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信托公司发展中的N个问题

2006年11月27日 09:32 来源: 金融时报-金时网 【字体:


  主持人:本报记者 金立新

  嘉宾:长城基金管理公司博士 袁江天

  随着银行业全面开放的即将到来,我国金融业混业经营的脚步也渐行渐近。面对分业监管下各金融机构对信托业务的大规模“入侵”,一直以来以混业经营为优势的信托公司却日渐缄默,发展走入了一个十字路口。在我国金融业由分业经营向混业经营的过渡期,信托公司该如何发展?目前亟待解决什么问题?近日记者与长期致力于信托研究的长城基金管理公司袁江天博士进行了对话。

  主持人:目前对于信托业的发展,许多人都从不同角度发表过很多观点,但仍感觉比较混乱,难以理清信托公司发展中现在最应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袁江天:如果将信托业作为一个行业来发展的话,目前仍缺乏充足的理论准备和发展规划,所以,亟须研究的理论问题至少包括:分业监管下的信托业统一竞争规则以及分业监管下信托业的功能监管试点问题,信托业本身的产业独立性、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的功能定位问题;信托公司的金融性质、市场准入、以及信托公司的核心赢利模式问题,等等。

  在上述问题没有研究、定位清楚的情况下,就开始“摸着石头过河”,其结果必然是包括监管部门、信托公司在内的市场参与各方都在黑暗中摸索前进。那么在展业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了。因此,加强信托业的相关理论研究,并据此制定相应的行业发展政策与监管政策,应该是目前信托业发展的当务之急。

  受托资产管理规模决定于理财能力,而不是资本金的大小,一个公司的理财能力与其资本金也没有必然联系,资本金过大反而会由于自有资本管理,引起与受托资产管理之间的冲突,并可能使代理问题矛盾凸显。因此,信托业发达国家对信托机构注册资金的要求很低,甚至限制自有资金的规模。一个信托机构的理财能力与其资本金大小也没有任何必然联系。

  主持人:作为以信托理财为主营的信托投资公司,应该给予具有理财能力的机构以市场准入。也只有这样,才会有信托业的发展壮大。但目前的市场准入规定是否能将具有理财能力的机构引入市场中来呢?

  袁江天:关于信托公司的市场准入,在《信托法》和《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中都有规定,其中,比较刚性的条件是关于注册资本的规定。比如,《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第14条明确,“信托投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3亿元。经营外汇业务的信托投资公司,其注册资本中应包括不少于等值1500万美元的外汇”。

  目前,国内对信托公司营业牌照进行了相当严格的市场准入,虽然有相当多的公司希望重新登记注册,但自从2004年年初之后,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监管当局并未发放新的信托公司经营牌照,这也凸显了目前信托公司牌照的稀缺性和资源性价值。但在信托公司的准入资格与标准上,却有必要细细思量。

  实际上,受托资产管理规模决定于理财能力,而不是资本金的大小,一个公司的理财能力与其资本金也没有必然联系,资本金过大反而会由于自有资本管理,引起与受托资产管理之间的冲突,并可能使代理问题矛盾凸显。因此,信托业发达国家对信托机构注册资金的要求很低,甚至限制自有资金的规模。一个信托机构的理财能力与其资本金大小也没有任何必然联系。

  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产品)也只有从过去那种“项目融资导出信托资金”的融资歧途,转变为“信托资金搜寻投资项目”的理财正途,锤炼自己的投资理财能力,变过去的项目融资的信托计划为基于账户管理和投资理财能力的展业模式,信托公司才不会再在信托歧途中迷失自己,才可能在激烈的机构理财竞争中有所作为。

  主持人:目前,信托公司所发行的绝大多数信托产品,都是在某企业或某投资项目存在资金缺口,而通过银行、证券等其他渠道融资又存在困难的情况下,才向信托公司提出了融资需求,信托公司在项目考察的基础上,根据其融资额度、期限等设计相应的信托理财产品(计划),面向社会发行。这成了目前国内信托产品发行的主要模式。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袁江天:上述模式的本质其实是项目融资,在相当大程度上只是一种高息的项目融资债券而已,只是通过信托计划的方式穿上了信托理财产品的外衣。这种基于项目融资而发行的资金信托计划,其依据是《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其实,在该办法中,并没有一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对应于一个融资项目的意思,相反,在其立规本意中,还有集合信托资金的组合管理的本意,如在《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第19条信托资金管理的报告书应当载明的内容中,明确包括了“信托资金运用组合比例情况”和“信托资金运用中金额列前十位的项目情况”的规定。但由于该办法第6条作了“资金信托合同不得超过200份(含200份),每份合同金额不得低于人民币5万元(含5万元)”的规定,导致了一个资金信托计划的资金动员能力相当有限,在一个有限的资金规模下,要想做出组合管理来,也就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产品)也只有从过去那种“项目融资导出信托资金”的融资歧途,转变为“信托资金搜寻投资项目”的理财正途,锤炼自己的投资理财能力,变过去的项目融资的信托计划为基于账户管理和投资理财能力的展业模式,信托公司才不会再在信托歧途中迷失自己,才可能在激烈的机构理财竞争中有所作为。

  因此,信托理财市场的统一监管是个必然的问题,由于信托原理被不同类别的金融机构所运用来从事理财业务,在全球金融混业管理的大趋势下,我们可在分业管理的大格局下加强金融监管创新尝试。

  主持人:目前,证券公司的专项资产管理业务、银行的本外币理财业务、保险公司的投资连结保险业务、基金管理公司的基金管理业务、发改委管理的创业投资企业、产业投资基金等,都在利用信托原理,广泛开展理财业务,这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信托理财市场的纷争和混乱。对此现象您是怎么看的?

  袁江天:事实上,自2001年《信托法》实施以来,基于信托原理的信托业务为几乎所有现存的金融机构所运用来开展理财业务,但其实都是典型的信托理财业务。并且由于不同金融类别的机构受不同的监管机构监管,导致不同金融类别机构开展的同一信托业务的监管政策不一致。相比之下,冠以“信托”的由银监会监管的信托投资公司的信托业务所受到的监管在所有金融业态中最为严格。不同的监管尺度难免造成有的金融类别机构及其监管部门有“抢夺金融地盘”的嫌疑。

  因此,信托理财市场的统一监管是个必然的问题,由于信托原理被不同类别的金融机构所运用来从事理财业务,在全球金融混业管理的大趋势下,我们可在分业管理的大格局下加强金融监管创新尝试。建议成立统一的信托市场监管管理委员会来统一实施信托业务的监管,从功能监管的视角来协调各金融业态的信托业务开展,统一理财业务法规,避免各金融业态监管部门及其监管下的金融机构各行其是,以维护我国理财市场的公平竞争,满足国民日益增长的理财需求,从制度上保证理财市场的持续稳定健康的发展。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