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困局:信托利弊之辩

2015-04-21 07:25:00 来源:《财富管理》

  继上篇,本文将进一步阐述家族传承最常见的“酌情信托”以及一系列有代表性的经典信托案例,探讨在实践中进行传承的安排和筹划所需关注的事项。

  笔者在帮助客户进行财富管理和传承的法律筹划时,注意到不少客户都有这样的隐忧,即一旦自己的孩子了解到未来可能继承巨额资产,而这样的资产权益又和自身努力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便会担心孩子可能因此丧失进取心,甚至走上歧路,对于健康成长不利。尤其当孩子尚未成人,还未经历社会的实践和考验,这个问题可能更具代表性和普遍性。

  因此,简单地通过一份遗嘱来进行传承的安排,似乎难以解决创富一代家长在这方面的顾虑。而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富有家庭进行传承和接班安排,经常采用多种工具,尤其是酌情信托。

  酌情信托 —— 灵活的设计方案

  遗嘱的性质决定,即使在遗嘱中规定一些继承的条件,甚至配以“家族宪法”,在法律操作层面上,仍然难以达到在传承中为二代设置“有条件享受权益”的目的,因为一旦遗嘱或者遗赠生效,所有权发生移转,要撤回已经生效的所有权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个问题当然不是中国富有家族所独有。针对这样的情况,在欧美、香港的家族资产保障、税务筹划和传承安排中,酌情信托(Discretionary Trust,也称全权信托)就被广为使用。

  所谓酌情信托,主要是指根据信托的创设人(Settlor,也可以称为“委托人”)意志,信托的受托人(信托公司)得到授权,有权酌情决定如何给各个受益人分配家族信托的收益,包括决定谁可以成为受益人、每个受益人可以分得多少收益、进行收益分配的时间以及分配什么资产等重要权利。也就是说,信托中的受益人及受益人能够从信托中获得的权益并不确定。如此看来,受托人的权力似乎非常之大。

  其实,信托的委托人在设立信托之时,可以对受托人的权利作出限制,通过信托的条款约定受益人选择范围、信托资产管理方式、分配方式,也可以通过“意愿函”(Letter of Wishes)对于如何确定受益人、分配的时间和分配的多少作出大致的约定作为指导意见,供信托人参考,还可以通过增设“保护人”的角色来规制受托人的权力。该信托同时也可佐以家族宪法,对于二代、三代及后代的成长和发展都设以一定的目标和规范,信托的受益权将仰赖该家族成员对于家族宪法的遵守情况。

  酌情信托的设计方案之所以受到青睐,主要在于灵活度高。富豪身故以后,虽然无法再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对信托方案进行调整,但有了酌情信托,受托人可以对信托的受益安排进行调整。例如,对于家族中年纪相对较小或存在挥霍浪费倾向、身染赌博等恶习的成员,无论是出于对其健康成长的考虑,还是为了保护家族资产不被肆意破坏,通过设置酌情信托,就可以防止其在信托下的受益权被“固化”而发生流失,信托条款甚至允许受托人基于该家族成员的不当行为减少、限制乃至剥夺其受益权。

  另外,倘若富豪仍然在世,如果已经将大部分资产赠与了下一代,就可能担心下一代在掌握家产之后对老人不孝,如果资产放置在酌情信托的项下,老人只要健在,随时可以指示受托人调整受益人安排,打消这一顾虑。

关键词阅读:债权人撤销权 信托财产 信托契约 信托制度 梅艳芳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