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信托重整--追踪信托两规修改思路

2007年02月26日 01:29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北京市律师协会信托专业委员会主任 张德荣

  随着2007年3月1日由中国银监会主持修订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与《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以下简称“两规”或“信托两规”、“《办法》”等)的正式颁布实施,一场由监管部门发起的对现有信托公司的重整正式拉开了序幕。之所以说这是一次信托“重整”,是因为它涉及的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行业,不是由企业自身引起,而是由监管部门对整个行业主动发起。正因为如此,许多业内人士也将此称之为信托行业的“第六次整顿”。

  本次“两规”修改,涉及到了信托公司及信托业务的方方面面,从信托公司的名称到注册资本管理制度;从信托公司的各项业务到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应遵循的受托人的基本职责要求;从资金信托业务中的“合格投资者”规定到信托公司与关联方的关联关系等方面均作了严格、详尽的规定。正是这些规定,构成了本次信托“两规”的主要修改内容,也正是这些内容,构成了本次信托“重整”的核心所在。

  (一)重整信托公司名称,将“信托投资公司”更名为“信托公司”。

  为使信托业正本清源,还信托公司主做信托业务的本来面目,本次“两规”修订开宗明义,将原“两规”中的“信托投资公司”一律改为“信托公司”。

  新《办法》去掉“信托投资公司”中的“投资”两字,并不意味着信托公司不能再做或限制其“投资业务”,而只是在参考国际上信托机构的一般做法的基础上,除了考虑拟新增不履行投资管理人职责的信托公司类型外,更多的是考虑引导信托公司突出信托主业。此外,新《办法》限制的实业投资仅限于固有业务范围,而对信托业务中的投资则并不设限。同时,固有业务的投资也并没有完全禁止,只是规定信托公司固有业务在不得进行实业投资的基础上,要求将其投资限于较为稳健的金融类公司的股权、金融产品和自用固定资产方面。

  (二)重整信托公司注册资本制度,改为由中国银监会对信托公司实行注册资本差别管理制度。

  本次“两规”修订在保留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3亿元的同时,又对从事不同业务的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进行了不同规定:对申请从事企业年金基金、证券承销、资产证券化等业务的信托公司,其注册资本需符合其他法律法规相关规定的最低注册资本要求;信托公司处理信托事务不履行亲自管理职责,即不承担投资管理人职责的,其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

  此外,新“两规”还规定中国银监会可以根据信托公司行业发展的需要,调整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使信托公司注册资本管理更加符合《公司法》等立法关于注册资本管理的规定。

  (三)重整信托公司业务,压缩并限制其固有业务,规范并发展其信托业务。

  1.压缩并限制信托公司的固有业务

  对信托公司的固有业务,新“两规”一方面采取压缩的办法,即取消原有的一部分固有业务,如规定除中国银监会另有规定外,明确禁止信托公司使用固有财产进行实业投资等。

  另一方面,新“两规”对信托公司保留的固有业务也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如信托公司固有财产在明确不得进行实业投资的同时(中国银监会另有规定的除外),其他非实业投资也只能投资于金融类公司股权、金融产品和自用固定资产;除同业拆入外,信托公司不得开展其他负债业务,且信托公司同业拆入的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20%;信托公司可以开展对外担保业务(但不得为关联方提供担保或者以信托财产提供担保),但对外担保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50%。

  新“两规”中上述压缩与限制信托公司固有业务的修改,其目的就是为了强调并要求信托公司以主要经营信托业务为主,尽量不做或少做固有业务,特别是实业投资业务更是明令禁止。这样修改的意义在于一方面加强信托公司抗风险能力,杜绝出现信托公司成为股东等关联方的融资平台或利益输送体,另一方面要求信托公司不要再把自己当成金融百货公司,什么都做,什么都做不好,甚至出现连自己的老本行都做不好,最后导致被金融市场淘汰关门的现象出现。

  2.规范并发展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

  新“两规”对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进行了进一步的规范。与修订前的《办法》相比,修订后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将信托公司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运用的方式中的同业拆放调整为存放同业,明确规定信托公司不得以卖出回购方式管理、运用信托财产。此外,修订后的《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对向他人提供贷款规定不得超过其管理的所有信托计划实收余额的30%。同时,修订后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还取消了信托公司可以经营代理财产的管理、运用和处分的业务规定。“代理财产的管理、运用和处分”行为既可以建立在信托法律关系基础上,又可以建立在委托法律关系基础上,如果建立在信托法律管理基础上,则该业务应属于信托业务,没有必要单独进行规定;如果建立在委托法律关系基础上,则该业务实际上超出了信托公司的本来性质。可见,修订后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既有利于信托公司业务范围的清晰和法律关系的明确,同时比修订前更加规范。

