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重庆财政9亿信托变相担保调查

2006年09月09日 09:51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7月24日上柜——8月1日正式签合同——8月15日就发售完毕。新华信托发售的重庆市两路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两路园区信托计划)在短短的20天内成功募集资金1.2亿。

  之所以如此受到投资者的追捧,地方政府的变相财政担保起了重要作用。知情人士透露,恰恰是这一点使得该信托计划涉嫌违规,因为它滥用政府公信力,与现行法律法规冲突。

  据本报调查,由地方财政变相担保发行的信托计划,在重庆至少已有9亿的资金规模。

  无效的财政担保

  “财政担保,信用度较高。有渝北高速发展的经济做支撑,渝北区财政局就信托贷款用财政资金做出承诺。”这是代销商兴业银行的主要营销卖点。

  渝北区财政局在承诺函第五条做出如下表述:若信托到期后,借款人不能按期足额偿付贷款本息,则由我局在贷款到期日通过渝北区财政的基础建设金、偿债准备金、财政其他资金来偿还。

  若以上方式仍然不能保证信托贷款的足额偿还,则由渝北财政安排同等资金拨款给借款人或者增加借款人资本金(借款人为渝北区政府下独资企业)来保证信托贷款全部本息的按期足额偿还。

  但在今年4月25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已发布《关于加强宏观调控整顿和规范各类打捆贷款的通知》(银监发[2006]27号特急)规定:严禁各级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对《担保法》规定之外的贷款和其他债务,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或变相担保。各级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不得以向银行和项目单位提供担保和承诺函等形式作为项目贷款的信用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条则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

  对于重庆渝北区财政局的上述举动,中央财政部相关人士明确表示,动用财政资金为信托提供担保、承诺或者变相担保,是不允许的,这应该是地方政府为自身利益做出的。

  早在2005年,《财政部关于规范地方财政担保行为的通知》(财金[2005]7号)已经规定:2005年1月26日后,各级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对《担保法》规定之外的任何担保均属严重违规行为,其担保责任无效。

  重庆当地一家信托公司的经理坦言,所有的财政担保都是无效的,这仅仅是为了让信托产品更容易募集成功。

  对此,产品设计者、新华信托公司经理张红兵称,新华信托什么时候都没有说过财政担保有效。她认为,从预算法的角度来看并没有违规,地方财政局向新华信托和投资者做一个承诺,预算法案是必须通过人大,获得专门的一个预算审计批复,而渝北区人大常委会已通过了备用财政资金偿还的议案。

  然而,财政部同样为此做出过解释:地方财政不得打赤字预算,地方政府以将来的部分财政收入作为担保,实际上是在人代会通过之前即将部分收入和支出项目固定下来,这与《预算法》的规定相抵触。
[[[下一页]]]

  9亿基建信托出台

  两路工业园是重庆最著名的几个工业园之一,已经入驻的不乏金山科技、长安汽车、广厦一建这样的产业巨头。工业园地理位置极具优势,处于被称为重庆“浦东”的北部新兴经济区,半径8公里的范围内囊括了空港江北机场、长江上游最大的深水港寸滩码头、尚在修建之中的重庆龙头寺火车站。

  新华信托表示,该信托计划所募集的1.2亿元资金将分别向重庆北飞实业有限公司和重庆渝北民营建设有限公司发放贷款,两公司分别获该信托计划实际募集金额的50%。贷款用于两路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期限三年,年利率7.2%,而投资者的预期收益为5.4%。

  事实上,在重庆,财政担保的信托计划已不止两路园区一个,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的违规项目开始浮出水面。

  根据公开信息粗略计算,从2005年1月26日始至今,重庆南岸区、沙平坝区、九龙坡区、大渡口区和渝北区的财政局总共为9.01亿元信托计划提供了变相担保。大多数财政变相担保的信托计划早已募集完毕,项目多为重庆各地新兴工业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旧城改造。

  对于政府的这种做法,张红兵认为,地方的经济始终要发展,但是国内又缺乏国外那样灵活的机制和广泛的融资渠道。地方要出政绩,只有动用财政资金向信托公司、银行或者是投资者做出一个承诺,作为它的一个信用基础。

  尽管与中央规定相抵触,但事态仍在继续。正在发售中的浙江湖州南浔荻塘两岸旧城改造资金信托计划,拟募集资金5800万,预期年利5.68%。如果出了差错,由南浔区财政局安排财政资金偿还。

  一个在下半年即将上马的南岸基建信托计划也依然会采用财政资金变相担保的模式。“预期收益可能没有现在这么高,只有5.2%或者5.3%的样子,但财政担保是确定了的。”张红兵说。

  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

  两路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蔚世雄表示,动用财政资金担保仅仅是为了消除投资者的顾虑,他认为企业不能按时归还1.2亿贷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渝北区政府的一位官员也坚持认为,重庆银监局都批准了的信托计划,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重庆银监局非银行处一位项姓负责人却表示了不同意见。

  “我们是出过一个信托业务监管意见书,具体是渝银监局非银行处意见书[2006]9号文件。需要特别指出是,这仅仅为该信托计划的风险揭示与意见参考,并非核准文件。所有的信托计划,都由发售的信托公司履行一个告知的义务,然后我们出具监管意见书。”项说。

  渝北区政府关于两路园区信托计划出具的另外一份政府文件是区人大常委会通过备用财政资金偿还的议案。

  尽管区人大常委会通过了该议案,在渝北区政府的高层,仍然有反对的声音。

  一位官员曾多次公开反对动用财政资金给信托贷款作担保,为此,不少领导抱怨其“思想落伍”,应该“解放思想,与时俱进”。

  “合理但不合法。”反对财政担保的这位官员至今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同时,该官员也很矛盾。

  他承认,渝北区财政局担当的风险其实非常小,因为上述两个企业事先已将自己未来的土地收益质押给财政局,而工业园区的土地,一旦完成了基建,增值空间极大。“荒地只能卖到30万元一亩,水、电、气、通讯等‘七通一平’后价格可以翻番,卖到七八十万一亩。”他说。

  更多的声音表示了对财政担保的认同。当地的数位官员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工业园区的发展关键要靠‘银根’和‘地根’。最初,有地无钱,政府财政出面担保融资用于基建;然后地变成钱,基建完成后地价飙升,财政从园区土地的出让中得到收益;最后,大量企业入驻,为当地带来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

  但是,一位金融界人士站在宏观经济的立场指出,“这是地方政府投资过热的一个缩影。这种融资模式所蕴涵的风险是非常巨大的,其收益的关键在于工业园基建完成之后的地价升值。一旦地价无法按照政府所预计那样如期升值,对于地方财政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目前财政担保的信托计划是9个亿,规模尚小。如果地方政府头脑一热,募集20亿呢?如果这个时候地价突然出现大幅度的回落呢?工业园的开发,始终是政府主导的行为,并非市场经济的真正体现,一旦招商引资不成功呢?”该人士一连串的诘问让更多的官员陷入了沉思之中。

  总之,9亿元信托已经募集,而投资却刚刚开始。

  本报特约记者卢飞重庆报道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