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平安信托拓荒

2007年09月11日 08:22 来源: 《财经》杂志 【字体:


  【声明:金融界网站刊载本刊文章已经过授权。其他媒体和网站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载金融界网站上刊载的本刊文章。网站及其他媒体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财经》总编室联系】

  平安信托的新角色至少承担两方面的职责:一方面是做大投资功能,成为平安集团重要的资产管理操作平台,为保险资金投资试探路径;另一方面,则是做大信托主业,意欲成为国内领先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

  本刊记者 卢彦铮

  “我们的五年发展目标是,资产管理规模要比现在增长20倍以上。”平安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平安信托)董事长兼CEO童恺毫不讳言对未来的期许。

  在过去的两年中,平安信托的信托资产规模急剧扩大。2006年末,这一数字达到166亿元,比2005年的33亿元增长了480%。而在新近发布的平安集团2007年半年度报告中,信托业务收入继续大幅提升,实现2.75亿元净利润,增幅为350%,受托资产规模提高到286亿元,提前半年实现了全年业务计划。

  “平安信托最终要成为一个开放的、全能的平台。这个平台有两条腿,一是产品,二是渠道和服务。两者互相支持,缺一不可。”童恺表示。一方面,平安信托积极开发在房地产、基建、能源、交通等领域的自有投资产品,并发展私人财富管理业务等服务,同时也吸引外部合作伙伴的产品,进入到这一开放式平台上来,提供给平安保险集团及客户;另一方面,它还在拓展包括银行批发等方式在内的销售渠道,亦依托集团网络进行综合开拓。

  平安信托的角色转换,恰恰是信托业在目前金融爆炸形势下急剧扩张的缩影。创新与越轨、捕捉机遇与直面风险,作为牌照最为齐全的金融平台,不断膨胀的信托业正在成为业界不容忽视的一支力量。

  角色升级

  成立于1996年7月2日的平安信托,是平安集团的控股子公司。2002年2月以来,平安信托注册资本经过三次增资扩股,由1.5亿元增加到了目前的42亿元,是国内注册资本最大的信托公司。

  站在平安集团层面看,平安信托最初的主营业务贡献价值很低,主要作为突破混业边界的工具,为母公司收购并代持平安证券、平安银行等金融机构股权。

  不过,随着平安集团综合经营平台架构基本搭建完毕,平安信托的角色在2005年发生了重大调整。是年11月,平安集团向平安信托增资15亿元,使其资本金达到42亿元。

  新角色至少赋予平安信托两方面的职责,一方面是做大投资功能,成为平安集团重要的资产管理操作平台,为保险资金投资试探路径;另一方面,则是做大信托主业,意欲成为国内领先的第三方财产管理公司。

  在政策层面上,近年来保险资金投资管制逐步“松绑”。2004年2月1日,《国务院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支持保险资金以多种方式直接投资资本市场;2006年3月6日,《保险资金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试点管理办法》亦经中国保监会通过实施。

  在保险资金必将拓宽投资资产表的背景下,利用信托公司作为在目前政策条件下惟一可以横跨资本、货币、实业等多个市场领域的牌照优势,平安信托正在从集团搭建金融平台的工具,演变为集团的一个重要的资产管理平台。对内,它为未来集团保险业务的负债(即保单)寻找足够多的匹配性资产;对外,它则可以充分利用平安现有综合经营的平台和信托公司的特点,充当提供综合金融产品的重要阵地。

  2005年,平安信托的主营业务由非传统投资、信托理财业务和小额消费信贷等三大块构成;时至2007年,平安信托的新业务版图变得更为清晰:消费信贷等市场同质化产品开始被弱化;而物业投资、基建投资、私人股权投资等新兴领域的直接投资模式被进一步强化;此外,传统的信托业务领域,也与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直接投资等结合,大力开发第三方理财产品。

  “我们的竞争目标已不局限于传统的信托同业,而是进一步指向法人、私人和银行批发等全面客户服务的领域。”童恺说,“我们的核心定位,是向投资者提供一类风险和收益介于股票产品及债券产品之间的非资本市场的产品,这是目前市场上稀缺的,与保险、社保、年金等资金追求长期稳定的回报也是恰好匹配的。”

  基建投资试水

  平安信托目前非传统投资的三项核心业务——基建投资、物业投资和私人股权投资,均与其保险集团的背景密切结合,目的是为了顺应保险资金投资渠道逐步放宽的趋势,为集团日益庞大的负债寻求匹配资产,同时也为平安信托自身积累资产管理经验。

  基建投资是目前与平安保险资金最直接对接的业务。

  香港人萧国雄和新加坡人林锦耀分别在2005年和2006年应邀进入平安信托,担任基建投资总监。次年,保监会正式允许保险资金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在过去的一年中,萧和林的团队为平安的保险资金在基础设施行业中寻找投资出路,多投向以交通设施、水务、能源、电力为主的项目。到目前,经由保监会批准的项目包括在山西、湖北的高速公路以及柳州、昆明等地的水务项目。

