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藏家论道:艺术品投资需要开放的心态

2006年04月10日 16:47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多年前,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徽州潜口的陈先生。我曾多次去潜口写生,对当地丰富的古民居建筑印象深刻。构型别致、雕刻精美的古代民居建筑,往往是大户的遗风余韵。陈先生既是一位书画、古籍收藏者,也是一位流转藏品的商人与书画欣赏组织者。因为长年浸淫于古代书画、书籍中,此君古文化知识丰富,传统习染浓厚,毛笔不离手。对于收藏品,他并不一味死捂,而是走出徽州,广交朋友。藏品在他手中,像是由涓涓细流汇成的一汪"源头活水",汩汩地流向全国各大都市,而他的百万家产就是在这种经营活动中建立起来的。

  一次到陈先生的居所喝茶,环目四顾,壁上琳琅满目的书画多为名人所作,正面墙上一幅李可染的四尺三开的《牧牛图》,一下拉近了我与画作的距离。走近细观,从用笔到用墨再到落款、用鉴,都表明是幅真迹无疑。这么近距离地观赏大师的作品,内心狂喜。我曾在陈先生家见过的书画,如吴石庵的山水、程璋的鹿鸣图、蒲华的花鸟等,都没有那么让我爱不释手,惟独这张画,有百看不厌之感。陈先生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批画悬挂,任访客欣赏。估计他的藏品五花八门,有很多。

  陈先生对藏品,从来就抱这样的态度:有人出价,价位合适,他就出售。1995年我曾在陈先生那里见到一幅于右任的书法手卷《千字文》,开价8万元。十多年前,这个"基价"算高了,至少不是普通人买得起的。不过,若有眼光者,参照当时拍卖行的出价(是年嘉德一幅于右任的五字对联,起价都在10万)收藏迄今,当收益颇丰。但那幅手卷,居然从我身边滑走了。陈先生的藏品,都是名家名作。他曾说,非名家作品,收藏和投资的风险都很大,虽然"基价"可能较低。

  "我的藏品大都从乡下收上来的,有些则是与别人交换所得。"潜口有深厚的古代文化积淀,家家有藏品,不愁没东西。十多年前,我曾在另一处徽商后人的家里住过几天,这家人就从箱底拿出一套精美的古瓷具让我欣赏------徽商后人的笼箱里,不知深藏多少人间宝物。

  "这幅《牧牛图》,要多少钱?"我心动了。

  "10万元。"

  1994年北京嘉德秋季拍卖会上一幅李可染《松荫牧童图》,标价在10万到15万之间。1995年海南港澳拍卖会上一幅李可染的《春牛图》,起拍价8万元。李可染的书画,市场只会看好。陈先生这个出让价,应合理。

  "不过,合肥客户已经订购了。"他浅浅一笑。

  "不能转给我吗,可以再高点?"我怅然若失。

  "说好的,算了吧。他是我的老客户。"

  陈先生收藏也是为了投资,所以第一重视老客户,长期客户是他稳键投资的重要一环。名家名作,只有面对有实力并对作品确有喜好之人,才可以交流,使藏品不至于埋没。保证藏品流转可考,也是陈先生的心愿。他交这些好朋友,相互省心。他说,自己做藏品生意的信条是:拒绝仿品,藏品一定保真,与老客户互信。徽州书画,假货不少,像黄宾虹的作品,市场价位高,有人就专做其仿制品------对此他颇为不齿。

  陈先生还坚持,他的藏品价位一定以略低于市场价位出售,以保证下家有利可图。他说,抬高价看起来一时不亏,然而,高价只能是拍卖行干的事。一幅作品拍到"天价",对于藏富于民,并没有什么好处。名家名作,集中为某些人收藏,实是艺术品的"死结"。

  不过,陈先生也并不拒绝把藏品放到拍卖行拍卖,但必须是画家独占鳌头的作品、独树一帜的精品。"精品有精品的价位嘛。"说着,陈先生把毛笔在水盂里蘸点水。这只水盂是明代的东西。做人和做事,二者可兼得。

  临走,我问陈先生这幅《牧牛图》,大概可以赚多少?陈先生直言不讳地说:"一万吧。收进来,转个手,赚一万,可以了。"

  过后,他领我见他一位朋友。此君因工作关系,与知名书画家多有接触,于是手上就藏有不少书画家们馈赠的作品。作品被很好地保存------他自建一所家庭博物馆,把书画作品都装上玻璃罩保管,尽心尽力------退休后,让游人参观欣赏。但因他不交流、不投资书画,藏品似处于"冬眠"状态,没有活力------连他自己似乎也没有生气。我去参观的时候,他的生活陷入拮据状态。如果藏品不流通,谁都帮不上忙。

  收藏艺术品,需要开放的心态。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