  在对信托业务进行规范的同时,新“两规”还发展了信托业务,这方面具体表现在:(1)增加了信托公司可以采取买入返售的方式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运用的规定;(2)把原规定中的债券承销业务拓展为证券承销业务,这意味着信托公司在得到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后,将不但可以承销国债、政策性银行债券、企业债券等债券,还将可以承销股票、短期融资券、资产支持证券等,信托公司业务的范围得到了扩大;(3)将信托公司的信用见证、资信调查及经济咨询业务调整为办理居间、咨询、资信调查等业务,同样扩大了信托公司业务的范围;(4)增加了信托公司可以经营保管箱业务的规定等;(5)增加了信托公司可以进行有价证券信托业务的规定,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有价证券信托完全可以被归为修订后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五)款中的“其他财产或财产权信托”中,但监管机构将其单独列为信托公司业务范围中的一项,可见监管机构对于有价证券信托业务的重视和期待。

  新“两规”关于信托公司业务的上述规定,究其核心就是压缩并限制信托公司的固有业务、风险业务、非专业业务,大力规范并发展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创新业务、专业业务,重新将信托公司的业务功能定位到“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专业化机构上来。

  这意味着今后的信托公司必须在专业化上下功夫,以专业化取胜市场,体现出信托公司的专业化理财特色。监管部门的这种监管思路和理念看似与信托公司过不去或其要求过于严厉,但在我看来,只有这样的监管理念和思路,才能把现有的信托公司真正引入到正确的发展方向。如果以信托曾一度被称为“坏孩子”的话,那么对这样的“孩子”,如果采取“护犊”、“溺爱”等办法,信托公司的成长后果自然可想而知。相反,打破温床、严格要求才是信托公司的发展所在,前途所在。从这方面说,监管部门的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四)重整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对委托人或受益人应尽的职责

  修订后的《办法》大力加强并细化信托公司管理、运用或处分信托财产时,所必须遵循的“恪尽职守”原则和必须履行的“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明确强调信托公司运用或者处分信托财产应当“维护受益人的最大利益”。

  与修订前的《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相比,修订后的《办法》特别借鉴了国外信托立法中关于受托人职责的相关规定,在明确受托人处理信托事务应树立的宗旨、原则和应尽的义务的同时,将上述宗旨、原则和应尽的义务分别贯穿并体现在其处理信托事务时应考虑到的各个方面。新《办法》一方面增加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的经营规则和管理职责,其中特别强调信托公司开展信托业务,不得利用受托人的地位谋取不当利益,除中国银监会另有规定外,信托公司应依照信托文件的约定以手续费或佣金方式收取报酬并向受益人公司说明收费的具体标准,除合理报酬外,信托公司不得以任何名义直接或间接以信托财产为自己或他人牟利;另一方面强化、细化委托人的风险意识和责任,同时还专门增加有关“受益人大会”的相关规定。

  可以说,新《办法》较之旧《办法》而言,其内容和立法技术均前进了一大步,而这样做的意义在于,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其立脚点或生存基础来源于委托人对其的信任,而这种信任不仅体现其管理、运用、处分信托财产时应有“诚实、信用”上,更体现在其管理、运用、处分信托财产时所具有的“谨慎、高效”上,“诚实、信用、谨慎、高效”不仅应体现在受托人处理信托事务的各个方面,同时也是判断受托人处理信托事务是否存在过错的根本标准。

  (五)重整信托公司与股东等关联方的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

  修订后的《办法》规定信托公司在从事固有业务时不得向关联方融出资金或转移财产;不得向关联方提供担保;不得以股东持有的本公司股权作为质押进行融资。同时规定信托公司开展关联交易,应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进行,逐笔向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事前报告,并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信息披露。

  新《办法》对信托公司固有业务的上述规定,有利于防止信托公司向关联方或变相向关联方输送利益,提高信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新“两规”在关于信托公司从事信托业务时能否以信托财产向关联方融出资金或转移财产方面存在不同的规定。《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和第三十五条并没有明确禁止信托公司“以信托财产向自己或关联方融出资金或转移财产”,而只是要求其应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进行,逐笔向中国银监会事前报告,并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信息披露。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二十七条则规定信托公司“不得将信托资金直接或间接运用于信托公司的股东及其关联人,但信托资金全部来源于股东或其关联人的除外”。两者的规定似有出入或矛盾,但准确理解,应是资金信托不允许逆向关联交易,而其他财产信托则不在此限,但需向中国银监会事前报告。

