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泛亚信托破产真相

2006年12月18日 11:50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字体:


  “银通证券表面上是我在运作,实际上都是为了龙晓波接盘。”

  “我与龙晓波提出不做,并要求全面审计,温克勤(中兴信托托管组组长)突然说这个责任太大了,然后当场晕倒。”

  “这些上市公司都是为五环体育馆服务,如果说我有罪,那就是没有让股民们获得收益,但这些公司的资金都集中到修建体育馆上。”


  本刊记者 李德林/文

  “现在没办法,破产了,大冬天只能穿两件衣服。”12月12日,北京一家幽静的咖啡厅,曾有“隐形豪庄”之称的泛亚信托实际控制人范日旭身穿一件浅黄色的夹克,里面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泛亚信托和我走到今天是人祸,但这个人不是我范日旭。”

  “有人通过出入边境控制的方式不让我回国,因为我回来就会要求监管机构全面公正地审计银通证券。”范日旭狠狠地将烟头摁在烟灰缸里,这是被边境出入控制却依然频繁入境的范日旭第二次坐到《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对面,他手上一直攥着几本法律书,“外边都说我幕后控制着泛亚系,却没有人愿意让我将所谓的违法真相彻底揭露出来,我现在就要揭开泛亚系真相。”

  幕后人抛弃银通证券

  2002年11月,泛亚信托以主发起人的身份,向证监会申请设立银通证券。最初的方案是泛亚信托以旗下3家证券营业部、托管的中兴信托6家营业部、焦作市经济技术开发公司以原焦作信托2家营业部、北京市大地科技实业总公司以现金4.7亿元出资,泛亚信托负责筹建工作(详见本刊2006年第46期《“隐形豪庄”范日旭自白》)。

  对于泛亚信托旗下的3家证券营业部,范日旭原本只是打算剥离之后出售,但在经历了几次波折之后,他却向人民银行汇报了以中兴信托、焦作信托和泛亚信托证券资产组建证券公司的想法,很快得到人民银行的同意,证监会随后也批准筹建银通证券。

  就在此时,龙晓波找上门来,希望接盘银通证券。龙晓波曾就职于大鹏证券,1995年厦门国泰(600687,现名华盛达)因配股说明书中擅自将配股承销机构变更为中银信托和大鹏证券,时任厦门国泰董事的范日旭被证监会通报,这是范后来不再担任其所控制上市公司高管的起因,但因为此事龙晓波结识了范。后来龙被大鹏证券派驻到大成基金担任总经理,但很快遭遇股权之争,心灰意冷的龙便离开大成基金。

  2003年,龙晓波与范日旭约定,由龙接盘范所持银通证券的股份,如果银通证券的债务在2亿元以内,龙自己想办法解决,超出2亿元的部分,范负责帮助解决。

  2002年,中兴信托被列入强行关闭之列,银监会委托人民银行成立清算组对其进行清算,此后清算结果迟迟未出,如果在中兴信托情况不明时成立银通证券,银通证券的股东们担心注入资金会被用来抵偿中兴信托的债务,银通证券也因此一直拖而未决。

  但到2005年,证监会发现银通证券股东试图虚假出资,此后又发现泛亚信托、中兴信托、焦作信托3家公司之间相互资金调拨,挪用大额资金、业务违规等问题。2005年10月,央行紧急叫停泛亚信托托管中兴信托与焦作信托,证监会明确表示对筹建中的银通证券停批。2006年2月,东海证券全面托管银通证券营业部,焦作信托与中兴信托已经成立清算组,在全面清算后将进入破产程序。

  2005年12月17日,中兴信托清算组在人民银行召开会议,专题讨论中兴信托的托管与解散。据当日的会议纪要显示,参会的有人民银行北京分行派出的托管组组长温克勤以及翁姓组长、徐姓组长,范日旭代表泛亚信托,出席会议的还有龙晓波。

  托管组成员跟范日旭和龙晓波都是老熟人,会议开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闲聊。已下定决心彻底摊牌的范日旭在大伙聊得高兴时突然说:“泛亚信托没从银通证券拿一分钱,相反还有钱在银通证券,其实银通证券真正的买家是龙晓波。”

  范日旭接着问龙晓波:“你还继续做银通证券吗?”

  不知是事前约定还是偶然巧合,龙晓波的答案是:“几年了,我实在太累,不做了。”

  “银通证券表面上是我在运作,实际上都是为了龙晓波接盘。没想到银通证券因为人民银行与银监会分家等原因,折腾了3年,到最后还在密谋将银通证券转给广发证券打算收购的河北证券。”

  范日旭说,决定退出银通证券的主要原因是成立银通证券一拖几年,当初一家营业部价格为1000万元,到2005年底100万元都很难卖了。此外,银通证券11个营业部中有10个全面亏损,尤其是国债回购、自营等业务造成的亏损已经超过2亿元,继续让龙晓波接盘,范将投入更多的钱。这个时候双方同时决定放弃银通证券,已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占用资金谜团

  在2005年12月17日的会议上,范日旭态度强硬:“希望全面审计银通证券,我保证没有占用,如有占用,如数返回。”

  “我与龙晓波提出不做,并要求全面审计,温克勤突然说这个责任太大了,然后当场晕倒。”范日旭说,“我最后同意由中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本来希望出具审计报告后到美国看望老母亲,但人民银行清算组有人不断劝我先出国看望母亲要紧。”此前,范母在美国已被下发三次病危通知书。

