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民间古玩收藏市场"潜规则"

2005年04月01日 16:16 来源: 武汉晨报 【字体:


  假货充斥市场却不“打假”

  ■阅读提示

  众多古玩收藏界人士断言:如今的市场上,99%的古玩都是赝品。在这个半公开的行业里,每天都上演着真真假假的故事。赝品泛滥却从不打假,已成古玩界的潜规则。

  据市文化局有关人士保守估计,目前我市至少有10万名收藏爱好者,且在逐年增加。每逢周末,武汉各大文物市场都是人声鼎沸,一派繁荣景象。

  究竟是些什么人耗费大量财力和精力,在浩如烟海的藏品中搜求?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身处假货之中却从不“打假”,甚至买到赝品不动声色,自认倒霉?

  桂老师正在帮爱好者鉴定藏品。

  鉴宝: 三枚印章都是赝品

  3月21日15时许,一辆奥迪轿车开到了湖北美术展览馆,司机与一位着装整齐的中年人匆匆走进馆内。当天,馆内有一个文物展。展出负责人、正在招呼零星参观者的中南文物商店艺术顾问张然,见到两人疾步迎上去握手。显然,他们是熟人。两人没说有什么事,在张的陪同下从容地观赏一批新从省文物商店进的玉器。20分钟后,司机从上衣内口袋拿出一个面巾纸团,一层层扒开,里面是一块绿翡翠。“您帮我看看这个东西对不对啊?”张然喊助手把放大镜递给他,馆内零星参观者闻声聚拢过来。

  “是个老东西,值千把块钱。”张然说。一旁的收藏爱好者戴军补充说,“确实是真的,就是太小了。”中年人开口了,“我手上有三枚印章,你也帮我看看。”

  大家来到张然的办公室,坐定。一枚枚仔细看过之后,张然说:“这两枚是新做的,另一枚是假鸡血石。”中年人听罢勉强笑了笑,将印章收起,简单寒暄后离开。见两人出了门,戴军说:“这3件东西在市场里只要50块,花钱买经验啊。”

  铁杆收藏者: 纯粹的玩味

  欧阳德彪,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收藏颇丰。在他的画室,他可以随手拿出汉代的罐子、元代的碗,还有精致的明清瓷器。

  “这是汉代装水用的罐子,没有上釉所以没什么光泽,虽然比清代的小瓷瓶卖得还便宜,但很大气,我非常喜欢。”欧阳德彪说,“在我这个圈子里,大家都是为了纯粹的玩,玩味其中的文化,玩家和玩家之间可以互换自己喜欢的东西,但一般只买不卖。”

  欧阳德彪所在的圈子都是高校老师,大约有三四十人。

  毛春义是欧阳的同事,专门收藏明代的瓷器。据毛介绍,除了美院,武大、华师及以前的纺院等数所高校都有老师爱好收藏。

  “还有一类人属于商人,收藏古玩待价而沽。”欧阳介绍,这些人中九成的眼光都很好,对于鉴别很有一套。

  张然,既是文物商店的艺术顾问,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自称是做生意的。

  “我曾花200元淘到一幅黄宾虹的画,还没裱就被一个朋友看中,2000元买去了。他裱好之后我一看,真迹,出价2万想买回来,他不卖。”

  古玩市场: 多是“新假破”

  3月19日下午,当记者在欧阳德彪的办公室外等他时,他正和几个朋友在香港路文物市场里转。

  “转了两个小时,没发现什么合适的东西,临走前在一家铺子里瞟到了一对盖罐。”欧阳说,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个老东西。

  “老板开口价1500元,一番讨价还价,550元买下了。”欧阳认为买得很值,“不是精品,但确实是老东西,保存很完整,而且是成对的,十分难得。”

  应记者要求,欧阳给这对盖罐重新估了个价,“换个地方,转手卖个一两千块钱是没问题的。”

