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如何建立真正的收藏

2007年06月29日 03:45 来源: 中华工商时报 【字体:


  虽然我有一些近现代中国艺术的藏品,但我并不把自己看作是收藏家。所有这一切的开始全然是个偶然。

  大约六十年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和夫人吴环在四川结识了一些来自上海、北京、南京和广州的“艺术家难民”,他们中有雕塑家刘开渠,画家庞学勤、吴作人、关山月、叶浅予,漫画家丁聪等几位艺术家。此后,我们还认识了许多著名艺术家,刘海粟、林风眠、吴冠中、王怀庆等很多人甚至把作品赠予我们,因此,我们的藏品也开始增加了。在之后的几年中,我们陆续从所赞赏的艺术家那里购入了一些画作。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收藏。

  我认为有三种缘由建立起真正的收藏。第一是投资,如果这是您最关注的,恐怕我对您是爱莫能助。在此问题上,我只能说,许多的观察者认为,这个市场增长急剧过热,今天的明星可能明天就被遗忘。在中国的当代艺术世界中,又有多少“今日之星”,再过二、三十年的光景,他们又将接受怎样的评判呢?

  第二种,我认为是更有代表性的,收藏的缘由是把一些藏品放在一起,代表近现代和当代艺术的表现趋势。当今中国的艺术作品的产出数量是巨大的,独自一个收藏家如何才能把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却又是如此之简单,因为它不用关注品质,只要是创作足够引起注意,就值得入藏。这种收藏从长远看具有可参考的历史价值,当然也应该包括一些低劣的艺术品。

  第三种缘由是收藏您所欣赏和珍爱的作品,感应致美,与之同往。为此,您需要或应有对艺术的热衷,学习并比较,调整您的感触并与作品对话,从无意中学会分辨的技巧,特别是当这种无意以偶然的假象出现时,以及培养对色彩和形式的感觉。

  您将会犯错误———我也犯过,我们都会犯。您会因冲动而收购一些感到后悔的作品,或者您会发现过了一段时间它让您乏味,甚至放弃他们。由于您阅历的增长,您的品位将变得更优雅,您藏品的质量将越来越完美。

  谈到品质,把我带入了当代艺术最有争议的领域。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它是否简单地是观者个人的观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审美的标准将不复存在,它惟一的趣处或价值就是:这种创作做过了。

  1979年,北大的一群学生做了一次行为艺术,他们把自己用棉布单围裹起来然后在浑身泼上墨汁,让他们的观众全然迷惑。做一些如此疯狂的事情在那段时间的确是非同凡响。然而今日,当艺术家可以随意所为时,这并不够,这太容易了。我们必须从我们的艺术家那里要求的更多一些,作为收藏家,将不满足于那些仅仅是流行的、表面的、肤浅的和缺乏情感的作品。

  时下有个经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这种新型艺术是否真正出自中国?”中国当今的艺术家非常端正,在我看来,他们对这个问题趋之漠然。吴冠中,既以同样的工具画油画又以毛笔和墨汁游艺于中国画中。他说“当我提笔作画时,我画的是中国的景致”。基于此,当如今的艺术家常常把他们的载体和技术混在一起时,中西的差别就趋于消失。重要的是中国的艺术家无论以哪种形式绘画,他们所表达的是他们自己,一个中国人。有一次在杭州中国美院,一位教师问我是喜欢中国画还是西方画,我的回答是我喜欢好的画,这点,我认为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六十多年的时间里,我认识了许多中国的艺术家,还与一些人成为了好朋友,所以我与他们和他们的艺术作品之间有着很亲密的关系。同时我也是个历史学家,并且清楚地知道历史学家对事物的判断应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我相信,权衡这两种角色,并在其中寻求结合点将是一项长期而充满诱惑的挑战。

  什么是艺术,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任何事情都可称之为艺术吗?我相信是有标准原则的,有感染力的和美好的艺术是恒久的,这将使艺术从人类的其它行为活动中区分出来。这是我们的职责,作为学者、史学家、评论家、收藏家和博物馆的馆长,应该维护这些标准。只有这样,未来的史学家才有可能在回顾当今这个时代时,把它视为中国艺术史中最为有意义和令人兴奋的阶段。

  (作者曾任英国牛津大学教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