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建银投资重组金信信托

2006年01月04日 10:57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字体:


  银监会浙江监管局2005年12月30日宣布:即日起责令金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停业整顿

  建银投资重组金信信托

  金信信托“猝死”前的三次“救赎”

  2004年12月

  市场盛传葛政将金信信托大股东通和投资所持有的金信信托13.78%股权转让给香港新鸿基,2005年3月7日,新鸿基原执行董事汪晓峰正式就任金信信托董事长。后来被证实这是汪晓峰本人发出的良好愿望,香港新鸿基也出面辟谣称并无此事。

  2005年7月

  金信信托与苏格兰泛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杭州举行签约仪式,宣称泛盈投资将注资金信信托,成为其持股19.9%的单一最大股东。结果表明,这也是金信信托的一次刻意托市安排。

  2005年12月

  葛政最近为金信信托重组而努力的方案是,公司与当地政府签订增资协议:浙江省和金华市政府各出资10亿元,用来填补金信的窟窿,其余15亿用来认购新增股份,使金信的资本达到25亿元左右。但该方案没有获得银监会的批准。

  颇让市场意外的是,金信信托是在停业整顿中度过了新年。银监会浙江监管局12月30日发出一则公告,宣布自即日起责令金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停业整顿,并委托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金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停业整顿工作组进驻该公司,具体负责停业整顿工作。

  金信信托停业整顿

  公告称,鉴于金信信托违规经营和经营不善,造成较大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的规定,经银监会同意,责令金信信托停业整顿。在停业整顿期间,金信信托停止新办业务,停止债务的支付。停业整顿工作组行使公司的管理职权,处理与该公司有关的未了结业务;追索债权,依法保全并清理公司资产,管理信托财产,委托中介机构进行全面审计和专项审计;进行信托权益和其他权益登记,按国家规定依法维护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公告还表示,将对金信信托违法违规人员交由有关部门依法追究责任。

  业内认为,信托行业的特点是不靠金融资本,而靠人力资本。如果有一批比较好的员工队伍的话,有机构重组不失为是一个战略性的考虑。

  建银投资进驻

  建银投资在重组了华夏证券、南方证券和北京证券之后,首次涉足重组信托公司。许多业内人士对金信信托被停业整顿感到惊讶,不过国元信托研发部的潘联星却表示”惊喜”。他对本报记者说,在德隆出事以后,伊斯兰信托和金新信托重组都没有下文,意味着这两家信托公司面临关门的结局,而金信信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建银投资重组,对金信信托来说是好事,也有利信托行业的发展。
[[[下一页]]]

  业内人士分析,在信托行业低迷之际,建银入主的成本无疑是较低的,对金信信托的重组也是有价值的。而且虽然金信信托遭受比较大的损失,不过公司还是有较多的信托和证券投资方面的人才,在信托产品的开发方面,也有很多的创新之处,如最早推出不定项房地产投资信托产品,这种模式后来被很多信托公司模仿,说明在信托产品创新方面金信信托还是有一定的基础的。

  旁边报道

  相关公司避嫌忙

  浙江广厦在金信信托被停业整顿之时公告称,2005年10月公司已与浙江广厦集团安徽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公司所持有金信信托的1亿股股份全部转让给安徽置业,并已收回8800万元转让款。金信信托停业整顿不会对公司造成实质性的损失和影响。

  而浙大网新则公告称,金信信托停业整顿不会对公司造成实质性损失和影响。2004年初,浙大网新已经将持有的1亿股金信信托股份全部转让给了上海金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并已收回全部股权转让款。

  两公司都表示,由于该股权转让涉及金融类资产,尚需经银监会审核批准,由此该部分股权一直未能办理过户手续。

  记者观察

  信托行业艰难“转身”

  信托行业回归本业以后,这几年经营之路越走越难,受到了政策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多重挤压,现在仍没有统一的信托市场的游戏规则,多头监管的结果是各家信托公司经营的门槛不一。国元信托研发部的潘联星认为,在大环境不利于信托公司的情况下,个别信托公司出现问题是不难预料的,信托公司总是要生存的。

  管理层坚定行业监管决心

  统计显示,2005年信托公司信托产品的发行出现回落。1-10月共发行集合信托产品281个、募资269亿元,分别同比下降4%和10%。信托产品的发行明显表现出与政策高度的相关性。在2004年严格监管的基础上,今年初银监会颁布《关于进一步规范集合资金信托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法规,并加强了现场检查,使信托业务开展陷入低潮;10月份,212号文件颁布使9月份的发行高峰戛然而止。

  国泰君安信托行业研究员梁静表示,经历了5次清理整顿之后,信托业仍未能走出“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怪圈。2004年,庆泰信托、金新信托、伊斯兰信托等先后出现严重问题。2005年,部分信托公司以及证券投资、房地产投资等领域出现兑付风险。

  行业风险频出坚定了管理层加强行业监管的决心。2005年2月初,银监会明确表示“目前信托行业的风险仍然处于较高程度;现阶段任何关于信托公司应放松监管的说法,都不利于保护委托人、受益人利益,不利于信托公司行业整体发展”。因此,2006年管理层对信托业的监管不会放松。

  监管重心将有所转移

  不过今后监管部门对信托行业的监管重心将有所转移。梁静预测,在经过大规模的制度建设之后,行业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已基本完善,对信托业的监管已由行业性法规的制定转到处置信托公司的个体风险及优化行业资源配置上来。推行分类监管将成为优化行业结构的主要举措;同时,一些投融资领域、关联交易、异地资金信托业务等仍将受到严格限制,但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可能会审慎放开对业务开拓的限制。

  潘联星也认为,随着国家政策的逐步完善,统一信托市场规则是大的方向,信托的未来是可以预期的,人为造成的政策规则不平等管理层已经是比较注意了,如人行副行长吴晓求已经发出过相应的呼吁,要建立统一的理财市场;现汇金公司现总裁夏斌之前也做了多年的努力。在信托行业比较低迷的时候,进入行业的门槛相应也较低,挽救信托公司对从业人员和行业信誉都是有利的影响。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