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收藏 只为自己

2008年06月21日 02:3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吕宁

  半路出家,却因无意买卖套现而获得别样的乐趣。收藏国画十余年的叶金荣,在笔墨中寻找书画与其共通的气质,领悟画里乾坤

  不必邀三五好友一起揣摩画意、探讨笔法,也无需向任何人炫耀他的藏品如今价值几何。对他来说,收藏最大的乐趣就在于与画共处的那片刻宁静,无关金钱,也无关其他人

  收藏国画十几年,律师叶金荣始终说自己不懂画,但他收藏的方式却比许多懂画的人更加纯粹。

  十几年来,叶金荣一有闲钱就会到画廊、拍卖行去逛逛,买几幅国画回家,从不转手卖出。如今他的战利品统统摆放在家中一间十几平方米大的房间里。房间四周挂满各种近现代山水、花鸟和人物画,角落上的樟木大柜里还藏有两三百幅画卷,定期替换着墙上的“展品”。

  然而这个“展厅”的观众往往只有叶金荣一人。每每工作得闲,叶金荣便会一个人来到他的藏画室,席地而坐,静静地欣赏。不必邀三五好友一起揣摩画意、探讨笔法,也无需向任何人炫耀他的藏品如今价值几何。对他来说,收藏最大的乐趣就在于与画共处的那片刻宁静,无关金钱,也无关其他人。

  选画重在功力

  叶金荣一向不喜欢跟风。他在上海做房产律师20多年,却在房地产最热的那几年迷上了书画。当时他住的华东政法大学宿舍大院里,恰巧有一位书法家洪丕谟。

  洪丕谟时任华东政法大学古籍整理研究副教授,但他在其他领域的名声远远盖过了副教授的头衔,是个出了名的“杂家”。他自幼酷爱书法文学,中医出身却弃医从文改修法律,后又因丧妻之痛接触佛教。每个领域他都有所建树,生前共编著出版了122本著作,涉及书画、诗词、佛道、法律、医学、民俗、术数、养生、美食、旅游等诸多领域。

  叶金荣听闻洪丕谟书画鉴定方面的造诣,便常常登门拜访,参观洪老的书画藏品,听他讲解鉴赏之道。后来自己也渐渐萌生了收藏的念头。

  当时的书画市场和今天的大不相同。拍卖行不成气候,买画的主要渠道就是画廊;而在当时的画廊里,唐云、谢稚柳、程十发这些现代大师的作品随处可见,清末民初的书画才算“上档次”的作品。不过叶金荣并没有跟着行情买古画,也没有盲信现代名家。他挑选书画重在作品本身的功力,即使是他喜爱的唐云,晚年的作品也略显逊色;即使是价位较低的画家,也有精品。

  上世纪90年代初,叶金荣曾在上海朵云轩画廊看中一幅花鸟图。乍看一眼,他就被这幅画的构图所吸引:这幅立轴上半部分横过一支盛开的桃花,点点桃红挂满枝头,显得春意盎然;一只鸟儿站在枝头半眯着眼睛怡然自得;树下,画家用淡淡的几笔墨色就勾勒出了一汪池塘,水中四条金鱼更是活灵活现。一看落款,叶金荣明白了,这幅画正是出自“汪金鱼”汪亚尘之手。

  尽管绘画技艺得到公认,汪亚尘的作品始终得不到市场热捧,价位一直徘徊不前。当时,他的作品一般只能卖到几千元。叶金荣却毫不犹豫地花了1万元人民币买下了这幅画,甚至等不及请专家朋友先来把一下关。对于喜欢的作品,叶金荣从来不会精打细算。如今这幅画的价格仍然只有两三万元左右,不过它还是叶金荣最喜爱的藏品之一。

  是消费不是投资

  当然,十几年下来,书画的整体价格“几乎加了一个零”。叶金荣的藏品也都增值了不少。

  1999年,他到经常光顾的一家画廊看画,突然注意到墙上一排新进的人物画,非常喜欢。“那时候,刘旦宅的人物画已经非常有名了,但是这几幅仕女图比刘旦宅画得还要甜。”

