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假画也分A货B货 姜国芳痛揭油画造假黑幕

2006年11月13日 11:37 来源: 人民网 【字体:


  著名油画家姜国芳最近的心情颇为复杂:高兴的是,年底他将带着近作去深圳参加“典藏·故宫·印象”紫禁城文化特展;让他头痛却颇为无奈的是,近几个月各地的秋季拍卖会上出现了不少于15幅他的假画。如何辨别这些仿造水平参差的假画,姜国芳为广大书画爱好者支招。

  ■深度解析

  假画也分A货B货

  “不久前,一家拍卖行给我打来电话,询问他们征集来的《肖像》这件作品有没有问题,头一回寄来的是黑白复印件,冷不丁一看,还真有点像。原作拿来后,灯光下戴着眼镜仔细一看,完全不对。”姜国芳说,画作的签名一共涂改了三次,改动的痕迹还能看出来;再就是这幅原作签名是横的,造假者估计是临摹画册,画册上没有印签名那部分,就仿了他的字迹,但签成了竖向的。“他如果是我的学生,那不合格,实在不懂油画,改动的痕迹还都没抹掉。”姜国芳幽默地说。

  假货有所谓的A货B货之分,假画也不例外,有高仿低仿之分,今年某拍卖公司秋拍就出现了一幅名为《仕女》的“高仿”作品,圆形的构图中是一个身着黑衣、戴珍珠项链的女子侧面。“人脸的侧面起伏不大,不够立体,所以初学者不容易掌握,作品的造假者已经具备了一定技巧。”姜国芳说。

  “人的皮肤色彩变化非常丰富、微妙,但造假者画的人脸像刨花皮,没有生气。再就是假画的发际线画得太死,原作是虚实结合,用笔肯定但不呆板。”姜国芳认为,眼角、鼻翼、耳梢、发际线这些细微的地方最难描绘,也最见画家功力。油画家王沂东最擅长描绘女子的发髻,俗称“美人蕉”,别人学不来。这些一般人并不注意,但画家最看重。

  ■惊人内幕

  造假者十年只临一幅画

  姜国芳的作品进入市场很早,但假画也同样出现很早,迄今为止,他的《宫门》是被仿造最多的,甚至有的造假者十年只临这一件作品。《宫门》描绘的是身着龙袍年幼的溥仪,透过两扇精雕细刻的朱门向森严的大殿里观望,充满一种沉重感和悲剧性。

  姜国芳说,1994年新加坡国际博览会门口悬挂了他的两幅代表作《宫门》和《梦》,周围还设了铜链隔离线,非常重视,遗憾的却是那是他人仿造的假画。经过多方打听获悉,画作出自广州美院一位姓郑的老师。此人十年中只临《宫门》这一件作品,临一幅卖一幅。

  “有一年在纽约,我拿着《宫门》的印刷品到一家画廊去装裱做礼品,老板看了后说他见过这件作品,之前也有人拿过来装裱,很贵,值2000美元。我说我的原作只有一件,而且早就被别人收藏了。”姜国芳说,类似的例子实在太多了,但最严重的是美国加州的一家代理他作品的画廊打电话过来说,距离该画廊不远的另一家画廊也在出售同样题材的作品,署名却是别人。“经过网络上调查,我获悉造假的是南方某美院的一位教授。于是我把相关资料、寄给了这两家画廊,并要求销售假画的画廊停止其行为,后来获悉该画廊也不知情,他们马上撤销了和该画家的合作。”姜国芳说。

  ■鉴定困惑

  高科技造假最难辨

  由于造假者功力、素养等因素限制,人工造假比较容易识破;但随着现代化科技的发展,通过电脑喷绘出的假画,鉴定工作就更艰难了。由于它的造型完全脱胎于原作,加上造假者再在画面上涂涂抹抹,用胶水粘一些颜色上去,伪造油画笔触,所以一般人非常难以分辨。

  但假货必定有其破绽,姜国芳特意拿出他的作品《梦》和喷绘而成的复制品向记者说明。记者发现,原作颜色很鲜亮,木雕花纹、丝绸花纹都有颜料堆砌的痕迹,而复制品的颜色有点发“闷”。姜国芳说,这是因为油画用的是矿物质颜料,饱和度很强;画面需要不断打磨,不断上色,所以颜料有一定厚度,画面有手工的痕迹。复制品因为是一次性喷绘而成,颜料是水质的,所以画面是均匀而单薄的,呈现的是“照片一样的平面效果”。

  ■画家暗访

  造假大规模流水作业

  姜国芳说,在很多地方,造假甚至成了一种产业。谈起上世纪80年代自己只身深入南方一家造假画社,姜国芳仍然心有余悸:“那是一幢白楼,门口有站岗的,工作人员不准随便出入,大门平常总是上着锁,保密性很强。我假装说自己也有兴趣来画,人家才带我进来的。进来后完全傻眼了:一个大通间,几十个工人面对面站成两排,很多都是残疾人,你画完山然后交给下一个画云,工序非常严格,时间卡得很紧,绝对没有偷懒的时间。也有几个技术比较强的‘包工’,他们往往独立创作一件大尺幅的作品。前者一个月的工资是1500元,包工要更多一些。”

  ■画家支招

  画布可做鉴定依据

  由于油画工具、材料的特殊性,姜国芳认为这些因素可以为鉴定提供部分依据。他说,油画家把创作当作生命的一部分,通常都会不惜精力、财力、时间。以他为例,大尺幅的作品要创作两三年,小尺幅的也要几个月。创作过程中还需要雇专门的工人不断地进行打磨画面,所以在博物馆中,经常能看到一些油画特别是古典油画表面光滑得如同镜子。油画布也有讲究,不能是刚买来的白生生的那种,通过打磨,去掉火气“正如好的文章标点一定非常准确,好的瓷器要有手感,好的油画也要有打磨的痕迹,这也是它的一种语言。”

  “但是造假者一般都要尽可能地降低其成本,不可能这么讲究。要知道光是砂纸、打磨雇工就需要花上百元钱。更不会选用价格很高的进口细麻布,有人用的就是做豆沙包的纱布,非常粗糙。”姜国芳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