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当收藏变为投资 艺术品市场风险要警惕

2005年11月29日 17:31 来源: 东方网 【字体:


  东方网11月29日消息:就在刚刚结束的第一轮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又诞生了两项绘画拍卖最高纪录———徐悲鸿创作于70年前的油画作品《珍妮小姐的肖像》拍出2000万元,打破了中国油画拍卖的最高纪录;吴冠中的巨幅彩墨画《鹦鹉天堂》以3025万元的成交价,创造了在世画家作品的拍卖纪录。

  中国书画拍卖市场的第一波高峰,出现在1994年至1995年,当时由于拍卖市场刚刚启动,出现了

  行情火爆的场面;第二波高峰则始于2003年“非典”之后,并延续至今。总体来看,从1994年至今,书画拍卖市场大体上经历了由高至低———盘整徘徊———再度走高的曲线,而且整体上第二波行情的力度、广度和深度,要远远大于十年前的第一波行情。圈内人士戏言,“非典”前买的书画都是“原始股”。

  今年的书画拍卖行情又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比如海派画家的领军人物程十发,其上拍的作品每尺平均价去年是19484元,今年已达110737元。可谓高歌猛进。

  再以目前在世画家中身价最高的吴冠中为例,其上拍的国画作品每尺平均价去年是144865元,今年则达到267226元。特别是画家自己认为艺术价值并不太高的《鹦鹉天堂》,创造了在世画家作品的拍卖“天价”,画家对此也感到很无奈:“现在国内的艺术品市场有点畸形,人为因素太多,蹿上蹿下的,市场的心电图不正常……艺术品收藏家不关心艺术,不懂艺术,只是认为画得复杂的、色彩鲜艳的就好。简单的就没有价值。”

  的确,眼下许多投身书画艺术品市场的人,并不是在用眼和心去感受、碰撞作品,而是在用“耳朵”。

  当收藏变为投资

  还是在今年艺术品春拍会过后不久,记者的朋友说要带记者去见识一下一位刚刚进入书画拍卖市场投资淘金的企业家。在这位企业家的豪宅里,他将在春拍会上拍得的近百件近现代书画作品一一陈列了出来,让我们过目。看得出,由于有行家把关,这些书画质量总体比想象的要好。据他透露,这些拍品共花了200多万元,他“谦逊”地说:“小弄弄,小弄弄。”

  一转眼,艺术品秋拍会的日程已经过了大半,记者对那位企业家的“豪举”早已淡焉若忘。近日那位朋友又要叫上记者同去拜访这位企业家,说是这次秋拍会又淘到了不少好东西,记者推托忙得很,顺便打听了一下,好家伙,这次他又投了500多万元,“建仓”速度明显加快了。

  这只是近年来书画艺术品拍卖市场火爆景象的“冰山一角”,类似这样的投资客有多少,可能永远无法统计。据上海市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介绍,上海的企业家投资艺术品的手笔,在全国来说还“排不上号”,因为从总体上看,上海的民营企业家还处于弱势地位,再加上上海人普遍精明谨慎,所以难见大手笔。目前民营企业家投资艺术品最强势的,首推浙江和江苏两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仅浙江一省投资艺术品上亿元的民营企业家就有30多位。有这么多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注入,书画市场不涨也难。所以,许多市场人士乐观地认为,目前书画拍卖市场尚处于初级阶段,充裕的资金带动市场放量上攻,后市看好,行情将持续少则三四年,多则七八年。

  只是,当收藏的娱情养性功能逐渐被投资增值理念所取代的时候,或者说,当书画被当作股票一样炒作的时候(目前已经有了“书画拍卖指数”),这究竟是悲还是喜?



  沪上资深艺术评论家林明杰,向记者道出了自己的感慨:现在基本上已经不存在收藏家队伍了。书画艺术品被当作赚钱的“筹码”,很多人是抱着赚取暴利的心态在“玩字画”。另一位资深艺术评论家石建邦,也坦言最近已经不敢去看拍卖会了,因为“刺激”太大,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像“神话”一般。他有一位朋友,五六年前买了一幅青年油画家夏俊娜的油画,今年把它拿到拍卖行去,结果拍了70多万元。即使像香港佳士得这样的老牌拍卖行的业务主管,日前在沪也对记者坦言,对目前内地拍卖市场书画行情的火爆表示担忧,并且对动辄“天价”的真实性表示质疑。

