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看宝先生的藏宝经

2008年01月05日 06:21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50岁的瓷器收藏家杜海鸥收藏瓷器多年,经历了瓷器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本世纪初的两次价格大跳跃。十几年下来,人称“看宝先生”的杜海鸥上手了数千件瓷器珍品,因此也培养出一套品鉴瓷器的独特心得

  吕宁

  “吾斋之中,不尚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去。宾主无间,坐列无序,真率为约,简素为具……”

  中福古玩城最大的瓷器古董店“顽石斋”,是请上海书法家协会会长周慧珺题的斋名。而斋名下面所题的这首司马光的《真率铭》又为“顽”字增添了些许意趣。

  50岁的斋主杜海鸥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老顽童”。读书的时候,他沉迷于常德路旧货摊上古玩买卖的生意;分配工作后,仍旧“不务正业”,加入了盆景协会,跟协会里的老收藏家潜心学起了瓷器鉴赏;如今杜海鸥已经自立门户开了古玩店,还经营着一家灵璧石厂,家藏的瓷器精品已有近百件。然而他不称自己厂长,也不称自己收藏家,偏偏喜欢“看宝先生”这个称呼。闲来无事时,杜海鸥就在店里泡壶茶,点支烟,和三两好友玩玩瓷器、聊聊天,正如那首《真率铭》所描写的一样。

  拜师学艺

  “顽石斋”的内堂挂着一幅老照片,乍一看很像是香港连续剧里的某位老银行家,其实照片中人正是杜海鸥在盆景协会所拜的师傅胡兆康。胡老先生在解放前是企业家,他钟爱古玩,收藏有百余件清朝的官窑瓷器。杜海鸥进入盆景协会的时候,胡兆康正巧是协会的副会长。

  听说这位老先生收藏瓷器,杜海鸥就拿自己收来的东西请胡兆康品评。当时杜海鸥买瓷器完全是凭感觉,对于器物的真假好坏都不懂得鉴别,也不管官窑民窑之分,只是挑那些器型奇特的、花纹图案漂亮的买回家。给胡兆康看了以后,他常摇摇头说:“这东西不行。”

  一次,杜海鸥拿来一个清康熙青花缠枝莲纹小瓶。那是他1979年花了70多元买来的,这相当于他当时两个月的工资。看瓶底的“康熙”款落得极为工整,杜海鸥满以为这是件好东西。然而胡兆康一看便说这是旧瓷不错,不过并不是康熙瓷,而是光绪时期所仿的。

  杜海鸥只道这落款不会骗人,其实早在清朝,景德镇就有为求卖个高价而冒充前朝款识的做法。就在杜海鸥胸闷不已之时,胡兆康说:“你收藏要收藏好东西,真的康熙瓷我倒是有,你来我家看看。”

  第一次踏进胡老先生家时的震撼杜海鸥现在还记忆犹新。那是新闸路上的一栋三层楼的老式里弄房,胡兆康住在二楼和三楼。家里到处摆满了瓷器和灵石。“第一脚踏入房门的时候,我眼睛一亮,看呆了,这才知道什么叫好东西。”

  胡兆康带着杜海鸥边看边讲,转了一下午,最后拿出一件清康熙人物纹棒槌瓶。杜海鸥拿在手里一掂一看,马上感觉出了不同。“把真的拿出来一比,果然大不一样。两件东西的发色、胎骨、手感、造型、气韵都不一样。”这件棒槌瓶外表古朴,青花的发色咬得非常牢,胎面细腻紧密,手感也比较重。而那件光绪仿制品的发色好像是浮在面上的,胎面也比真品轻了许多。

  自古以来制瓷用的陶土都是采自于景德镇高岭山上,俗称“高岭土”。这种土有一个特点:年代越是早,密度越是大。因此,后朝仿造前朝的瓷器时,若是想达到相同的分量,必定要在器物某处加厚才行。如果胎面做得厚薄均匀,那么用行话来说,这件东西的手感就会很“飘”。杜海鸥的光绪小瓶之所以比真品轻,就是这个道理。

  但杜海鸥说,这两者最明显的差异还是在图案的气韵上。

  真品的画工看似是随意一笔,但气势、神韵都溢于笔端。而仿制品的图案却好像是一笔一笔勾描出来的。从康熙到光绪,每个朝代都有各自典型的器型和纹饰。比如在康熙时期,花觚瓶、棒槌瓶和凤尾樽这三种器型比较典型,而乾隆时期就发明了转心瓶、套瓶等新的器型。“以前景德镇的工匠从小在作坊里练习,每天都画同一个图案,光绪时期自己的瓷器也做得非常好,但是叫工匠仿造前朝的花纹,则难免显得生疏。”

  就这样,杜海鸥在师傅家里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好东西,有时胡兆康还会带他一起拜访沪上其他老收藏家。十几年下来,杜海鸥上手了数千件瓷器珍品。“真的东西多上手感觉就来了,釉面的亮究竟是怎么亮,上手的重量有多少,都有讲究。”

  缘结花神杯

  收藏圈子有一个有趣的规律。每个收藏家可能都不止涉猎一个门类,而其中总有一个专长和几个弱项。这样藏品的流通就形成了一个自然循环。专长于瓷器的藏家可以从弱于瓷器的藏家手中拣漏,而同时在他的弱项当中又常会吃别人的亏。收藏的酸甜苦辣也尽在其中。

