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夏志峰细说鉴宝内幕 并不需要"鉴定书"

2005年06月03日 16:58 来源: 新华网 【字体:


  俗话说:“乱世买黄金,盛世兴收藏”。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历来为文人雅士所喜爱的古玩、字画等藏品,越来越多地走进寻常百姓家,我国各地古玩文物交易也日趋红火,收藏,正成为继股票和房地产之后,中国内最"火"的投资方式之一。与此相辅相生,作为疏通文物收藏渠道的首要环节的"鉴定需求"也越来越旺盛。当收藏者怀揣"宝物",期望自己一夜暴富时,他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难题:今天,谁来为我们鉴宝? 带着好奇和疑问,我们走进了国家文物出境鉴定河南站站长、河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研究员夏志峰。

  事例 古玩行当“奸诈”知多少

  “古玩行当的奸诈由来已久”,夏志峰一针见血地说,自民国时期以来,古玩行业就存在两种奸诈:把假的说成真的,把真的说成假的,目前市场上的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

  把真的说成假的意在据为己有。他举例说,有人拿了一个乾隆时期的寿桃形瓷壶,鉴定者一眼就看上了这件文物,想把它搞到手,就故意说文物是假的,然后让另外一个人花了很少的钱把这个东西拿下。

  更多的情况是把假的说成是真的。记者在郑州古玩市场曾碰到一位退休干部张大爷,他看中了一个"明代"青花瓷瓶,怕自己眼力不行,就请专家鉴定,经鉴定是真的后,就倾其所有买了回来,谁知是一件赝品,张大爷气得病倒在床。"古玩市场道道太多了,不但文物假货多,鉴定也是假冒的也多呀。"

  夏志峰说,在鉴定这个行当里,确实有些人可以看出东西真假,具备一定的鉴定能力,但他们出具的鉴定书,往往与实物不符。他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有些人把新仿的工艺品当"宝物",因为他拥有知名专家写的鉴定意见,认定是唐、宋时期的文物,但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文物,说明一些文物鉴定者的操守出了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夏志峰认为,这是利益使然,因为社会上文物鉴定的收费,是按估价的10%收取的,估价越高,鉴定费自然就越高。另外,有些人和有关拍卖公司、古玩收藏商人联手,将赝品说成是真的,更有甚者,直接和盗掘古墓者串通一气,在坑蒙拐骗消费者的同时,也给国家带来了很大的危害。

  他提醒收藏者说,正规的鉴定部门一般不对民间出具鉴定书,只从一件文物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等方面,鉴定一件文物有无收藏价值,从来不给文物估价,收取的费用也很低,一般是按物价部门的规定,每件20元。如果你拿到了某个专家或某个团体的鉴定书,市场价标得很高,你就要小心了,事实上,只要是标出了价格,鉴定的权威性就要大打折扣。

  问题 古玩为何真假难辨

  投资古玩的风险是买到假货,而让广大收藏爱好者最烦恼的也正是真假难辨。究其原因,夏志峰认为,中国历朝历代都有文物仿造,假东西多,作伪手段不段翻新、提高,不经磨难、砺练出一双"慧眼",是很难识别的。

  中国曾出现过四次作伪高潮,第一次高潮出现在宋代,以仿造商、周青铜器为主。第二个高潮是清乾隆时期,主要是名人字画造伪、作假,连乾隆皇帝也难辨真假,当时好多的书画赝品上都有乾隆的题跋。第三个高潮是晚清到民国时期,大量复制、仿造了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各种文物,无所不造、无所不仿。第四个高潮是改革开放后,随着收藏热的兴起,各种仿古工艺厂多如牛毛,仿造的东西五花八门,作伪手段更为高超,造假者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有了一定的分工,市场逐步专业化。

  出于提高鉴定技能的需要,夏志峰经常下去暗访各地的造假作坊。他说,高科技手段被运用到文物造假上,使作伪登峰造极、自成体系。比如,运用三维扫描技术,做出的东西和原物一模一样,而硅橡胶翻模技术的运用,使仿品上的花纹与原物没有任何差别。

