零部件,产品线涵盖范围广泛,从显示屏到WiFi模块,再到微小的储能电容陶瓷等不一而足。拿中兴来说,该品牌部分手机的显示屏购自日本夏普,镜头组件则交由索尼生产。

  比起苹果或者三星,中国智能手机中使用的日本零部件更多。

  靠核心零部件赚钱“保留火种”后,下一步日本电子业将为“创造未来”而投资。

  为了扩大汽车电池和能源业务,松下2014财年(截至2015年3月31日)将投资1090亿日元,包括在北美与特斯拉合建电动汽车电池的超级工厂,第一批产品预计在2017年下线。

  索尼宣布将投资350亿日元,提升积层型CMOS影像传感器产能,将索尼的影像传感器生产能力由目前每月60000片晶元提升至68000片晶元,增强对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的部件供给。10月,索尼又推出用于车载摄像头的影像传感器,将积极拓展车载市场,新产品计划于2015年12月量产。

  避开终端市场竞争激烈的“红海”,扩展上游高附加值核心部件的“蓝海”,日本电子业正在从亏损的泥潭中抽脱出来,积累资本为未来而投资。按松下的中期规划,2015财年(截至2016年3月31日)运营利润率要达到5%,经营现金流要达到6000亿日元,之后可以为未来进行大力的投资。

  技术储备已经在推进。松下电器社长津贺一宏称,为了解决环境问题,预计各国在氢气、水、空气三个领域的投资,到2030年达到100兆日元的规模,松下已展开相关课题。第一个是氢能源利用技术,“现在,安全并且高效的氢气贮存、释放器件的开发正在进行。如果能够实现,氢能源将用作汽车燃料,这会有助于加速普及所谓的‘终极环保型汽车’”。

  第二个是跟安全饮用水生产相关的技术。现在正在开发的是将地下水的有害物质用太阳光净化的技术。一旦实现,将能够降低安全饮用水的生产成本。第三个是有关柴油机废气净化的技术。柴油汽车传统的净化触媒需要使用贵金属,而松下开发了不用贵金属的新触媒,新触媒既成本低,又有效削减PM2.5。

  除了向B2B领域转型,日本电子企业的文化正从封闭走向开放、合作。从夏普引入三星、鸿海、高通的战略投资,到松下与特斯拉合作,再到索尼音乐也向苹果iTune平台开放。松下将于2015年废除员工序列制,而夏普也在改革激励机制,激活“百岁”的机体。

  机器人应用:从产业到服务

  日本在机器人领域的领先,是通过几十年的研发积累下来的

  日本的机器人也越来越多地活跃在中国工厂的生产线上。据了解,日本在全球产业机器人市场中所占份额已经超过50%。

  如今,日本机器人产业已从工业机器人,向服务机器人扩展,以适应老龄化社会的需求。同时,积极扩张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市场,把握制造业升级的机会。

  日本安川电机是全球四大机器人企业之一。主要机器人产品包括焊接、点焊、喷涂、组装等各种工业机器人,尤其在汽车、电机和半导体相关行业。安川拥有机器人伺服器等核心技术,2013财年的累计出货量达29万台。

  除了日本总部,安川还在泰国曼谷、中国成都设立了海外中心,提供本土化服务。除了工业机器人,安川电机还在发展用于医院等领域的服务机器人,并从日本扩展到欧美市场。

  当前,日本1.27亿人口中,每4个人就有1个是65岁以上老人。养老看护需求迅速扩大。在这种严重老龄化的情况下,仅靠人力完成看护工作既不可能亦不经济。为此,日本打算将机器人技术广泛应用于养老,一方面解决市场需求,另一方面培育先进的家用机器人产业。

  例如,运用机械外骨骼技术,可以研发出病人和老年人“穿戴”的机械外衣,用以辅助病人和虚弱老人行走活动;运用人工智能和动力设备改造老人常用的购物小车,可以使购物车能够自行伴随老人活动,甚至辅助老人行走;家中的看护机器人还可以通过视频监控、智能识别和分析系统,判断出老人是否跌倒摔伤或突犯疾病,并且立即通知医护人员。

  要实现这些功能,不仅需要先进的技术,还需要大量医疗看护经验和数据的积累。

  同时,这期间研发的技术除了用于家庭,也同样可以用于产业机器人甚至其他方面。例如,机械组成的“外骨骼”不仅可以帮助虚弱的老年人恢复活动能力,也可以成为打造“未来战士”、使士兵力量倍增的工具;而对人体行动的识别、判断和分析,则显然具有广泛的产业和军事潜力。

  日本原本在机器人领域就有较好的产业基础,根据日本政府统计,截至2011年,日本的产业机器人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在50%~57%之间(根据不同计算标准有所区别)。目前,家用机器人尚未形成有效的国际市场,但随着技术进步,消费级的机器人总有一天会走入人们家庭。届时,日本在此领域的先发投入,就有望带来超额回报。

关键词阅读:机械组成 汤川秀树 朝永振一郎 野口英世 利根川进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