  1月18日,范日旭去美国。“没想到我出国没几天审计报告就出笼了,泛亚信托占用银通证券2.6亿元资金,其中1.5亿元不知去向。”随后他就被边控,理由是他占用银通证券1.5亿元,并携款十几亿元外逃。“当时我人已在美国,这时被边控明显就是不让我回国。”

  “当时我希望全面审计银通证券筹备费用、筹措资金的财务费用、各证券部的国债回购和自营亏损,我估计综合亏空不超过3亿元。其中筹备费用至少2000万元;几年来融资2亿元,按12%的费用计算3年要7000多万元,当时我估计至少5000万元;国债回购亏损数额在5000万元左右;证券自营亏损在5000万元到1亿元之间;证券部的正常亏损,一个在800万元左右的话,所有营业部加起来亏了1亿元左右。”

  “国债回购和自营亏损、融资费用等需要全面审计才能理清楚。”范日旭说,泛亚信托托管中兴信托并申请成立银通证券时,人民银行曾承诺银通证券一成立就提供1.9亿元再贷款,但一直没有到账,泛亚信托注入周转资金到银通证券,让后者挪用的客户保证金一夜之间全部补上。“当时客户保证金是历史遗留问题,不补上就不能按照证监会要求的时间成立,而这部分钱现在要全面审计才能一目了然。”

  2006年2月17日,吉林调查组进驻泛亚信托,接管泛亚信托的财务并对其进行全面审查。此后范日旭连续多次从美国返回国内进行斡旋,时至今日,范日旭还希望能跟吉林当局谈判兑现当年的承诺,以重振泛亚信托。

  《证券市场周刊》调查获悉,广发证券、东海证券等早已有意收购银通证券,当时广发证券计划收购河北证券,希望通过后者合并银通证券的资产。但事实上,2005年10月证监会明确表示停批筹建中的银通证券之后,范日旭迅速说服河北相关政府部门,达成了收购河北证券的意向。龙晓波决意退出之后,范日旭这一计划也随之流产。

  审计报告出来之后,有关人员强烈要求泛亚信托返还占用的2.6亿元,否则让泛亚信托关门。范日旭说:“当时我给吉林银监局打电话,说这纯属捏造,当初我控制几家上市公司时都没往我腰包里拿过上市公司的资金,怎么会占用筹建中的银通证券的资金?但吉林银监局说,三部委开会讨论的决定应该是有证据的。”

  “收购银通证券我花了最多的心思,没想到现在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银通证券,让泛亚信托都搭上了。”范日旭在美国得知其已被边控的消息后,随即给龙晓波电话,希望他出面要求温克勤澄清占用资金和携款外逃等说法,得到的答复是这是司法的事情,跟清算组没有关系。

  控制3家上市公司内幕

  今年春节之后不久,吉林银监局要求冻结泛亚信托的财务。因为如果银通证券先行申请查封泛亚信托的资产,注册资本只有3亿元的泛亚信托就不可能偿还另外的一笔3.7亿元的债务,吉林银监局就很难对债权人交代。

  这3.7亿元债务源于一笔很遥远的交易。1994年,吉林举办东亚运动会,但当时省内并没有一所像样的室内体育场馆。在省政府的劝说下,范日旭旗下的长顺实业与北方五环(000412,已退市)合作修建五环体育馆。当时约定,由泛亚信托以长顺实业的名义发行债券,募集资金用于修建体育馆,体育馆建成后归政府所有,长顺实业兑付债券的前提是政府用体育馆周边的两块地皮作为补偿。

  但此后省政府换届等原因,一直没有兑现补偿两块地皮的承诺。1999年,前述债券首批到期,范日旭以信托公司的名义要求政府兑付债券。有官员献计,既然政府一时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兑付债券,但是时间可以延长,把债券转化成信托计划,每年政府支付信托收益。于是在地方政府的主导下,泛亚信托进行了违规的债券转信托(详见本刊2006年第8期《泛亚信托秘史》)。

  范日旭说,发行债券最多时达数十亿元,“发行债券和转信托的事情我不否认,理论上应由债券发行人承担偿还责任,但后来都是泛亚信托替他们还上的。”

  “我只能这么告诉你,之前所发行的债券本金早已还完,现在剩余的就是利息。还债总要时间,现在泛亚信托关门了,最终还是债权人受损。”范日旭并不愿意谈那场错综复杂的债券交易,“银通证券很多盖子想捂住,既得利益者拒绝全面审计在情理之中,但让泛亚信托关门是个大错误。”

  范日旭至今还有让泛亚信托起死回生的信心:“当年我倾北方五环、吉轻工(000546,现名光华控股)、厦门国泰和泛亚信托等公司的全力,修建五环体育馆,资金都是我想方设法筹集的,现在体育馆已交付使用,对我的承诺却不能兑现,否则3.7亿元的债务压根就不是问题。”

  范日旭还道出当年控制北方五环、吉轻工、厦门国泰的真相:“这些上市公司都是为五环体育馆服务,如果说我有罪,那就是没有让股民们获得收益,但这些公司的资金都集中到修建体育馆上,没有进入我的腰包。当时泛亚信托发债以及后来的债券转信托、替人还债,其实都是为了建成体育馆。”

  今年初,本刊得知他曾以泛亚信托破产相要挟,希望政府兑现承诺,但银通证券突如其来的资金占用审计报告彻底地击碎了他的算盘。“现在银通证券已成为历史,但泛亚信托不是没有希望,我还在努力。”范日旭喝完了杯中的最后一口水,灭掉烟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相关报道

  泛亚信托究竟栽在谁手上

  业务严重违规 泛亚信托停业整顿

  泛亚信托违规内幕

  银监会清除害群之马 整顿吉林泛亚信托公司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