  作旧的方法多种多样,归纳起来不外乎物理和化学两种。在物理的方法中,主要有"移花接木"术:即通过粘贴、镶嵌和挪移的方法,把一些旧的、残破文物上的部件、皮壳,粘贴到新的文物上面,然后沾上土、上色,仅仅把真的那一部分露出来。

  "老料新工":用古代的材料,通过新的工艺进行仿造,把破碎的文物磨碎,重新作样、烘干。这种作伪,有时人可以看得出来,机器却检测不出来。还有的在古代空白的砖上刻花,在没有花纹、铭文的古玉、铜器上面,镶上金银或翠玉,使其市场价值大大提高。

  "老料新器":有些文物的底部是真的,在上面接一个新的;有的仿造物,其瓶口和底部是真的,中间部分是假的。有时为了追求高利润,造假者甚至不惜把文物锯开。

  化学方法被广泛运用于"作旧",即用化学溶液对仿品进行浸泡,慢的3天,快的几分钟就能使器物变样。夏志峰说,有一次他亲眼看见一件仿品,几分钟内,一下子老了800年,并且没有任何浸泡的痕迹。特别让人惊奇的是,有些化学溶液能使铜锈从仿品中自然长出来,抠都抠不掉,而在过去,假锈怕烫、怕高温,一碰就掉。

  经过浸泡的仿品,还需要同原墓中的墓土,一起埋到地下,再在其上种些有根系的植物,这就叫"养",经过三到五年,植物的毛细管就长到了仿品上,这时再拿出来出售,很能乱真。

  如果仿的是传世之物,造假者则需要在手中把玩几年,或者放到农村老百姓家中,接受自然的烟熏火燎,使其慢慢旧掉,这样"养"了几年之后,就和真品很接近了。

  探讨 谁在搅动古玩市场?

  刚刚在郑州落下帷幕的全国第六届文物艺术品交流会,吸引了全国各地50多家文物商店和众多收藏爱好者,仅仅3天交易额就达到600多万元,有人一口气买了15件玉器。《收藏》杂志一项统计表明,中国现有各类收藏协会、收藏品市场近万家,各类专题和系列收藏500多项,3千万收藏者热衷此道,约占人口的3%。收藏品市场交易额庞大,仅北京文物收藏品市场交易额一年就有11亿元人民币,地下交易更是无法统计,而且年年有增,势头强劲;全国每年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大约为10亿元人民币。收藏为什么越来越热呢?

  河南省文物交流中心书记许天申说,首先是经济力量的推动。文物艺术品升值的潜力非常大,拍卖市场上基本上是一年升值30%至50%,有些文物过两年再拍,升值一倍,这种情况刺激有钱人投向这个领域。以征集流散文物为已任的文物交流中心,过去的主渠道是民间,通过走村串户或各县的文物代购点征集,那时到县里一贴广告,老百姓就会源源不断地把各种文物送来了,几元或几十元就能收购到一些很不错的藏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90年前后,现在这个渠道已不复存在,偶尔有人送来,往往是开出天价,难以接受。

  夏志峰也说,经济发展使得人们手上有了闲钱,开始抱着投资的心理买古玩。文物具有不可再生性,升值潜力巨大,前几年晚清文物都不值钱,现如今民国货成了主打产品,一些好东西"沉底"后就不再露出来了,文物市场呈现出僧多粥少的局面。如果眼光好,东西看得准,搞古玩是有大利可图的,唯一的风险是买到假东西。

  搅动古玩市场的另外一种力量是,一些投机分子故意炒作市场价格。据夏志峰介绍,他们的操作方式和炒股票一样,先投入巨额资金,大量收购某个时期的古玩,使其价格一路飙升,炒起来后,再慢慢"放水"。曾经有个拍卖行炒作乾隆时期的青花瓷瓶,就到全国各地进行收购,进而垄断了整个市场。由于古董交易期长,连动性强,不容易被识破。另外,一些外国政府或财团出于政治或文化上的动机,介入中国古玩市场。1996年,韩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收购高丽青瓷,几千块的东西炒到了几十万元,这批文物最后被中国政府查获。

