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鉴定应该相信实战派

2007年02月03日 15:1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字体:


  自从经常收看王刚主持的《天下收藏》后,肖军有点儿憋不住了。一直对收藏兴趣浓厚的他,终于下定决心投资收藏品。

  换了一种角色再次来到潘家园古玩交易市场,眼前虽然是已经看过无数遍的古玩、玉器,但他还是有些迷茫:到底哪些是真品?买到假的怎么办?

  疑虑太多,肖军在潘家园里转了四五个小时,一无所获。分手时,他说这两天要去拜访一些行家里手,找找专业人士指指路,也打算去拍卖公司看看。也难怪,在现在复杂的收藏市场环境下,收藏者单凭一己之力很难准确判断藏品的真伪,一是拍卖公司没有义务保证自己的拍品都是真品;二是现在很多学院派专家出具假鉴定证书的事情屡屡发生。高古玉爱好者陈大龙也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借助两位以上实战派行家鉴定。

  在商言商的拍卖公司

  在潘家园里逛摊时,肖军一再说打算去拍卖公司选择藏品。因为在他看来,上了拍卖会的藏品按理说应该保真。殊不知,这种想法完全错误。专门研究了16年高古玉的陈大龙起初也因此上过当,看走眼,所以肖军的这种想法在他看来,一旦采取行动,最终结果基本是交“学费”。

  16年高古玉的研究和历练,现在的陈大龙,单单凭借一双眼睛就可以分辨藏品的真伪。最近,他的两件藏品:新石器中期藕形玉片和新石器红山文化玉图腾,报名参加了中国艺术品系列拍卖会。当他提前拿到预展名册时发现,同时拍卖的还有另外两件红山文化高古玉藏品,起拍价格都是他藏品的十倍、二十倍。然而,当他仔细观看后判定:都是赝品!

  有这样的自信,是因为他曾经经历过多次类似的事情。

  他有一件收藏多年的新石器牛面纹太阳神像,早已经过中国历史博物馆等真正的行家里手鉴定过,为真品。有一次,他将此藏品拿到北京某大型拍卖公司。本意并非拍卖,只为看看当时市场价。但是当他将此藏品交到拍卖公司内部专家手里时,对方称“太新”,是赝品。这让陈大龙实在不敢恭维。好在他自己知道这是真品,因此才没有在对方言语之下低价抛掉藏品。但是如果换做是一位没有研究经验的收藏者,其藏品也没有经过行家里手鉴定过,结果会怎样?

  有了这些经历,现在的拍卖公司在他眼里,就是“个体古董店”,换句话说,他们都是商人。再加上现在拍卖公司多如牛毛,仅北京就有100多家,竞争激烈,“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采取一些在商言商的经营策略,‘不能保证拍品是真品’一直是行规。”

  “专家”不如实战人士

  不过,肖军还是想收藏。既然拍卖公司不能完全相信,那应该相信谁呢?

  在一定程度上,行家里手成为了最佳选择。而这种行家里手在陈大龙看来不是通常所说的“专家”,而是真正看过、鉴过真品的实战派人士。“这些人不喜欢大肆张扬,低调,甚至默默无闻。”经过圈里朋友介绍,记者在北京市十里河奇石市场见到了画家、奇石收藏者景长海。

  在他的工作室内,零散地摆放着数十件奇石,这些藏品几乎都在六七年间升值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正是这些亲身收藏的经历,让他切身体会到,收藏者要想收藏到好藏品,需要具备三方面要素:眼力、财力、判断力,缺一不可。也就是说,在具备专业鉴赏力和足够资金的情况下,还要能判断得出一个合理的交易价格。同时,正是因为他丰富的收藏经验,让他成为受人尊重的实战派鉴定人士。

  收藏者请他鉴定,一方面因为他实话实说,不像很多“专家”,为了某些利益纠葛而采取因地、因时、因人而说不同的话,出不同的鉴定结果;另一方面收费低廉,鉴定一件瓷器只收400元,一幅字画500元。这些鉴定费用,相对于一件市价几十万、上百万的真藏品而言并不高。

  当然,说起像景长海这样的实战人士,肖军认为“这样的行家太难找了!”收藏者如果想找到这样的实战派人士帮助,必须深入到收藏圈里。

  提示:

  在一定程度上,行家里手成为了鉴宝的最佳选择。而这种行家里手不是通常所说的“专家”,而是真正看过、鉴过真品的实战派人士。“这些人不喜欢大肆张扬,低调,甚至默默无闻。”收藏者如果想找到这样的实战派人士帮助,必须深入到圈子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