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风险的本身就是风险

1评论 2013-10-15 07:29:00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游资亲授打板神技

  隔离风险的本身就是风险

  目前,国内所有的家族办公室能够为富人们做的传承服务都是围绕金融资产展开。

  除去以招商银行为代表的私人银行之外,信托公司也在尝试推出家族信托。甚至在招商银行之前,平安信托已经推出一款家族信托。不过,业内对此存有争 议,认为其本质依然是一款自益信托,不具备真正传承的作用。另外还有第三方独立机构如诺亚财富,其旗下的歌斐资产管理团队也试图通过期限配置和产品组合的 方式,为富豪们提供足以传承数十年的理财产品。与银行、信托等机构相比,诺亚财富因为不受分业经营的限制,在工具的选择上有更大的灵活性。

  但是,这远远不足以帮助家族企业实现真正的传承。据统计,国内富豪个人财富的70%都集中在房地产上面。而家族企业的传承,则涉及到企业股权的变更。

  “目前碰到的问题和障碍不是不能做,而是成本太高。”杨诚信告诉本刊。归根结底,家族信托的“草根”命运,是在于国内法律与税费制度的不完善。

  最直接的就是税费问题。以房产为例,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薄谷开来购买枫丹·圣乔治别墅的设计方案在国内并不适用。在境外,出于合法节税和信托设计的需要,往往先成立一个平台公司,将房产登记至公司名下。其余运作都以这家公司的名义进行,包括把公司的股权注入到信托之中。

  首先,在中国内地的房屋产权变更一律视为交易,所以将会增加一重税费成本。其次,在持有环节,以企业法人的名义持有房产的税费要高于个人,并以每年1.25%的比例递增。

  招商银行家族办公室团队一直想突破这一点。但只要税费这么高,他们并不抱有太大的期望。

  不过上海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一位陆姓私人银行投资顾问告诉本刊,目前在北京、上海地区已经有机构在做类似的结构设计。“这更像是拿客户做试验,规模不大。”

  与此同时,中国内地的遗产税的征收比例还是一个未知数。在境外,早期遗产税大概40到50个百分点,但是在近十年的时间,香港、新加坡等地已经降到10个百分点甚至零。这将对国内遗产税税率的制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一切都使得内地家族信托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如果说税费的问题,还仅仅是成本与收益之间的一种权衡。那么,国内政策法律环境的不确定性,则需要多方的博弈。境内家族信托的根本挑战在于,它是否真的能够对中国富豪们的财富起到保护作用。

  在陆看来,在中国内地对私人财产的保护是不够的。在所有权与收益权的分离关系上,中国内地存在一定的法理上的冲突。而且,国内的私权弱于公权,也许有一天,因为某种理由,私人财富就会被收走。这并非不可能,这也是企业家们最担心的、争议最多的话题之一。

  以债权纠纷为例。当委托人设立家族信托之后,企业若因经营不善而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在正常情况下家族信托已经隔离出来的资产不在清偿资产之列。 但由于中国内地目前并没有相关的细则,此前也没有类似的案例,那么对于已经设立的家族信托资产的有效性的判定,是由法院进行裁决的。

  但在中国内地,影响法院判决的因素非常多。

  杨诚信也认为在中国内地设立家族信托也并不意味着风险的解除。“这一点我们也会告诉客户。由于之前没有人做过,而且每个地方的判例也是不一样的。”

  不过,共识在于“做总比不做要好”。首先,复杂的家族信托设计有利于延长诉讼时间,这对任何一个客户来讲,都是一个保护的效果。其次,家族信托还能 起到身份升级的作用。当纠纷发生的时候,家族信托的主体并非是自然人,而是作为受托人的信托公司。对于控辩双方而言,信托公司的资质与法人资格,将会大大 提升诉讼成本,进而对信托财产起到保护的作用。

  无论如何,“民事信托商业实践是领先于法律的。英美法系原来就是这样的,行为发生后,如果引致纠纷,那么后续就会形成案例。中国目前虽然没有,但在 几个案例判了以后,大家就形成了一定的预期,也就不必无所适从。而且,我认为中国的知识精英们都是有产者,他们很可能会朝着一致的方向走,推动包括《物权 法》在内的法律环境的进步。”陆姓私人银行顾问相当乐观,他认为私人财产权应该会越来越受到保护,所以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做的。

  的确如此。招商银行在跟很多法律专家沟通的时候,他们都持支持的态度。值得一提的是,当团队介绍完相关风险之后,第一单客户非常爽快地表示,“没有先例也没关系,那就让我来做第一个。”杨诚信回忆。

  与业务本身相比,人才依旧是这个领域里最难解决的问题。此前,在国内没有人做过这个事情,大多数业务都是在摸索中进行。以招商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为 例,负责家族信托业务的人员全部有在境外操作的经验。除去自己的团队之外,在过去几年,招商银行还尝试与外部专业人士建立长久合作。目前,招商银行已经与 一些知名律所、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就境内和境外业务签署合作协议。

  在私人银行领域,境内机构的历史还不足7年。与之相比,境外如汇丰、瑞银(UBS)等百年机构堪称“巨兽”。去年10月份,瑞银更是宣布关闭投行部 门,专注于私人银行业务。Scorpio Partnership咨询公司数据则进一步显示,全球最大的5家私人银行已经垄断全行业资产的一半。其中,瑞银和花旗,在亚洲管理的资产就已经超过 2000亿美元。

  由于境外家族信托在股权和房产方面不会像中国内地这样诸多限制,所以很多知名家族如张茵吴亚军等等,在海外上市之前,她们分别通过The Northern Trust Company of Delaware(北方信托)和汇丰国际信托帮助完成家族信托的设立。甚至在IPO阶段,设立家族信托已经成为一项必要的流程,投行会要求这些家族把未来 的控股权都限制好。如果在上市之前实际控制人的婚姻出现问题,IPO将受到影响而中止。

  而在中国内地,因为受政策和法律方面的限制,国外私人银行巨头展不开手脚,中国富豪留在内地的资产几乎是一片处女地。这个蛋糕实在太大,即便问题重 重,但国内商业银行都在关注这块业务。因为客户一旦决定通过一家银行设立家族信托,就意味着他在未来几十年时间内不可能离开这家银行。

  (邓如为化名)

关键词阅读:理财产品 自益信托 商事信托 信托财产 信托计划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安信信托两年连亏或被ST 风控能力成众矢之的

2020-02-27 15:44:45来源:中国经济网

论一个信托经理的基本素养

2020-02-27 16:31:25来源:温和的强硬派

疫情对信托公司资本市场配置的影响

2020-02-27 16:19:50来源:中诚信托诚财富

慈善信托助力防疫有五大优势

2020-02-26 11:32:48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