  媒体和拍卖行的炒作,也为收藏热推波助澜,上海市拍卖行10片甲骨文竟然拍卖到480万,这在夏志峰看来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提醒 收藏并不需要"鉴定书"

  夏志峰还讲了一件他亲身经历的事情。有一次,有个人拿来一个元宝要做鉴定,说是他侄子花了15万买的。经鉴定,这个元宝是假的。不久这个人又来到鉴定站,非要一份鉴定书,说是因为他的鉴定意见,他和侄子打起了官司,侄子认为他"掉包"了,索赔15万元。

  "这件事说明现在民间收藏非常盲目",夏志峰说,有的人见到东西就想买,而有的人张嘴就开出天价,期望值太高。从国内媒体中出现的文物艺术的估价看,比器物实际价值低估的现象很少,往往是不切实际的高估,来满足人们对金钱的渴求。宣传上的误导,让许多人把对金钱的梦想寄托在一件"宝物"上,幻想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这样,不仅扭曲了正确的收藏观,还是许多人上当受骗的原因。事实上,收藏的出发点不能落到投资上,而是为了陶冶情操,搞收藏根本不需要鉴定书。

  他建议,收藏爱好者首先应根据自己的兴趣与爱好,给自己的收藏定一个门类,比如鼻烟壶、表、锁等,不能见什么买什么。然后好好读几本书,提高自己文化修养和专业知识,先把脑袋武装起来,还要多跑跑博物馆看看实物,再转转古玩市场,先不要下手买,重要的是先看、先"练眼"。有了一定眼力,可以试试手,交少量"学费"买一些不太贵的古玩,再找一些真正的鉴定专家请教、切磋。经历了以上种种过程之后,还需要建立自信心,这是搞收藏的最重要心理品质,千万不能轻信别人。

  根源 文物鉴定呼唤行业准入

  国家文物出境鉴定河南站站长、河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研究员夏志峰说,目前文物鉴定中存在的种种混乱,已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合法的文物市场。

  "最大的问题是这个行业缺乏准入制度",夏志峰说,目前我国的文物鉴定是没有什么标准可依的,在行业资格的管理上也没有明确规定,开一家鉴定工作室和俱乐部从事文物鉴定,根本没有门槛,既不需要到文物部门申报,也不需要任何手续,只要到工商部门登记或在民政部门注册一个民间团体就可以了。这是目前文物鉴定行业混乱、从业人员五花八门的根源所在,相关法律和政策上的空白亟待弥补。

  他说,文物鉴定有着很强的学术性和技术性,不是你学问深、资格老甚至是考古专家就能担任的,因为一个优秀的文物鉴定人员既需要扎实的理论根基,又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鉴定技能。据他介绍,国家文物局每年举办一次文物鉴定资格考核,难度非常大,一般情况下每年只有五、六人能通过,最多的一年通过了14人,像河南这样一个文物大省,取得这种资格的目前只有7个人,全国不足百人。文物鉴定人才奇缺,也与我国高等教育对鉴定人才的培养重视不够有关,大学本科院校没有鉴定专业,考古专业只上半学期的鉴定课,这是远远不够的。另外,文物鉴定部门的编制短缺太厉害,文物系统内部的工作都忙不过来,很少有时间为社会提供服务,更满足不了现在的市场需求,使得一些人有机可乘。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所谓的收藏家协会、鉴赏家协会,以及各种纸质、视频媒体,都在开展鉴宝业务,甚至有个别人,几乎什么都不懂,也能打起大招牌,自封为著名鉴定师、专家,在古玩城摆起了地摊为人鉴宝。有的团体拉大旗做虎皮,用别人的名字支撑门面,比如聘请两位顾问、专家,每月支付300到500元的顾问费,这些团体看起来好像很正规,事实上骗人的事也不少。

  "这些所谓搞鉴定的人,往往是皮条客",夏志峰不客气地说,他们大都和古玩交易有联系,或者本身就是古玩交易的幕后操作人。有些人去鉴定时,他们就将收藏品"备案",等到另外想收藏的人到他们哪儿咨询,他们就充当中间客,两边通吃。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