  萧曾在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多家投资银行从事基建行业的投行业务,而林锦耀则在国际金融机构Credit Agricole Group从事基建投资工作。

  林认为,“从国际经验来看,保险资金投入基建项目是非常普遍的,基础设施的行业性质比较符合长期资金的要求”。

  按照一般规律,基础设施项目的收入往往跟地方的通胀率挂钩,在长期持有的情况下,未来的投资回报水平至少能跟上当地经济的发展速度。

  7月20日,平安信托投资山西太长、长晋、晋焦三家高速公路公司的项目正式完成股权交割仪式,平安信托分别收购三者30%、60%、60%的股份,总交易额达23亿元,投资资金均来源于平安寿险公司。

  有别于一般基建项目的信托融资计划,平安信托计划长期持有和运营这些公路。以基建项目发行信托计划,大多数最长期限是三年期,发行信托计划的借款者无需考虑项目是否为一个长期稳定、风险可控的对象;其向不定向高端客户发行的信托产品,亦可按照既定模式去快速复制和扩张。国内的保险公司,目前多以这种信托计划的形式将保险资金投入基础设施项目。

  平安保险资金虽然也是通过信托方式进入基础设施项目,但属于定向委托。“我们坚持控股权收购的股权投资。资金全部由平安集团的保险资金委托而来,每一个项目均需要经过保监会的严格审查,每一个项目的投资和管理都需要‘量身定做’。必须要有长期的资产管理的办法,来确保前期的收益分析和预期可以实现。”林锦耀说,“而且,我们不会考虑5年-7年后退出的问题,那不是必要的事情。”

  平安信托在不同的基础设施行业采取不同的投资方式。独立投资的多是高速公路项目。平安信托依托所持股份参与对这些项目的管理,在必要时,会派驻自己的管理团队,最初阶段则多是在财务上提升管理水平。

  由于目前中国国内的高速公路里程只有4万公里,而美国已超过9万公里,中国新建高速公路的需求空间广阔。平安信托将这一领域作为基建投资的一个重点。目前已经有一些原高速公路公司的职员进入平安信托,这些高速公路的专业管理人才,将帮助平安信托在未来政策允许时,参与投资建设新的高速公路,而不仅仅是购买已建成的公路的股权。

  “在水务投资方面,我们目前则是与国际上有经验的水务公司威立雅(Veolia Water)合作。”林锦耀介绍说。威立雅已在中国拿到21个水务合同,参与多个地方政府挂牌的水务私有化项目。平安信托已投资的三个水务项目皆来自威立雅发掘的项目,这些项目由双方以基本均分的投资比例共同投资。

  能源方面的投资仍在尝试阶段。据童恺介绍,平安信托看好新能源项目,亦已开始寻求投资机会。

  如果政策允许,这种服务于保险资金的基建投资模式甚至可以延伸到境外。

  “保险资金对投资的要求就是有长期稳定收入,风险可控,因此,政策、监管制度越成熟的市场环境越适合保险资金投资,我们看到境外有不少类似的机会。”林锦耀说。

  而按照目前对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的管理规定,投资领域仍局限在传统的证券类产品的投资。如在境外投资基建项目,当前仅能依靠相对有限的自有资金,待监管放开后,再转为保险资金。

  物业投资踩线

  对基建领域投资未雨绸缪的安排,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平安集团的混业现实。

  在资金层面上,整个集团拥有由保监会监管的,包括集团、产险、寿险、资产管理公司资金在内的保险类资金;亦有受银监会监管的,包括银行和信托等在内的非保险资金。

[[[下一页]]]

  这两类资金泾渭分明地分别运用,但在混业边界逐步打破的趋势下,又可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相互结合。在平安信托拓展物业投资业务的实践中,这种特征更为明显。

  与基建投资相同,平安信托设立独立于信托业务的物业投资部门,亦始于2005年。启用在AIG集团从事物业投资的香港人林熙龄出任总监,颇有借鉴国际大型保险集团投资经验之意。

  这一业务领域的开发,同样基于匹配保险资金的需求,投资方向是能产生稳定现金流的长期经营性物业。同时,待未来REITS(房地产信托)等创新产品推出后,这块业务也可为信托公司积累第三方财富管理产品的基础资源。

  “目前,国内商业地产项目的资源供大于求,所以我们的介入时机比较好,参与者还不多,可以比较从容地去挑选。”林熙龄说。

  据林介绍,在最初阶段,这一业务仍与信托业务紧密结合,90%以上的资金来源于信托资金,项目规模亦不大,多为1亿元-2亿元。此后,投资规模迅速扩大,目前投入的10余个项目,涉及总额接近100亿元,多以自有资金,并运用财务杠杆投入。外界较关注的项目包括2006年8月以20多亿元代价购入深圳中信城市广场。

  投资模式也在逐步变化。平安信托物业投资总监助理胡宁说,“一开始,我们投资的是已经有稳定现金流的项目,风险比较小;此后,逐步过渡到一些大型项目的收购;再后来是合作开发。”