  杜海鸥就常感叹:“做我们这一行的,收到好的东西,开心好几天,买到假的东西,要胸闷好几天,看到好东西买不起,则要惦记很多年。”他藏石、藏木都上过当吃过亏,只在瓷器上,很难想出一件来。

  唯独有一次,朋友看中一个清康熙青花八宝纹胆瓶,连夜来请杜海鸥帮忙看真假。当时杜海鸥粗看了一下觉得不错,当时这样一件东西的市价一般在7万元左右,商家开价2万元杜海鸥觉得很值。可是第二天白天再去朋友家看的时候,却发现那是光绪时期的仿品。于是杜海鸥出价2.5万元从朋友那里接下了这件胆瓶,再以5千元卖掉。“算我自己吃一次教训,也算培养朋友的积极性嘛。”

  这件事杜海鸥说得如此轻松,是因为比这更大的遗憾他也经历过。这倒不是吃别人的亏,而是自己一念之差错过了好东西。

  现在杜海鸥的藏品中,最珍贵的是一套1991年买来的清康熙五彩花神杯。不过杜海鸥与这套杯子的渊源却可以追溯到1981年。

  当时杜海鸥才刚认识胡兆康,对瓷器的认识还处于懵懂阶段。一天他在常德路上结识的一位老先生悄悄对杜海鸥说:“我家有一件好东西,你要不要来看看?”杜海鸥兴致勃勃地跟去一看,原来是一套12只五彩瓷杯,每一个杯子代表一个月份,杯上画有一枝当季的花卉,反面还配有诗词。杜海鸥当即就反应过来这是康熙时期典型的花神杯。翻过杯子一看,果然杯底工整地题有大清康熙款。整套花神杯保存完好,甚至原配的象牙底座和包装布盒都原封不动。

  老先生见杜海鸥看得入迷,便开价1000元。当时市场上一般的瓷器一件只要几十元,好的也只卖到100多元,12个杯子卖1000元已经是天价了。但是杜海鸥还是觉得值,当即应了价,四处凑钱买下了这套杯子,拿回家后兴奋了好几天。

  然而不到一年,杜海鸥又看中了十个大件的瓷器,急需8000元周转。正好这时一位朋友看中了这套花神杯,愿意出价1万元。杜海鸥便这样换走了这套宝贝。“当时还觉得幸运,一件换十件,还赚了2000元。”

  直到1995年,听说同样的一套花神杯在香港佳士得拍出700多万港元,杜海鸥才开始后悔。如今这套杯子已经价值2000万了。“做这行要心态好,我现在想要是当时没有这1万元周转,说不定以后我也收不到其他好东西了。”好在后来杜海鸥又有幸遇到了一套花神杯,不过这时的杜海鸥已经和当年不同,今天他不仅懂得识别珍品,还懂得留住珍品。现在每年经他之手流通的瓷器多达一两百件,但这套花神杯连同他的其余几十件珍藏,杜海鸥是绝不会再出手了。

  卖石养瓷

  不过这样一来,杜海鸥却面临着收藏路上的瓶颈。

  杜海鸥搞收藏这些年来,瓷器的价格共经历了两次大跳跃。上世纪70年代,国内的市场还非常闭塞,不仅接收不到国际上的市场信息,就连国内各个地区之间交流也非常少。

  上世纪80年代,香港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艺术品拍卖体系,于是大量香港的古玩收藏家和商人开始到内地大规模扫货。90年代初,台湾人也接踵而至。当时内地的价格还是低得惊人。杜海鸥还记得当时在上海东台路古玩市场,一个直径40多厘米的明永乐一把莲大盘,5万元也没人要,现在这样的大盘已经能卖到500万元。香港、台湾商人在内地各个城市间的走动,打通了内地古玩市场的地域性壁垒,也炒高了古玩的价格。

  国内形成了艺术品拍卖市场后的这十几年,尤其是2003年“非典”以后,瓷器的价格经历了第二次跳跃。1991年杜海鸥买下第二套花神杯的时候仅花了7万多元人民币,然而现在它的市价却已经翻了200多倍。

  但是看着瓷器价格不断上涨的杜海鸥却并没有因此暴富。由于缺乏现金,他的藏品周转非常快。常常是上午买进,下午就转手卖出。“真正赚大钱的是那些只买进不卖出的收藏家。”而杜海鸥频繁交易赚取的差价通常只有一两成。如今瓷器突然经历了这么大的涨幅,已经不是这一两成差价所能填补的了,而大众收藏意识的提升,也使拣漏变得越来越难。

  现在他的顶级藏品,大都和那套花神杯一样,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以几万元或几十万元购得的,但今天同样品质的瓷器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价位。

  “最胸闷的是,现在我看得上眼的瓷器大都要几百万元,但是拿得出手的只有几十万元。”不卖掉几件好的藏品,杜海鸥很难再收入好瓷器。

  不过面对这样的困境,杜海鸥倒仍旧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态度。他自己开了一家灵璧石加工厂,每年加工一些他的灵璧石藏品送到纽约苏富比拍卖,以此养活他的瓷器收藏。

  “卖掉再多石头我也不在意,而卖掉瓷器我是要心疼的。”杜海鸥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