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1.6亿资金遭偷梁换柱 监管调查中泰信托中润博达计划

2010年10月14日 03:1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10月12日下午2时,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三法庭。

  原告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泰信托”)诉中润博达国际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被告一,下称“中润博达”)和北京鑫旺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告二,下称“鑫旺盛”)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正式于此间开庭审理。

  随着庭审的推进,根据控辩双方的陈述,这起数额高达1.6亿元的借款纠纷案的来龙去脉亦被渐渐还原。

  今年3月24日,中泰信托对外发布了《关于“中润博达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中润博达计划”)成立的通知》。《上海证券报》记者获得的该通知显示,中润博达计划自3月12日起发行,到3月24日发行结束,共有委托人共13个,自然人5个,信托金额2700万元,机构委托人8个,信托金额1.33亿元。信托资金总额为人民币1.6亿元。

  按照中润博达计划信托合同,该信托资金用于向中润博达发放贷款,而鑫旺盛则以其名下的北京市密云鼓楼大街26号——西单商城——作为抵押物提供抵押担保;另外,双方约定的还款方式为到期还本,按季付息。

  然而,截至10月12日,距离中润博达计划成立结束已然过去整整6个月又18天,望穿秋水的投资者却依然没能收到此前两个季度的借款利息。

  更有甚者,原告中泰信托在没能如约收到首个季度的利息,三番五次地追要中润博达支付相应利息之后,发现连及时收回本金都成奢望,于是在7月26日一纸诉状将两被告告上法庭,要求偿还本息,并承担相关费用。

  而根据本报记者深入调查,由于中润博达在此前进行了盲目的股权收购,现在可能已陷入了泥潭之中,尽管“拥有资产,但由于其变现能力较差,导致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能否及时还款成为问题。

  1.6亿去向成疑

  其实,早在6月23日,中泰信托就已经发现这笔借款可能存在瑕疵,而这一天就是信托合同中规定的借款方支付首个季度利息的日子,但中润博达却爽约了。

  随后,在中泰信托多次追讨的情况下,中润博达于7月1日向原告发出了延期支付利息的说明,申请延期至7月10日支付利息;但至该日,中润博达却再次食言,并于7月13日二度向原告提出在7月25日前支付利息的申请,并三度“撕毁”约定。

  除此之外,中泰信托还发现,中润博达并未能按照正常用途使用所借入的1.6亿巨款。

  根据原告代理律师高朋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主任律师谢向阳在法庭上陈述,按中润博达计划信托合同,中泰信托向中润博达发放的贷款规定的用途是,添作后者购销煤炭时的流动资金。

  但中润博达在收到贷款之后,却将部分资金挪为他用。例如,将其中约5000万元款项支付给了另一家公司,而且“无法确认其用于正常用途的煤炭购销,这无疑构成了严重的违约”。

  针对以上两点,原告中泰信托在法庭上提出了两大诉讼请求:首先,要求判定被告一归还本金1.6亿元,并支付截至2010年7月26日的逾期利息和罚息共计人民币约806.8万元,支付7月26日至实际偿还日之间产生的一切相关利息;其次,要求判定两被告承担原告为实现债权所产生的诉讼费、保全费,以及律师费等全部费用。

  对于中泰信托提出的诉讼请求,中润博达代理律师北京市国纲华辰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建新表示,除了原告方罚息的计算方法因不公平而存在异议之外,其余均表示认可。

  据本报记者获悉的情况,在本次借款合同纠纷案中,中润博达披露的信息与实际情况可能存在背离,这可能使中润博达计划的投资人和中泰信托因此蒙受较大风险。

  谁是中润博达?

  那么,中润博达究竟何方神圣,不仅敢偷梁换柱地改变巨额借款的用途,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延期支付借款利息?

