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信信托步入"后葛政时代"

2005年06月01日 17:1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金信搬离上海

  和金信信托董秘李传全博士约定的采访事宜被一推再推。

  5月30日,记者再次致电李博士,得到的答复依然是再等。而此时,李事实上已经在杭州上班多日。“我们有些调整。”对于公司一些部门迁回杭州一事,李并不想多说什么。而原本记者和其相约的采访董事长汪晓峰一事似乎已经被无限搁置。

  在市场低迷的环境下,金信信托已经选择收缩策略。

  5月30日,位于上海市延安西路华敏翰尊国际广场的金信系的办公场所,原本三层楼的办公室已经是人去楼空。

  “我们刚刚今天搬完,电话还没有安装。”金信证券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其所在的部门已经搬回长乐路原先的办公室。

  记者此前了解到,金信证券的办公室和财务部等服务性部门在5月初就已经迁回杭州,上海这边只保留业务部门(包括投行部等),记者当时看到的一份材料显示,4月底上述部门人员和必要的办公用具首先搬回杭州,5月9日正式上班。

  当时的一种说法是,服务部门迁回杭州,有利于和当地主管机构沟通。

  但似乎,这种收缩不仅仅只是在金信证券。金信信托也将迁回杭州,当然上海也会保留一些部门,金信的人士告诉记者。

  如今,刚刚3月份重新当选金信证券董事长兼总裁的陈唯贤也已经回到浙江。

  而这离金信搬迁新居华敏翰尊国际广场仅有半年时间(去年11月份时候),“来去匆匆”。根据留守的一位人士介绍,华敏的办公场所费用太高。据悉,华敏的物业费用就要每平方25元/月,场租一层要100多万,金信系公司三个层面光租金就要300多万,“开销太大”。

  原本搬到华敏,是金信系将“散落”的关联公司集中到一起,有利于工作上的配合。事实上,金信系一直有在上海大发展的图谋,在原掌门葛政早年的规划当中,将公司迁至上海,可以充分利用上海的人才优势和资金优势。

  如今,金信信托的战略转移戛然而止,而随着葛的离去,金信的未来也显得模糊不清。

  三笔收购两次转让

  与此同时,坊间传言,金信信托在长丰通信的股权也将退出。

  金信信托目前持有长丰通信(000892.SZ)的股权有9600万股,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2003年初,金信信托斥资1.57亿元购得长丰通信23.2%的股权,同年,其还出资2.8亿元控股伊利股份(600887.SH),出资1.77亿元成为金地集团600383.SH第二大股东。
[[[下一页]]]

  而这三笔收购,始终无法摆脱隐性MBO的阴影——其共同点是,金信信托始终没有派人员参与三家上市公司的管理。

  而去年伊利事件的风波将这种股权关系推向尴尬境地。2005年4月6日,金信信托将其持有的14.33%股权转让给呼和浩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拱手让出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5月20日,金信又出让金地集团的股权。

  如今,坊间已经传言,金信亦将出售长丰通信的股权。但当记者就此向金信信托董秘求证时,其表示并不清楚此事。

  不过,有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金信信托的潜在投资者有这种厘清公司对外投资的要求。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长丰通信的公司质地远不如前两者优良。长丰通信的公告表明,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首次出现亏损,“由于公司现阶段资金状况比较紧张,一些投资项目无法启动,业务收入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导致2005年1-3月公司累计亏损达到4652万元。”

  而且,长丰通信还陷入了覃辉风波当中。大股东和上市公司的关系也要比伊利股份和金地集团复杂,截止到2004年12月31日,公司实际占用卓京投资公司的资金为7046.69万元。在这种情况下,金信信托能否溢价脱手长丰通信的股权,值得考验。

  事实上,金信信托在脱手伊利股份和金地集团的股权上,均获益不菲。记者此前在采访葛政时,葛就表示,2003年后公司只做投资。金信的战略目标已经很明确,就是做非银金融服务,专业的战略投资者。”事实上,金信信托在脱手伊利股份和金地集团的股权上,均获益不菲。

  而收购三家上市公司股权,是其探索信托业创新的方式之一。实际上,金信在业内也一直以善于创新而被市场所推崇。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这种为以后做准备的信托创新最终导致葛政的离开。“伊利事件恰恰是葛离开金信信托的一个导火索。”知情者称。

  大股东之谜

  3月7日,金信信托召开董事会,新鸿基执行董事汪晓峰正式就任金信信托董事长,原董事长赵海华则担任上海金信控股的董事长。而葛政原本是上海金信控股的董事长,在赵回到金信控股后,葛完全退出金信。

  赵海华为葛政的一脉相承之人,在其主政期间(2004年3月至2005年3月),赵秉承了此前的金信经营理念。

  而自从今年2月份,市场传出香港新鸿基金融集团入主金信信托后,其股权结构以及大股东身份一直是个谜。在记者最近的采访中,当一问到大股东的话题时,“还没有最后的结果,现在不方便说”成为金信系高层的统一口径。
[[[下一页]]]