  当时这位画家韩敏还没有出名,但是叶金荣毫不在意,当即以2000元一幅的价格买下了这一整排仕女图。后来陆陆续续又购入了几十幅韩敏的作品。

  最近在一次艺博会上,叶金荣在这家画廊的摊位上有幸遇见了韩敏本人。如今年近八旬的韩老已经是上海书画院院长,作品的价格也从过去的1000元左右/平方尺,上升到了2万元/平方尺。得知叶金荣收了自己大量的作品,韩老开玩笑说:“这位朋友收了我这么多东西,一定发财啦。”

  这一点上,韩敏错看了叶金荣。叶金荣从没想过要卖韩老的作品,也从没打算卖掉他的任何一件藏品来“发财”。“如果缺钱,我就靠努力工作来赚,收藏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消费。”因此叶金荣永远是用“闲钱”买画,很少去买价格昂贵的古代书画,更懒得去沾那些水平一般却价格飞涨的当代书画。于是艺术市场近几年来的大起大落,到了叶金荣这里却显得风平浪静。

  两三年前,叶金荣在一场拍卖会预展上留意到了一幅刘海粟早年的国画《鹰》。那是画家上世纪40年代创作的一幅小写意作品。如今市场上多见的是刘海粟晚年模仿八大山人的大写意作品,早期的作品极为少见。

  画中的黑鹰意气风发,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与一旁的题诗交相呼应。“黑鹰不省人间有,度海疑从北极来。正翮抟风超紫塞,玄冬几夜宿阳台。虞罗自觉虚施巧,春雁同归必见猜。万里寒空只一日,金眸玉爪不凡材。”

  叶金荣还记得小时候读过杜甫的这首诗,如今见到这幅画,顿时有画龙点睛之感,当即决定要拍下这幅作品。谁知拍卖会上,另一位浙江商人也看中此画,几轮竞价下来,叶金荣虽然成功竞得作品,但1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却超出了预期。

  如今这件作品的价值已经上升到了五六十万元,但叶金荣仍然下意识地抱怨这幅画买贵了。正因为他从没有想过要把它变现,也没有留意到他买这幅画的时候,整个市场正处在火爆的顶峰。

  追寻画的本质

  收藏不同于投资,而藏画和玩画,又是两种概念。收藏的是画本身,而玩的则更多的是画外的东西。

  比如齐白石。如果单独论绘画水平,可能有很多画家可以与他媲美。但除了画,齐白石还有更多的东西令人敬佩。正如评论家所说:白石老人的画,不如他的字,他的字,不如他的金石,他的金石,不如他的戏。而大师本身的经历更是一部传奇。

  又比如去年在嘉德拍出7952万元的《赤壁图》,其附加值就更多了。画家仇英是明中期吴门画派的领军人物;其传世作品留存于国内博物馆中的,总数不过50件;而这幅作品还曾被收入《石渠宝笈初编》;先后由乾隆皇帝、末代皇帝溥仪收藏等等。

  这些奇闻轶事比画意、笔墨易懂得多,这也许是齐白石和仇英能够吸引更多观众、卖出更高价格的原因之一。

  而叶金荣追求的则是画本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优势。别人花几百万买一幅齐白石作品所得到的快感,他可能只需几十万甚至十几万就能得到。

  去年,叶金荣花了20多万元,买了一幅贺天健四尺整张的山水画,爱不释手。“贺天健的传统功力很强,他的名气其实跟吴湖帆一样,但是现在吴湖帆的价格就在几百万,而目前来说,贺天健的作品价格是升不上去的,我估计他今后也上不去,但是我就是喜欢。”

  或许叶金荣要从画里寻找的,不是美术的最高境界,也不是价值的最大化,而是这些笔墨中流露出的与他共通的气质。十几年陪伴下来,那些一笔一划浸透着功力的画,无论贵贱,都已如同他的知己、骨肉,“除非到了穷途末路,是绝对割舍不了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