  本报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获得的中润博达工商资料显示,注册地位于北京海淀区的此间公司成立于2005年1月13日,法定代表人为国金双,注册资本518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技术进出口;货物进出口;代理进出口;销售管道产品及配件、自行开发后的产品;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培训、技术服务;矿产能源勘测技术开发。让人费解的是,其注释中提到,知识产权出资就已经达到了5180万元。

  而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在“中润博达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说明书”中描述的中润博达却是另一番形象:中润博达是一家以石油技术开发及应用为主的技术产业型企业;并收购了大秦铁路(601006)唯一的进京路线,从事煤炭储运及销售业务;目前中润博达以能源产业为主业,企业总资产达8.1亿。

  然而,对于这一描述,知情人士透露,中润博达并没有在该信托计划发行时实现收购“大秦铁路唯一进京路线”,该处实际为大秦铁路一个已经关闭的卸煤站。此外,中润博达直到今年6月9日才完成了所谓收购的另一家公司——北京嘉宝田煤炭物流有限公司——的工商变更。

  本报记者手头一份资料认为,中润博达此番收购可能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收购过程中可能存在诈骗行为,转股协议中的两个股东的公章和签字均属伪造,而目前被伪造签章的股东已向工商部门和公安机关报案,且两部门都已开始案件侦查;二是被收购的公司已停业长达五六年之久,债权债务关系极其复杂。“据此判断,中润博达极有可能在收购前没有经过必要的尽职调查和详细规划,进行了盲目收购”。

  此外,相关人士亦对12日缺席庭审的第二被告鑫旺盛为何要以名下房产为中润博达提供担保提出质疑。对此,周建新给出的解释是,“两家公司的老板颇为稔熟,是私人关系使然”。

  评审会成摆设?

  显然,种种迹象表明,中润博达的企业诚信以及资金链极有可能存在相当大的问题,但针对这家“问题企业”,中泰信托的这个信托计划究竟如何通过公司严格的评审会?

  “针对这个项目,公司有过两次评审会,而且公司评审会的7-8名成员高管均列席了,我也在其中,第一次讨论无果而散,二度‘上会’才最终通过,当时也确实存在不同意见。”一中泰信托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实际上,评审时,各方分歧比较大的是对几个风险点的关注,比如资金的用途、还款的来源,而由于是贷款计划,所以受关注的还有贷款主体的资格问题。

  “例如,当时风险部、合规部和法律部已经意识到了中润博达所收购的公司已停业五六年这一问题了,但决策层和评审会可能忽略了正常的分析。但时至今日,很多事情已经无法说清。”该高管对此亦感遗憾。

  而从事后来看,恰恰是这些风险点被一一引爆,从而导致了贷款收回发生了阻梗。

  根据本报记者了解,上海银监局也已经几次流露出对中泰信托的此款信托计划的担忧,并为此向中泰信托进行了了解。

  “现在(我们的)压力确实比较大,这不仅来自监管层,而且也来自投资者,毕竟我们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10月12日,中泰信托代理律师谢向阳直言。

  而在12日庭审之后,经过法院调解,中润博达代理律师周建新表示:“回头,我们将制定一份详细的还款计划,并且近日就会提交,以征求原告的意见。”

  “如果原告不同意,或者被告再度反悔,那么法院就将强制执行判决。”法院方在庭审后称。

  尽管如此,由于中润博达数次出尔反尔在前,而且其现金流存在紧绷状况,因此中泰信托能否顺利及时如数收回本息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虽然这笔贷款出现了差池,但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大的不良后果,客户的本金和收益肯定是有保证的,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控制了作为担保的房产西单商城,这块商务楼的市场价值肯定要远远超过这笔贷款的本息价值。”中泰信托投行总部市场副总监、信托计划负责人汪怡坦言,“不管是拍卖那些作为担保的商场,或者是中润博达自己把钱还了,事情总会解决的,最坏的结果就是把担保的商场拍卖进行偿还。”

  而前述中泰信托的高管亦向记者表示:“发生这样的事情,但目前倒没有影响中泰信托发行新的计划。”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