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江平:自由和信用是信托业发展的两大基石

2006年08月14日 13:58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我国法学界泰斗江平日前在“信托业发展与风险防范高层研讨会”上发言时说,信托是当今世界上一个非常好的理财工具,从世界范围来看,一个国家的信托制度能够成功,一是基于信托自由,一是建立在信用基础上,或者说信托是一个建立在高度自由和高度信用基础上的产物,说它是一个高度自由的产物,是因为它完全遵循契约安排、合同安排,在西方国家,英国堪称信托制度的鼻祖,它的信托就是双方自由的安排,没有国家的干预,当然它更重要是建立在高度信任基础上,为什么叫信托,就是基于“信”而“托”。遗憾的是这两个条件现在在中国都欠缺,第一个我们现在的市场经济还缺乏必要的自由,尤其是在信托这个机制上,缺乏自由就不能够搞多品种,缺乏信用就不可能搞大,因为你没信用,别人就不敢拿更多的钱交给你来管,所以信托在中国要发达,必须要这两个东西,一个是信托领域要有比较大的市场的自由,第二个是必须有更多的信用。

  江平指出,当前中国市场经济确实存在一个比较突出的矛盾,一方面经济要自由,要求国家要尽量少干预,但另一方面市场要有秩序,又需要国家更多的干预,这是现在中国经济领域最大的矛盾,自由机制应该国家尽量少干预,而秩序要更多的干预,这两个影响中国市场的最根本的问题都完全浸透在信托产业里面,在当前中国市场经济土壤里,一来缺乏制度,二来商业贿赂横行,完善法律制度是一个方面,但市场环境、市场机制也很重要。

  江平认为,解决中国信托发展所需要的“自由”诉求,关键是完善信托制度安排。

  首先,必须解决信托活动合法与非法的界限问题。英国的信托制度一开始就是规避法律的,或者说从英国的制度来说信托制度是完全单独的一套,它作为衡平法的这一套制度,跟普通法没有什么区别,甚至通过信托制度合理避税都是合法的,但这个问题在中国是绝对不行的,信托法上有一条,如果信托的目的违反了法律、法规就是违法的。在这个问题的理解上,如果不加限制,人们就完全以信托这种形式掩盖非法动机,如偷税漏税,企业之间的信贷,破产的时候逃避财产,还有逃避外汇管制。但让制度管得太死的话,显然又限制了我们信托品种的扩大,所以这是比较难做取舍的一个问题,在中国现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如果不加以干预也不行,但是哪些地方应该加以干预,哪些地方不应该加以限制?这个问题无论从法律,或者解释法律上需要加以完善,至少有两条要明确,第一个以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违法为目的不能做,因为原来信托机制有一个制度安排,制度安排本身就基本上确定了你不能够轻易逾越这个制度,符合这个制度而说它违反了这么一个安排,比如通过信托的方式搞一个企业的融资,显然违反了企业之间的禁止商业信贷的法规。日本近十几年处理信托违法的案例只有一个,就是用信托的制度为破产逃避了财产,把自己的财产通过这个逃避。在日本、西方国家没有我们这么多的外汇管制,没有禁止企业之间借贷,如果我们在法律上有明确的东西,做了制度安排,就已经不能认为是变相规避法律,如果你认为法律上不合适,可通过法律来完善,例如税收上完善制度,你给了免税就不能再说它偷税漏税了,信托制度完善更多地应该是追求合理,企业之间禁止借贷应该逐渐放宽,原来的公司法里面不准募集,信托制度本身应该适应放宽的趋势。

  第二,合不合法谁来解释也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让监管部门自己来解释这样的东西就是违法的,这个东西就是无效的,从法律角度来说如果确认一种行为的有效无效,从法律上的解释,或者更合乎法律层面来说,要不然的话我们多个监管部门,保监会说这样,银监会说那样,说这个是违法,那个是违法,这样的话从法律执行的角度来说还不够完善。

  从自由的角度来说,中国不能够完全没有监管,因为市场秩序本身就是这样,本来就是相当混乱,有的地方不太管,或管的不严,违法就比较多一点。

  江平认为,我们应更多从机制上减少风险,他主张一要展开信托财产登记,资金信托没法登记了,在资金这一部分应强化托管机构,让托管银行进行必要的监督,就像我们公益机构必须有一个监管机构,在这个意义上监管是从法律制度上设立的安排。二要完善信托的制度体系。他认为信托法的完善取决于三个支柱,一是信托法,私法。二是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公法。三是税收政策。现在通过一个法律还很难,国务院还是应该有一个正式的有关信托业的管理条例。有这三个制度,才能让信托法法律制度真正的完善。

  有人称江平是中国民法的“教父”,他是我国民法通则、公司法、合同法、证券法、信托法、行政诉讼法等多部法律的重要起草者。“一个国家的信托制度能够成功,一是基于信托自由,一是建立在信用基础上”,“信托是一个建立在高度自由和高度信用基础上的产物”。江平的话语掷地有声,直中要害。“自由”、“信用”,又岂止是信托业发展的基石?我们国家整个的经济社会发展,和谐社会的建设,何尝不在呼唤着这两样东西!

  本报记者秦炜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