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信托型MBO遇寒流 金信信托作别两上市公司

2005年05月24日 17:18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继上月全身退出伊利股份(600887)之后,金信信托日前又从金地集团(600383)抽身而去。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诗人笔下的来去往还,充满了浪漫自如的轻松情趣。而金信信托在这两家沪市知名公司的进退,却自始至终都淹没在神秘的氛围和违规的指责声中:进入的时候被外界质疑为在帮助上市公司高管搞MBO,退出的原因则被认为是前不久国资委政策封杀信托型MBO的直接结果。

  4月6日,金信信托将持有的伊利股份5605.74万股协议转让给代表地方国资委的呼和浩特市投资公司,在两年之后将中国乳业第一股的第一大股东宝座还回给地方政府。5月21日,金地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金信信托拟将其持有公司3540万股法人股全部转让给深圳市福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金信信托收购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都发生在2003年,当时曲线MBO相当盛行,信托型MBO大行其道。贵为第一股东,金信信托却不派一名董事、监事,不提名一名管理层进入伊利股份。作为二股东,金信信托对金地集团也是“如法炮制”。由此,市场更加加深了对金信信托参与两家公司MBO的猜测。

  金信信托和两家公司利用信托的保密原则,始终对市场的质疑保持缄默,直到伊利股份董事长郑俊怀东窗事发,金信信托参与伊利股份MBO的事实基本被证实,金信信托不得不将名义上持有的股权转让给呼市国资部门。

  “金信应该很快也会从金地退出,如果不退出有关部门也应该对此展开调查”,在一个月前当金信信托转让伊利股份股权时,上海荣正董事长郑培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如此预测。

  郑培敏的理由很简单:当年金信收购金地的股权及其后续的“不作为”,高度疑似MBO;并且转让伊利股权行为发生在《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暂行规定》出台仅仅一周之后,暂行规定严禁管理层采取信托或委托等方式间接受让国有产权。

  此外,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金信信托在去年底由新鸿基入主后,其面临内部较大的整合,调整对外投资成为重点,加之金信信托已经完成了帮助金地集团高管层MBO“搭桥”的历史使命,现在退出也是师出有名。

  该人士特别提醒投资者,现在金地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是国有股东“深圳市福田投资发展公司”,而此番受让金信信托持股的公司则是一家名为“深圳市福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两者之间决非一家,后者很可能跟金地集团的高管层有关联,再加上其他关联公司,事实上高管层已经实际控制了金地集团。

  对于金信信托从金地集团的退出,与近期风生水起的股权分置试点也有一定关系。有关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在股权分置试点启动之后,重仓金地集团的基金经理要求公司也搞股权分置方案,积极参与试点,金地集团对此也非常感兴趣。但前提是要清理历史遗留问题,也就是必须先解决与金信信托关系的问题,否则管理部门很可能会否决公司提出的解决股权分置方案。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潇洒的徐志摩在《再别康桥》一诗的最后这样写到。可是作别两家上市公司的金信信托,留给证券市场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沉重的谜团和欲说还休的争议,而它在证券市场“打死也不说”的潇洒,岂不正是千千万万中小投资者的悲哀么?

  作者:黄俊峰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