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信托成为县城找钱救命稻草:找不到危险 找得到也危险

2012年09月17日 10:0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字体:

  在前两年银根放松与城市建设狂潮中,全国的县城正次第变成大工地,却兜头遇上监管泼下的冷水,融资渠道全面收紧。

  当银根在极松和极紧之间摇摆,县级融资平台就是其中那个最危险的秋千。

  捉襟见肘的县级政府,正在纷纷抓住信托这根稻草。

  赵保军是安徽一家县级地方融资平台的一把手。过去半年,他所在的县城投公司,通过安徽国元信托募资1.6亿元。

  这笔两年期的信托融资成本极高,年利率为12%,接近贷款基准利率的2倍。而且,对一个净资产约30亿、负债三十多亿的平台公司来说,这点融资实属杯水车薪。但赵保军说,“我们别无选择。”

  在中国的城市经济序列中,县是最基本的单元。作为经济建设的“底盘”,全国两千多个县正次第进入城市发展的一轮热潮,却在基建锣声正密时兜头赶上监管泼下的冷水,融资渠道全面收紧。

  没有关死的渠道所剩无几,而信托正是“矮子中的将军”,也因此突然受到青睐。

  信托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因为可以横跨实业、信贷、股票等各种市场,具有银行、证券无法比拟的灵活性,在中国自萌芽之日就承担着金融创新的功能,但也因被地方政府作为融资工具大加使用而引发过大整顿,此后发展缓慢,直到最近五六年才迎来重新繁荣。

  但信托正在卷土重来。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截至2012年9月12日,仅安徽国元信托一家2012年就已发行45个区县级平台公司信托项目,占所有集合信托项目近六成,而2011年这一比例仅为三成。

  2011年全国信托业务收入前两位的中融信托、中信信托也纷纷转向这一新领域。

  截至2012年8月,中融信托2012年新成立的集合信托中,区县级平台公司占据半壁江山。在中信信托2011年发行的102只集合信托项目中,区县级融资平台仅有一只,而2012年这一比例已飙升至两成。

  “尽管信托这个管道并不好,但对一些县级的平台来说,信托现在几乎是唯一的通道。”国元证券一位内部人士说。

  “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

  “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赵保军说,“对我们县级平台的政策已经近两年没有松动了,资金能调的基本上都调过了。”

  2009年前后,伴随“四万亿”投放,举国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基础设施建设“大跃进”。

  银根宽松。赵保军所在的县级平台公司几乎从未为筹钱发过愁,从商业银行贷款“一个星期就可以放出来”。

  但一场尖锐的社会讨论由此引发,监管层心生警惕,展开对地方债务的摸底和清查。

  2010年7月,银监会下发244号“特急文件”,要求清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

  监管随后层层加码。2011年,全国一万多家平台公司被银监会列入一份“名单”。2012年6月下发的191号文规定,对于到期平台贷,一律不得展期或以各种方式借新还旧,仅可对公路和保障性住房新增贷款。而名单系统之外的平台公司则直接被剥夺获得贷款的资格。

  2012年,银监会又下发12号文,要求各银行在原有“名单制”的基础上,对融资平台按照“支持类、维持类和压缩类”进行信贷分类。

  大多数县级融资平台的贷款,归属上述名单中的“压缩类”。这意味着,严控之下,县级平台的商业银行融资渠道冻结。

  事实上,从2010年8月开始,赵保军所在的这家县级城投就开始被商业银行陆续收贷,工农中建、徽商银行,无一例外。

  另一个渠道——城投债,也被发改委严控。

  其设置的“21111”规则将绝大部分县级城投挡在了门外——每个省会城市最多有2家融资平台申请发债;地级市允许1家;直辖市申报城投项目没有限制,但所属任一区仅可同时申报1家;国家级开发区、保税区、百强县,可以各单独申报1家,不占用市级名额。

  那些非百强县的两千多个县,便只能与市级平台公司争夺发债名额。毫无疑问,县级城投落于下风。

  而对资质要求更高的平台类短融、中期票据,更无县级平台的立身之地——公开数据显示,从2012年年初至8月,所有的短融中票均为地级市及以上级别平台公司发行。

  安徽省黄山市一家区级平台公司,曾尝试打破城投平台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的限制。

  尽管券商投行很感兴趣,但上交所给出的口头答复是,“虽然法律法规不禁止,但是不合适”。

  而2012年8月6日由国家开发银行主承销的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40亿元城投类私募债,被外界解读为城投类私募债“破冰”。

  “这种债,对于整体规模有比较高的门槛。很多中小融资平台只能看看,没有什么动作可以做。”一位常做城投公司业务的律师说。

  “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赵保军说,“对我们县级平台的政策已经近两年没有松动了,资金能调的基本上都调过了。”

信托成为县城找钱救命稻草:找不到危险 找得到也危险

信托产品的购买门槛为100万元,因此主要面向高净值人群和机构。通过这一渠道,大量资金被引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CFP/图)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于信托计划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