  “新鸿基只是一个顾问公司,帮助公司引进大股东。”金信系一高层表示,同时其称,公司确实在接洽外资背景的公司。

  据一位接近新鸿基高层的人士表示,新鸿基亦无意收购金信信托。记者此前在采访香港新鸿基时,数位被采访人士表示不知情公司收购信托公司的事情。

  最近金地集团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金信信托的主要股东依然包括通和投资控股、浙江省金华市财政局、浙江广厦(600052.SH)、浙大网新(600797.SH)、朝华集团(000688.SZ)、深圳市农产品(000061.SZ)、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等。

  截至2004年底,金信系在金信信托的平台下,掌控了多家金融公司。金信信托拥有金信证券47.05%的股份、博时基金48%的股权,控股金迪期货以及金信证券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金信系通过1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长为初具规模的非银金控公司。特别是博时基金和金信证券,在业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

  事实上,谁控制了金信信托就是控制了证券、基金和期货三大金融平台。

  而据记者了解,香港新鸿基金融集团拥有香港本土最大的证券公司香港新鸿基证券有限公司,从事证券经纪、投资银行、理财等金融业务。

  从现有的信息看,新鸿基背后的买家比较看好金信证券。

  就在3月7日金信信托换掉董事长不久,3月底,金信证券召开董事会,原公司董事长林益森被撤换,陈唯贤同时被委以重任,担当证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另外撤换的还有两名副总。而对陈的双重身份的任用显示出新鸿基引进新股东的企图。

  三年增资之痛

  金信信托的发展是一个不断增资扩股的过程。早在2003年初,金信对增资扩股的渴望就非常强烈。

  当时,公司认为,信托公司发展必须要有一定的资本的基础(最大限度地对外投资),金信前面的几次增资在时间上拿捏得恰到好处。每一次增资都对公司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

  金信第一次增资是在1993年5月,公司改制为股份制企业,同时注册资金增到1.2亿。1996年9月,完成第二次增资,资本金增加到3亿。2002年1月又第三次增资扩股为10.18亿。

  前任金信董秘曾介绍说,金信1996年时期的第二次增资挽救了公司。当时3亿资本金正是国家规定的信托公司保留的底线。但金信增资在前,国家规定在后,所以金信得以保留。

  而2003年下半年开始的增资扩股工作却显得异常艰难。在2004年上半年的时候,记者了解到,新一轮的增资资金已经到位,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次的增资并没有成功。目前公司的注册资本金还是10.18亿。
[[[下一页]]]

  朝华集团的2004年年报显示,公司董事会2003年度已通过向金信信托增加出资2000万元决议,但因各方面的原因,截至年底尚未实施。

  浙江利捷的余凯认为,在目前市场低迷时期,资金投资金融机构都要三思而后行,增资扩股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而事实上,2004年期间,金信证券为解决自身资本金过小的问题,曾试图和浙江券商天一证券合并。林益森当时就是天一证券的董事长,但由于主控权等一些问题,双方的合并“只开花不结果”。

  2004年8月,林益森被推举为担任金信证券的董事长,同时,公司董事会审议了增资扩股的议案。8月19日,公司专门讨论招股说明书和布置增资扩股工作。

  2005年5月初,在记者致电陈唯贤时,陈表示,公司目前还是处于平稳阶段,生存压力不是很大,但发展还谈不上。首先公司想办法增资扩股,然后争取申请创新资格。

  金信与华西

  然而,金信证券面临的难题也是显而易见。2004年公司亏损5315万元,而2003年盈利1460万元。

  与此同时,华西证券却在市场低迷时期盈利1.75亿,超过中金公司、广发证券、东方证券等知名券商,名列第一。目前市场认为,华西证券的盈利得力于胡关金的改革。

  但知情者告诉记者,华西的盈利和金信证券的亏损不无关系。知情者称,目前,金信证券是东方锅炉(600786.SH)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截至2004年底,金信证券持有952.95万股流通股,金信信托六只证券组合投资资金信托计划持有758.61万股(第二大流通股)。

  而华西证券恰是东方锅炉2003年底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持股757.43万股,而当时并没有金信的身影。2004年上半年,金信证券突然代替华西成为第一大流通股股东,华西减持至301万股。

  参看当时东方锅炉的股价,2003年12月31日,当天股价报收15.64元,而后东方锅炉一直上扬,2004年1月8日,连续拉出5个涨停板,股价在1月底达到22元,4月15日,股价达到创记录的28.68元。

  而金信证券正是在2004年上半年完成建仓。2004年6月底,金信已经持有东方锅炉流通股748万股。而后9月东方锅炉在除权后至今,股价一直在11元之15元之间徘徊。5月31日,其股价报收11.11元。

  金信证券依然为东方锅炉的第一大股东。而东方锅炉的股价从2004年5月份24元的高位,下降到目前的11元左右。

  在东方锅炉这只股票上,华西证券可谓入袋为安。事实上,2004年华西证券受托投资管理收益高达2.49亿元。

  当时,华西证券的实际控制人为张良宾。张良宾控制的西昌锌业持有华西证券33.07%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同时,朝华集团是金信信托的大股东之一。余凯认为,不排除张良宾利用金信信托为自己解忧的可能。

  5月31日,华西证券办公室的相关人士认为,金信证券建仓和华西证券没有关系。

  作者:兰江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