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注册资本门槛降至1亿 信托业两规修改征求意见

2006年12月09日 17:29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作为信托业基本规则的《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与《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简称“两规”)正在重新修订中,银监会对于“两规”的修改已形成初步意见。

  新的修改意见对信托公司的行业准入和业务准入都作出了相当严格的规定。“改变了游戏规则的信托业将更向目前运作循规蹈矩的基金业靠拢。”一位参与讨论的信托公司高管透露。

  有信托公司人士担心,新规则将对信托公司现有的盈利模式构成冲击,不少公司短时间内难以适应。

  “新规则”

  这位参与讨论的信托公司老总告诉记者,此次规则的修改在很大程度上是参考了基金业的规则。

  记者了解到,“两规”修改意见的讨论稿提出,对信托牌照的准入放低门槛,最低注册资本金由原来的3亿元改变为1亿元人民币。

  但对其投资业务则作出了更加严格规定。讨论稿提出,对于信托公司自有资金的使用上只允许投资金融类公司股权、自用固定资产以及上市公司股票,不允许经营存款、发行债券、贷款和融资租赁。其对外担保不能超过净资产一定比例。金融机构之间的短期同业拆放也很可能会被取消。“这种情况下,信托公司作为金融机构的资金杠杆效应将大打折扣,自有资金的收益水平很可能会大幅度缩减。”他说。

  而对于非自营业务则采取了相对宽松的政策。业内人士指出,修改意见讨论稿允许信托公司开展资金信托、年金信托、信贷资产证券化、不动产信托、事物管理信托等信托业务,以及企业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代保管、证券承销等经纪业务。而此前事故频发的委托理财业务则在禁止之列。

  讨论稿特别修改了《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中“接受委托人的资金信托合同不得超过200份,每份合同金额不得低于人民币5万元”的限制。新规则允许信托公司开展异地业务,信托计划不需要审批报备,并且每个信托计划取消以往200份的上限要求,但是一个信托计划中,自然人投资者不能超过50人,而作为合格投资者,委托人的门槛被大幅度抬高:资金不能少于100万。

  业内人士评价,此次“两规”的修改意见在某种程度上把信托公司变成一种私募性质的投资基金。通过严格控制自营业务来防范各种形式的利益输送。

  该人士进一步分析,尽管“两规”修改还有待时日,但该讨论稿牵涉甚广,如果实施,等于给整个信托业动手术。因此,即便该讨论稿的修改意见最终得以通过,银监会也不会立即对信托公司强制执行,而是会给一定时间,促使信托投资公司采取公司分立、业务剥离、公司转制等方式逐步压缩固有业务,规范信托业务。

  事关生计

  记者了解到,随着修改意见讨论稿的下发、讨论,信托公司普遍反应强烈。

  有信托公司高层称,该规则一旦出台将对信托公司生计影响很大。

  中国外经贸信托公司一位业务经理介绍,目前一些信托投资公司的主营业务其实还是自有资金投资,还是靠资本金投资养活员工。一些地方性公司甚至靠手里掌握着的大笔地方财政存款过活。一旦新条例实施,此类公司将很快会出现亏损。

  该业务经理认为,目前信托业务由于缺乏技术含量根本就赚不了几个钱。资产证券化、信贷资产回购项目,银行压价比较厉害,信托公司在其中所获甚少。而利润相对较高的一些信托业务,诸如房地产信托、MBO等项目又受到了诸多的限制无法开展。

  更让信托公司无法承受的是信托财产被禁止用于贷款。

  根据用益信托工作室李扬统计,今年1-10月份,全国信托公司总共发售贷款类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9个,约占资金信托计划总数的60%。如果停了贷款类的信托计划,那么信托公司的业务短期内就将减半。“如此下来,自营和信托业务无法操作,信托公司将普遍面临盈利难题。”业内人士分析认为。

  据了解,目前,已经有不少信托公司针对新规则操作中的具体问题进行讨论,并提出自己的观点。

  重新定位

  尽管来自实务层面的阻力,但监管层的变革信托业的决心还是比较大的。实际上,正是几年来信托业一些新的问题让监管者着手解决以往信托体制自身存在的漏洞。

  一位中诚信托人士告诉记者,2001年开始重新登记以后,监管者对信托公司的明确要求是回归信托主业,但由于当时整个行业对信托业的理解都不清晰。从重新登记伊始,信托业从机制上就埋下了3个隐患。

  首先,由于重新登记的时候,按照每省保留一家的原则,信托公司原则上还是地方金融机构的定位。

  其次,重新登记以来,监管者一方面没有给信托公司一个主业,但另一方面,也没有对信托业务进行限制。信托最早从事货币市场基金、资产证券化和房地产信托基金业务,最终都没能形成大规模经营的主营业务。

  第三,信托定位为私募,不能公开宣传,其受益权凭证不能标准化和流通。这样就不能引入公开市场中诸多第三方机构的监督。

  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曾专门指出,尽管我国颁布了规范信托关系的《信托法》,但对营业性信托还没有相应的法律进行规范;明确了信托投资公司“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发展方向,但市场定位还不够具体;信托投资公司重新登记已数年,但还没有理想的发展模式。

  “但是,目前监管者的行为表明他们已经积极地行动起来了。”中诚信托人士认为,通过几年来的对信托业的监管实践,监管者已经拥有不少出台政策法规、通过现场非现场监控信托公司的经验。信托公司发售的信托产品也基本上有了比较成熟的操作模式。在此基础上,通过修改游戏规则,监管者将会掌握主动权,主动规划信托行业长期的行业定位和操作模式。“这将为整个信托业日后的壮大发展打下基础。”他说。

  (程志云)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