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信信托获利近40%退出

2005年05月26日 17:0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对金地集团(600383.SH)来说,今夏注定是个“多事之夏”。

  5月21日,金地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股权发生变更。一直被疑为帮助管理层MBO的金信信托退出了金地集团,取而代之的是深圳市福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田建设)。

  大约两周前,金地集团的股票遭遇剧烈下挫,5月12日和13日甚至出现了两个跌停,两周后,公司的股权发生变动。这其中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

  洗脱MBO嫌疑?

  2003年7月2日,金信信托和通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和控股),作为一致行动人,以每股5.07元的价格(比2002年末每股净资产4.98元稍高),共同受让原第二大股东深圳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金地集团境外法人股5040万股。其中金信信托出资1.77亿元受让3540万股,占金地集团总股本的13.11%;通和控股出资0.75亿元受让1500万股,占金地集团总股本的5.56%,分别位列第二、第四大股东。

  消息传出,市场一片哗然,此前,外界盛传金信信托操作伊利股份(600887.SH)管理层隐性MBO,因此金信信托几乎成为MBO的代名词。此后,伊利股份的隐性MBO被证实,市场对此猜测更盛。

  金地集团被质疑实行MBO,还与当时的“双龙信托计划”不无关系。2003年12月10日,双龙信托计划宣告成立,该信托计划旨在房地产项目权益性投资,采用基金模式管理。除金地集团外,该信托的另两家联合发起人为杭州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绿城)和通和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和置业,与金信信托同为通和控股的子公司),3家公司各投资2500万元作为信托发起资金,但只有金地集团是该信托计划的管理顾问。

  不过,此次金信信托出让股权,由福田建设接手,一定程度上洗脱了金地集团的MBO嫌疑。

  福田建设于5月19日与金信信托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金信信托将其持有的3540万股法人股(占总股本9.57%)转让给前者,转让价格为每股6.55元,总价款达2.31亿元。

  资料显示,福田建设成立于1983年,注册资本为8028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水电工程等,前身为国有企业,后经改制成为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和灿。张还出任广东浩和创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浩和)和深圳市浩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浩和)法定代表人,张通过两家公司分别持有福田建设74.7384%和17.7131%股权。

  广东浩和此前就已经是金地集团的第五大非流通股股东,持有1120万股,占总股本的3.03%。

  此外,金地集团的第八大非流通股股东深圳方兴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持股880万股,占总股本2.38%)也是上述两者的关联公司,深圳方兴达的控股股东张奕夫(持有股份65%)也是广东浩和的参股股东,持有其8%的股份。

  上述三家关联公司合计持股比例为14.98%,与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福田投资发展公司的17.62%相差无几。
[[[下一页]]]

  二股东的打算

  金信信托为何卖掉金地集团?

  金地集团董事、董秘郭国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信信托此次出售股权,可称“获利了结”。

  2003年7月,金信信托以每股5.07元的价格购买金地集团股份,两年不到时间里,以每股6.55元的价格出售,投资收益率较为理想。

  “加上2003年度和2004年度的两次分红,相当于每股转让价格7.18元,投资收益率达到近40%。”郭国强表示。

  那么,当初金信信托的一致行动人通和控股,是否也会选择抛售呢?对此,郭国强称,目前公司方面并不清楚通和控股有此打算。

  郭国强称,据与受让方福田建设沟通后所了解的情况看,福田建设之所以购买金地集团股权,缘于他们对金地集团的了解以及看好房地产这个行业,一方面,广东浩和原本就是金地的第五大股东,而且,福田建设方面认为金地集团是个好的投资机会。

  福田建设和广东浩和的实际控制人张和灿何许人也?

  据了解,张和灿麾下包括建筑和医药产业,主要业务在广州。记者尝试联络张和灿和张奕夫采访,但遭到婉拒。

  由于金信信托在金地集团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各占一个席位,在其所持股份过户给福田建设后,其在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席位也将相应给福田建设。

  “目前我们董事会有十五个席位,金信只占一席,新股东进来后,继承这个席位的话,应该不会对公司管理层造成很大的变动。”郭国强向记者表示。

  金地集团的上海因素

  郭国强认为,此前公司的股价下跌,与股权转让并无直接关系,更多是由于宏观调控的因素引发。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金地集团的主要业务在上海,因此受到宏观调控的影响会更大,对此,郭国强作出了澄清。他告诉记者,目前长三角一带的房地产开发量和土地储备只占公司总量的30%左右,公司的重头还是在珠三角,所占比例几乎达到50%,武汉和环渤海湾一带大约占20%。

  “一方面,上海不是我们业务量最大的区域,另一方面,我们在上海的项目进展得很顺利,5月份开盘的未来域,发售前预计均价为8000多元,开盘第一天认购率就达到约85%,均价更是达到9300多元。”

  2004年6月22日,金地集团公告,称公司与摩根士丹利房地产基金IV(以下简称MSREF)、上海盛融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在中国境内或经中国政府主管部门批准后在中国境外设立一家项目公司,项目公司注册资本约为人民币5亿元,其中公司出资约7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5%。MSREF出资2.75亿元,占55%股份,上海盛融出资1.5亿元,占30%。

  金地集团与摩根士丹利携手经该项目公司拿下建行28.5亿元的不良资产包。今年3月,金地集团委派该项目公司的董事陈长春离职,该项目的进展更加引人关注。

  对此,郭国强表示,由于需要经过商务部批复,今年3月,公司与上海盛融及摩根士丹利的合资公司上海合建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合建)才获准在上海注册成立,陈长春因为个人原因离职后,他被金地集团委派前往该公司担任董事,目前上海合建共有六名董事,其中大摩占有三名,上海盛融委派二席,金地集团委派一名。同时,金地集团还派原来的企业发展部副总高少和前往上海合建出任副总。

  关于不良资产处理,郭国强认为,这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在处理过程中自然会出现权属等方面的法律问题,不过,其收益率会比正常的开发高,“根据大摩测算,内部收益率可以达到20%多。”郭表示。

  郭亦透露,这28.5亿元的不良资产包,将在未来两三年内处理完毕。

  作者:周斌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