  (六)重整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业务的委托人的基本要求。

  新《办法》在取消原《办法》关于集合资金信托合同不得超过200份、每份合同的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万元的限制及规定的同时,引入委托人应为“合格投资者”的概念,规定将单笔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投资起点金额为100万元,并要求“单个信托计划的自然人人数不得超过50人,合格的机构投资者数量不受限制”。

  关于“合格投资者”,新《办法》规定系指能够识别、判断和承担信托计划相应风险的人,包括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具体包括:投资一个信托计划的最低金额不少于100万元人民币的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个人或家庭金融资产总计在其认购时超过100万元人民币,且能提供相关财产证明的自然人;个人收入在最近三年内的每年收入超过20万元人民币或者夫妻双方合计收入在最近三年内的每年收入超过30万元人民币,且能提供相关收入证明的自然人。

  在规定信托公司设立资金信托计划须遵守上述“合格投资者”的基本要求的基础上,为防范信托公司和投资人或委托人在从事资金信托计划时变相降低或违反其他有关“合格投资者”的规定的情况出现,新《办法》还规定,在资金信托计划存续期间,信托受益权的拆分转让时,受让人不得为自然人,并规定机构所持有的信托受益权不得向自然人转让或拆分转让。同时还规定两个以上(含两个)单一资金信托用于同一项目的,委托人应当为符合规定的合格投资者;对因信托公司从事动产信托、不动产信托以及其他财产和财产权信托所涉及的受益权拆分转让的情况,一律需遵守上述关于“合格投资者”的相关规定等。

  新《办法》的上述规定,重在树立信托是专业公司为富人理财的产品意识,同时避免因委托人过低的风险意识而引发的信托行业危机。新《办法》在提高理财起点金额的同时,除限制自然人人数外,对机构投资人不设限的做法,完全保障了信托公司在从事信托计划时对信托资金金额的需求,真正做到了一个规定能满足合格投资者、限制自然人人数和信托资金需求这“一箭三雕”。

  (七)重整信托监管理念,树立科学监管、民主监管、依法监管的监管理念。

  对信托业的监管一直是令有关部门非常头疼的一件事情,这从信托业曾经经历的五次大整顿中就可以看出。随着“一法两规”的颁布实施,信托业开始步入正规,但好景不长,相反有关信托公司的案件频发不断,这无疑再一次给监管部门造成了极大的监管压力。

  虽然银监会不时推出各项管理规定甚至有一些规定甚至被称为“贴身监管”、“用管公募的办法在管私募性质的信托”等,但由于信托业本身存在着大量的表外业务、其业务又大量表现为贷款,而且业务范围广,机构及从业人员专业性及专业化不强,面对的又是大量非合格投资者等特点,监管当局再“贴身监管”,也难以做到真正的风险防范。

  因此,如何树立科学的信托监管理念与原则,避免监管部门不时充当救火队员的情况,监管思路极为重要。要想真正监管好信托业,就得正本清源,下大力气重新调整信托公司的各项定位,重新调整并确立新的科学的信托监管思路。这就需要一方面从提高信托公司及其人员的业务素质入手,使其明确信托公司主营业务所在、公司长远发展之所在,同时规范并加强信托公司治理、研究防范关联交易风险、交易对手风险、担保风险、负债风险等,使信托公司真正建立起科学合理的业务操作流程和公司内控机制,建立起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与固有业务之间的防火墙等。另一方面要求信托公司注重培养合格投资者,树立并培养投资者的风险识别、风险判断和风险承担能力。

  新《办法》从信托公司的名称、注册资本管理制度、业务定位、公司治理、制度建设、关联关系与关联交易、合格投资者等诸多方面作出全面调整与规定,新“两规”的上述规定与做法充分贯彻和体现了上述监管理念和原则。

  此外,新《办法》在允许信托公司设立分支机构,允许信托公司异地推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对不涉及异地推介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取消事前报告的要求等规定,还充分贯彻和体现了监管部门对于鼓励信托公司主业及公司规模的发展方面所实行的“宽准入”、“严监管”的监管理念和原则。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