  投资风险要警惕

  艺术品市场并非是菜市场,可以抓到篮里就是菜。它是有门槛的,而且“水很深”,稍不注意就会呛水。所以,许多不求甚解的企业家纷纷仿效中央电视台艺术品“鉴宝”节目的做法,请来“顾问”为其掌眼。但由于所谓的“顾问”鱼龙混杂,大都又是业余或兼职的,与企业家之间关系并不十分紧密,不可避免地存在道德风险,而且彼此之间缺乏一种信托责任,“捣浆糊”的事情会经常发生。比如近来申城收藏圈就流传着这么一则笑柄:一企业家请出一位在圈内颇有知名度的“老法师”,先后斥资2000多万元购藏了数百件古瓷精品,出了书,开了馆,结果被专家告知,“精品”一半以上“有问题”,这让他傻了眼,大把的钱打了“水漂”。眼下这位企业家据说正在韬光养晦,暗自“疗伤”。

  类似赝品充斥的情况在内地拍卖市场更是普遍,有的拍卖行甚至十有六七是赝品,有行内人士甚至断言,徐悲鸿的拍品十之七八有问题。但在拍卖行来看,他们有“免责”条款(拍卖行对拍品的真伪、瑕疵不作担保)。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艺术品真伪谁说了算?眼下似乎还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能够“一锤定音”,即使像央视的艺术品“鉴宝”节目,有的专家的看法也备受争议。

  原先在上海高调推出书画“保真拍卖”的中天拍卖公司,前不久也决定叫停。董事长兼总经理宣家鑫表示,从古到今,收藏(字画)玩的就是心跳,玩的就是鉴赏力。如果要求拍卖行推出的书画拍品都保真,一是鉴于书画艺术品鉴别的复杂性,客观上并不具备条件,而且拍卖行作为一个中介机构,不可能承担所有的风险;二是如此一来,将变成全国人民“炒字画”,拍卖行必将户限为穿、应接不暇;三是会失去收藏鉴赏的真正乐趣。最重要的是,书画的真赝究竟谁说了算。许多人一定会以为,画家本人及其家属可以说了算,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书画家对自己的作品会昧着良心说谎。所以,“保真拍卖”最主要的风险就是(在世)艺术家的道德风险。

  为什么是瓷器?

  书画拍卖行情火爆,却冷落了古董工艺品。特别是古代瓷器,近年来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逐步有被边缘化的倾向。不少拍卖公司在收缩甚至取消古董工艺品这块阵地。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内地春拍会古董工艺品专场拍卖总成交额仅5亿多元,相当于中国书画(包括油画)总成交额的十分之一。沪上资深瓷器鉴定专家朱裕平则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与内地收藏家的不成熟有关。事实上,古董与书画历来是古代艺术品的两大类,彼此不分高低。如今书画行情火爆,流通性越来越强,许多人弃古董而就书画,古董拍卖严重“失血”,而且拍卖市场缺乏重器,许多拍品都流传到海外市场。相比之下,海外的收藏家更加理性和成熟。

  在内地书画拍卖迭创新高的时候,创造中国乃至亚洲艺术品世界拍卖最高纪录的却是———瓷器。今年伦敦佳士得春拍会“中国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专场,领军之作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以1568.8万英镑的天价(约合人民币2.35亿元)为伦敦古董商拍得,这也创下了中国乃至亚洲艺术品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

  元青花的拍卖市场,海外占了很大的比重,特别是高价位的元青花,绝大部分都是在海外拍卖的。相比之下,内地市场的元青花拍价没有超过千万元价位的,这既跟拍品的质量有关,更主要的是藏家的审美趣味因素,用资深艺术评论家石建邦的话讲,就是“眼光不够凶”。石建邦预计,如果这件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在国内拍卖,其身价绝对不会超过5000万元。

  拍卖师们分析说,由于欧美和港台地区的收藏家素来重视瓷器收藏,因此,能够屡创目前价位还不算高的中国古陶瓷的拍卖纪录,他们希望将来能把这些瓷器“返销”回中国内地盈利。

  似乎是在回应这些拍卖师们的分析,就在伦敦佳士得春拍会三个月以后,香港苏富比秋拍会推出的仅有一巴掌高的清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花石锦鸡图双耳瓶,以1.15亿港元成交,创造了清代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和中国艺术品拍卖的第二高价。而其买家,据透露是一位内地收藏家。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