  2006年11月,平安信托与深圳泛华置业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首批合作开发北京、南宁、玉溪和荆州等四个商业地产项目,涉及投资近10亿元。这是平安信托首次以合作开发的模式,与合作伙伴开展土地开发、工程建设、商业管理和营运等相关项目运作。

  胡宁说,未来的发展方向还包括开发和管理。“随着团队壮大,更专业化,我们就可以延伸后面整个产业链。”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上,这类以长期持有、稳定运营为目的去持有大宗物业的机构,基本上是外资房地产投资基金。平安信托的运作模式在很大程度上与之相类。

  “基金公司聚集长期收益的资金,然后把它用证券化的方式,分散给投资人持有,这本来就是信托公司的一个方向。”平安信托物业投资总监助理艾兵说,“此外,我们还有母公司的投资需求支撑”。

  正因为有匹配保险资金的要求,相对于外资房地产投资基金,平安信托对所投资的项目更愿意战略性长期持有,而使合作运营者更有信心去运作资产。

  但与基础设施投资不同,保监会目前仍未正式放开保险资金在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因而在操作安排上,平安信托的物业投资在累积投资经验的同时,一直需要小心地规划集团内部两类资金的介入时机,并不得不做好“两手准备”。

  目前,物业投资部主要经由平安信托全资持有的子公司平安置业完成有关投资。根据平安集团的公开信息,平安置业注册资本金3亿元人民币,不过,截至2006年底,平安集团为其担保总额达190亿元,占整个集团为所有子公司整体担保金额350亿元的近55%。这一安排,确保了平安置业在一定时期内有足够的非保险资金,充当平安信托的物业投资平台。

  而未来保险资金投资房地产项目的限制放开后,目前累积的物业便可转由保险资金持有,而先期投入的资金即可退出。

  “将来平安集团会是我们最大的客户,我们帮集团公司的保险资金去投资物业。”林熙龄说,“同时也希望积累一些优良的物业资产,以期在未来可以形成REITS(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CMBS(Commercial Mortgage Backed Security,商业抵押证券)等资产管理产品,为第三方提供专业服务。” 不过,目前在国内发行REITS等产品,政策上尚没有明确的规范。

  2007年3月1日起实施的新《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下称“两规”),要求信托公司的固有业务只能限于金融机构,必须清理目前的直接投资。平安信托持有的物业资产,包括平安置业的股权,也都在清理剥离范围内。

  对此,艾兵解释说,平安信托已经向监管部门上报了改组方案,以期解决平安信托物业投资的“合规性”问题,为物业投资寻找取代平安置业的新平台。

  除了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平安在其他领域的直接投资模式,主要是先用自有资金对外进行直接股权投资,以期形成市场号召力,目标是将来在政策进一步放松的情况下,为保险资金在其他股权投资领域实行配置;或者发行专属的信托计划,将筹集的第三方资金以PE形式进行投资。

  打好信托牌

  新“两规”实施后,信托公司获得了更广阔的业务创新空间。“新规对信托业务的导向性更加明确了,就是希望信托公司做第三方的资产管理,这是比较明确的信号。”平安信托信托业务部总经理丁文忠对《财经金融实务》记者说。

  基础设施投资、物业投资、PE这些投资力量的形成,已使平安信托成为平安集团第三方资产投资管理的开放式平台,而搭建这一平台的重要路径还是信托业务——除了保险资金的投资,其他产品的推出主要是通过信托形式来实现的。

  一方面,平安信托积极开发在房地产、基建、能源、交通等领域的投资产品,以及发展私人财富管理业务等服务,在满足未来保险资金负债匹配要求的同时,亦将适合中短期投资的项目或产品提供给第三方客户。

  比如,物业投资取得的易初莲花项目、北京上地华联等项目。这些项目尽管最终目的在于为保险资金匹配资产,但由于保险资金暂时尚未放行,则通过发行信托计划的方式,作为理财产品提供给客户。

  另一方面,平安信托也在吸引外部合作伙伴的产品进入其开放式平台。

  在2007年上半年,平安信托发了近50个信托计划,范围涉及资产、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存量规模达到286亿元。其中,重点发展方向是面向PE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两个专业领域的信托计划。

  平安信托是最早和私募基金合作的信托公司,在私募基金尚未有明确法律地位的情况下,以集合资金信托形式给予了私募基金阳光化操作的平台。目前,类似“晓扬中国机会集合资金信托”的私募信托产品,平安信托已有14只。

  丁文忠介绍,PE方向的信托计划刚刚起步,目前只有两三个项目,不过这将是未来发展的方向。目前的项目期限一般都在五年以上,大部分和内部新成立的直接投资部合作。

  “信托业务部负责把基金成立起来,至于投资则由直接投资部来做。这等于一方负责销售,一方负责生产。”平安信托副总张礼庆说。另据童恺透露,目前已投入数个项目,而在起步阶段,平安集团和平安信托亦会投入资金,以培养这块业务。

  而这些PE的方向,有定向增发、PRE-IPO等。不过,和大多数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或风险投资基金一样,平安信托也面临着PE退出的难题。丁文忠告诉记者,平安信托亦倾向于发行面向PRE-IPO的PE,即将上市作为退出的主要途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