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产通向高净值人群的财富大门正在缓慢关闭

1评论 2017-03-21 07:31:50 来源:华夏资本联盟 “真雄安”即将诞生(名单)

 

  中国社会阶层向上的流动最便捷通道,如今就是房产,尤其是京沪深的房产。而现在,不动产这扇沉重的财富大门正在缓慢的、确凿无疑地关闭。一个家族从中产的泥潭中迅速挣脱并迈向高净值人群的快捷通道就如此轻易地被错过,这意味着你的家庭和后代,未来将付出比现在大得多的代价来一步步攀登社会的阶梯。

  北京房价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大家的集体情绪被北京高烧的房价点燃,感伤、怀旧的词汇如同野火一样在朋友圈蔓延。

  那些非北京土著们,抱怨自己被高房价逼得离开了北京,临走时还带走了情怀——自己来北京时盖的那条痕迹斑斑的毛巾被。有房子的北京土著,则在他们价值近千万的水泥隔间里开始怀念那些被高房价逼走的昔日朋友,怀念十年前大家一起街边撸串喝啤酒的岁月。

  但含泪怀念半天,终究于事无补。临走时憋出一句话:北京啊,你怎么如今变得那么不友善。当年的你房价才八千一平,地铁还没有分段计费,搭计程车还不用跟人打架,年轻人聊天还能聊几句理想,而不像现在,所有的话题无非都归结到一点:买房了吗?你听听这多俗气。

  此类文艺青年式的感叹虽流行,却并不能掩盖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即使你们曾经是打成一片的同事,但前些年已经在京沪深盘下一套乃至数套房的人,与那些早年没有置业、活得净剩理想的人相比,两者在未来将不再会处于同一个社会阶层。

  是的,十年前你们一起街头撸串,今天你们假装共同怀念这段岁月,但从现在算起的十年之后,你们或许连假装聊天共同的话题都找不到。财富的差距,会活生生剥离你们,让你们存在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一切都是不动产造成的。不动产在中国人的资产配置表中,占据了过于沉重的分量。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建议说个人资产的分配比例最好是学习美国富人阶层,不动产和其他资产(股票基金保险等等)的比例为1比4,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完全颠倒过来,不动产和其他资产的价值比例是4比1。但当我写下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我深知,想要中国人的资产分配比例合理化,几乎是不可能的。

  北上深这些城市,有几个人能做到不动产和其他资产分布为1比4?即使是有这样的人,他高过不动产价值约3倍的其他类型资产,十有八九也是靠变卖不动产得来的。说到底,从某种角度看,中国的所有资产都是不动产,区别在于,一种是批发的,另一种是散装零售的不动产。

  国内某高校曾经详细统计过中国家庭的平均资产配置表,他们发现在中国的东部发达地区城市,一个普通家庭的资产类别中,金融资产只占到平均10.3%,而实物资产占据了高达89.7%的比值。实物资产当中,除了家用汽车等等工具占据一部分比例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属于房地产

  请注意,这个数据已经远远背离了上一段说到的1:4的比例,而几乎倒过来成了9:1的数据

  这种反常的比例让我们得以认清一个现实:所谓的经济发达地区,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普通有产者,无非是在用自己手中的现金、股票、债券等金融资产来支撑着肩上扛着的庞大的不动产。

  就像一个脑袋巨大但四肢细小的人在直立行走,这条财富之路实际上会走得格外费力、艰辛,一不小心就会来个倒栽葱

  在投资领域有两个经典的失败画面,第一是投资步子迈大了,容易扯到蛋;第二是头太大了,根本迈不开投资的步子。沉重的房价,实际上是限制了人们财富的步伐和投资的多样性。当然,如果你有实力将京沪深的不动产变现为金融资产,进行金融性投资,那么你的资产配置表的牌面会更加健康。但是这样做的前提是你必须在京沪深有两套以上的不动产,至少变现其中一套,以实现总资产的平衡。

  结果,我们最后还是说回了房产,真是种讽刺。

  你或许有疑问,当持有多套不动产时,为什么一定要变现房产?这又和人们财富的阶层有什么关系?

