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交银国信目标是成为信托业第一方阵成员

2007年10月29日 23:3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本报记者 陈昆才

  “交银系”再添一员。

  10月28日,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银国信)在武汉宣布开业。这是近15年来亮相的首家银行系信托公司。

  交银国信注册资本为12亿元人民币,交行持有85%的股份,湖北省财政厅持有15%的股份。

  交银国信的诞生也宣告原湖北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北国投)的重组新生。据湖北省政府一位高层介绍,湖北国投成立于1981年,自1993年开始暴露出巨亏,政府多次救助也未能将其带出困境。2005年以来,湖北省政府痛下决心,将湖北国投成立25年以来的20多亿元巨额亏损和历史债务全部化解,并引入战略投资者——交通银行。如今,交通银行成功重组湖北国投,并更名为交银国信。

  交银国信董事会现有5名董事,4名由交行派出,1名由湖北省方面派出,董事长由原交行投资管理部总经理金大建担任;监事长周兴文也由交行方面派出,周原为交行办公室主任,兼任交行机构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作为国务院批准的第一家商业银行综合经营试点,交行此前曾明确提出,要大力搭建综合经营平台,把交行打造为以商业银行为主体,业务覆盖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租赁等主要金融业务,横跨多个市场的金融控股集团。

  而在28日上午的开业酒会上,交行行长李军表示,交银国信的成立是打造交银金融控股集团过程中的“重要步骤”。

  围绕交银国信与母公司交通银行在混业经营时的防火墙设计、如何与交行进行资源整合及投资目标的考量等问题,10月28日和29日,金大建两次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交银国信如今可谓轻装上阵。“在现在的资产负债表上,除现金外,交银国信没有一分钱负债,原湖北国投的债务已经彻底剥离,给我们的是一个非常干净的壳,我们可以重新规划未来的发展。”金大建说,“交银国信的目标是成为信托业第一方阵成员。”

  交银看好国内信托业

  《21世纪》:交行为什么会选择进军信托业?

  金大建:在收购湖北国投之前,交行就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此前,交行管理层意识到国内信托行业马上会进入快速发展期,理由是个人金融资产在整个社会中的占比不断攀升,并超过机构的金融资产,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必须要依靠信托平台。当看到信托行业具有成长性,就一定会投资到这个行业。

  《21世纪》:行业的投资价值仅仅是交行战略重组湖北国投的原因之一,信托的平台对致力于综合经营的交行应该更为看重,交银国信在交银金控集团中的角色和作用是怎样的?

  金大建:除PE等几项,信托本身没有专属的业务,但信托最大的特点是可以与其他业务嫁接,创造出一些新的产品。所以,就资产业务的灵活性和创造能力而言,任何一个金融行业可能都无法与信托相比拟。

  任何金融机构的生存主要依靠客户,交行也不例外,特别是一些长期的客户、战略客户和目标客户,这些客户的一切需求都必须得到满足。从完善一个金控集团整体的综合服务平台出发,母公司投资后,交银国信将作为一个信托的平台,一个投资平台。

  《21世纪》:那交银国信如何与交行进行资源整合?

  金大建: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是硬资源的整合,交银国信可以共享交行的渠道(境内外的网点和电子渠道)、工具(客户分析、风险管理工具等),以及业务和客户资源;第二是软资源的整合,交银国信可以共享交行的风险管理技术、价值观和企业文化等;第三是交银国信可以共享交通银行国际公众持股上市银行的品牌。

  从资金信托起步

  《21世纪》:由商业银行战略入股信托公司,交银国信的个案在信托行业发展中的价值和意义何在?

  金大建:在四大金融行业(银行、保险、证券、信托)中,信托行业的增长空间最大,但也是目前最弱的一个行业。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有新的金融力量注入信托行业,对信托公司的成长都有正面和积极的影响。我遇到的很多同业都对此持欢迎态度,如果很多大型的金融机构或商业银行能够进入信托行业,都能加强信托平台在整个金融服务体系中的地位。因为信托是一个需要更多投入和更多关注的行业,而且是未来需要的一个行业。

  《21世纪》:值得注意的是,交银国信是自2003年以来,特别是今年信托新两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颁布后,成立的第一家信托公司。交银国信如何规划自己的业务发展?

  金大建:我们的名称已不是以前的信托投资公司,标志着我们必须告别过去主要以信托融资为主业的信托平台,转向以受托资产管理为中心,回归信托本元,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目前,交银国信处于创业期,在业务发展的起步阶段,不可避免地需要依托母公司资源。在目前环境下,做信贷融资性质的资金信托业务,还是有非常广阔的前景,我们会从这方面起步。

  《21世纪》:有分析指出,以贷款为主的项目融资方式只是披上了信托理财的外衣,它不但面临银行等同质同类产品的竞争,也因没有风险对冲机制隐藏较大风险,并且不能体现信托制度跨越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产业市场的特有优势,吸引高端客户。交银国信为何选择信贷融资性质的资金信托作为起步?

  金大建:交银国信的业务发展有两个标准,第一能否持续化,第二能否规模化。而资金信托计划比较接近这两个标准,而且特别适合与母公司资源相匹配,是近期业务重点,当然其他方面业务也会加强研究开发。

  《21世纪》:其他方面业务是指什么?是否包括业内普遍关注的PE业务?

  金大建:我们将依托母体持续发展,更多关注信托行业中的资产管理方面的业务,如资产受托业务、信托投资业务,包括信托股权业务,这是我们今后发展的目标,交银国信的目标是能够成为信托行业中走在最前面的“第一方阵”成员。

  正如所有信托公司眼下都在关注PE一样,交银国信将会关注同业发展,借鉴国外经验,储备人才和资源,积极准备、适时介入PE业务。PE业务,特别是私人股权投资的阳光化应该是个趋势,我们会顺应趋势,参与到这个发展机遇中。

  防火墙设计是重组前提

  《21世纪》:正如你所说,目前,交银国信处于创业期,业务发展主要依托交行的客户、业务资源。那么,在交银国信与交行的业务合作中,如何防范跨市场、跨行业的混业经营风险?也即防火墙是如何设计的?

  金大建:其实,从双方的第一天谈判开始,总行领导就传达了监管部门的明确要求,即符合重组条件的前提是设立防火墙,没有防火墙是不会批准的。交银国信在设计防火墙时,主要考虑了四方面内容:

  首先,要有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交行与交银国信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各自股东利益不同,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是防火墙中最为关键的内容。

  其次,如何隔断跨行业、跨市场的混业经营风险,其中关键的一条是拥有清晰的信息披露机制。交银国信将会遵守监管部门对信息披露的规定,同时,母公司交行作为在境内外上市的公众银行,对信息披露的也要求非常严苛,涉及双方的关联交易都会做充分披露。

  第三,要控制内部交易,控制利益输送。交银国信与交行之间有业务往来,这是不可否认的。但交银国信会坚持两个原则,一是按照市场化的公允价值,二是采用开放式的合作方式,针对所有银行和同业机构,而不是单一针对交行的封闭式合作。

  第四,建立内控机制和风险管理体系。我们报送的文件中,监管部门要求的第一套文件就是风险管理大纲和内控机制,并对此进行严格审查。如今我们拿到了牌照,获准开业,从侧面表明监管部门对我们内控和风险管理体系是认可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