  道理很简单,房地产这种资产类型根本不值得过多持有。

  无论中外,社会上的高净值人群持有的主要资产其实都不是房地产。房地产,主要是给土豪和穷人玩的,开发商都是做一锤子买卖,真正赚钱的,并不是房产而是房产背后的金融游戏。

  高净值人士的资产配置是什么格局呢?实际上,除非是李兆基这类从事房地产的实业家,否则一个真正有钱人的资产配置取向应该是类似于国外的财富基金的资产配置。例如挪威主权基金拥有全球股票市值的1%,规模超过9000亿美金,其中股权类资产占比60%;固定收益类资产占比35%,物业占比只有5%。这个比例其实与美国等地的顶级富豪的资产配置非常类似。

  据统计,美国净资产500到2500万美金的人,不动产投资只占总资产的7%,净资产2500万美金以上的人投资不动产金额略高,但也只有10%的比例左右。将不动产控制在较低的配置比例,其实是对个人财富而言最安全、收益最高的比例。

  当然,中国也并非不存在资产配置比例合理的人群。

  有两类人的资产配置是“合理”的,即最穷的人和最富的人。前者是因为根本买不起房,后者因为房产而变现了大量的资产净值,经过投资组合的调整从而实现了资产配置合理化。最惨的是处于中间阶层的房奴,不上不下,深受不动产占资产比过重之害,是谓集体将过多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其金融风险不言而喻,他们为房价感到焦虑也是很自然的。

  这足以解释,为什么我们老是热衷于谈房价这个问题。

  其实不是因为中国人天生喜欢讨论房子,而是因为不动产在实在是在普通人的资产配置表中占比畸高。这一部分资产的涨跌,直接决定着你的资产总价值,以及你的个人信用乃至社会阶层。能不紧张吗

  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高净值人士(资产过亿的人)资产配置趋势,在2015年以前,大部分高净值人士是以存款、不动产和保险为最主要的三种投资。但现在,情况有所变化,中国的高净值人士愈加“接轨国际”,资产结构正在越来越合理化。不动产在他们总资产占比中越来越小,海外基金、股票和保险的比重愈来愈增大。

  然而,这一部分投资的钱,实际上也是他们变现国内不动产而获得的。事实上,去年一个财富机构做的统计显示,中国高净值人士中有45%计划进一步减少不动产配置,卖出房产。

  为高净值人士接盘的,其实就是现在京沪深苦逼供房的中产。是的,富人在卖,中产在买,穷人在骂。这就是中国房产与财富格局的真实写照。

  为什么中产们不大声骂出来呢?为什么在京沪深持有一套以上房产的中产现在开始选择集体抒情了呢?这是因为中产的出身其实最早也是无产,他们暂时还没忘记当年一道的穷哥们,虽然现在自己置业有产了,但依然压力山大,有产的同时也过得确实有点惨。

  在穷人大骂房价的时候,中产势必也要发出点声音摆出姿态,作为某种回应。过上“小确幸”生活的中产们目前也只能是用“小清新”的抒情套路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中产式的苦逼抒情,源于他们深知,高净值人群之所以成为高净值人群,依赖的路径是什么。那个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他们从前人手里接过来的楼盘,如今薪火相传,似乎有望在自己手里大幅增值。

  之后的套路,就是复制高净值人群的路径,抛出房产变现,重新配置资产结构,实现真正的“财富自由”,不再像过去那样拥有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头重脚轻”式资产配置。这一切,都源于房价,而改变这一切的办法,恰恰也只能靠房价。

  中国社会阶层向上的流动最便捷通道,如今就是房产,尤其是京沪深的房产。

  所谓中产,无非只是一个空壳,人生驿站的一个过路站。中产们个个的眼里都盯着财富金字塔的顶端,期望通过令他们又爱又恨的不动产实现阶层提升,通过财富置换,实现社会阶层的置换。

  这个过程伴随着多年来房地产泡沫的扩大以及房产的击鼓传花游戏不断往前滚动。推动不动产的轮子向前滚的力量,根本不是刚需,而是每个中产心中永不停歇的财富之梦和社会阶层之梦。

  而现在,不动产这扇沉重的财富大门正在缓慢的、确凿无疑地关闭。这个关门的动作还会持续多久?五年、十年,还是只有五个月?没有人说得清楚。但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前些年没有在京沪深买房的人,都欠你的丈母娘一个道歉。一个家族从中产的泥潭中迅速挣脱并迈向高净值人群的快捷通道就如此轻易地被错过,这意味着你的家庭和后代,未来将付出比现在大得多的代价来一步步攀登社会的阶梯。

关键词阅读:净值人士 不动产 中国房产 资产配置 股票基金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