  在收藏这一行,低价买到真东西叫“捡漏”。欧阳介绍,想在武汉的文物市场里捡漏,越来越难了。

  “现在的文物市场,被我们称做‘新加坡’。”毛春义说,这个“新加坡”就是“新假破”的谐音,意思是说市场里的所谓文物基本是这三类———仿制的新东西、假东西和破损的老东西。

  欧阳德彪也告诉记者,“现在的市场里,真正的老东西大约只有1%。”以前在市场里还经常能淘到一些好东西,但现在是越来越少。

  张然也告诉记者,不仅市场里难淘到好东西了,就是下乡也难看到真东西。

  戴军是一个爱好者,以前玩翡翠,因“假东西太多,动手就是假的”,后来不玩了。

  市文化局有关部门称,目前我市仅香港路文物监管品市场是政府批准经营的。但据记者了解,我市还有多处收藏品市场兼有文物经营活动。

  买卖双方: 愿打愿挨

  3月13日,武汉收藏品市场举办了一场收藏品鉴定会,请来数位省市鉴定权威,各方收藏者也蜂拥而至。

  “那天鉴定的玉器90%是赝品,瓷器70%是赝品;字画好一点,有些档次较高的东西,但也有一半是假的。”武汉收藏品市场副总经理易有章说。

  记者从该市场了解到,去年3月的鉴定会上,专家们发现普通市民收藏的藏品80%是仿品。

  收藏市场真东西只有1%左右,收藏者手里的赝品如此之多,收藏界岂不是天天有是非?

  事实并非如此。“在这个圈子里,买的东西不对,一般人不会找后账。”欧阳德彪说,身边买古玩被骗的事情并不鲜见。

  “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玩家,经常交换藏品,相互之间一般不会骗人。如果自己知道手里的藏品是假的,一般是送人或者是自己留着,不会拿出去交换。骗人的一般都是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人,而这类人是没办法找他扯皮的。”

  收藏者戴军认为,市场里都是在买假卖假,每天都有人上当受骗。“可以说,收藏交易基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戴军说。

  李飒是香港路古玩市场里一家古典家居铺子的女老板,在市场里已经营2年多。她说,“虽然能听到抱怨,但基本没有人在市场里公开扯皮。”

  3月1日,一收藏爱好者请专家鉴定一只瓶子。

  “瓶子是花3万元买的,我们一看是清朝乾隆时期‘百鹿尊’的仿制品,在景德镇两三千元就买得到。后来那位爱好者报了警。”参与鉴定的省收藏协会会长桂祥盛说,这类情形他很少遇到。

  记者问起受骗经历,几位采访对象都不愿细说,只是告诉记者,收藏界买假卖假十分普遍。戴军还介绍,目前武汉已有专业的造假班子,而且分工很细。

  要面子: 所以“不打假”?

  23日,市消协投诉部张主任介绍,该部收到的古玩交易类投诉非常少。而市文化局博物馆处也称,作为主管部门,同样极少接到类似投诉。

  市场里赝品这么多,为什么只有少数人投诉?

  省收藏协会会长桂祥盛介绍,数额较大的交易骗局很少,因为一般允许公开卖的古玩字画档次都不高,交易价格一般也不太高,很多人也就不追究。

  按欧阳德彪的体验,圈子里的玩家如果失手,都只会自认眼力不够。在他们看来,“如果文物市场都是真货,随便可以买到,在众多的赝品中发现真东西的乐趣也就没有了。”

  收藏爱好者戴军说,他认识的一位退休教授,花了几十万元买了一套“明代瓷器”,大家一看就是假的,但教授死活不承认,“要面子的人很多,买到假的也不愿承认。”

  “有些仿制品也很有收藏和观赏价值。”武汉收藏市场副总经理易有章认为,只要收藏者出于个人喜好而不是为了赚钱,赝品也能成为艺术品。

  武汉市文化局博物馆处王润华指出,收藏市场肯定应该打假,但由于很多特殊原因难以实行。目前《文物法》对于文物交易的规定过于宽泛,文物又是一种特殊商品,没有普遍适用的价格衡量标准,物价部门无法定价,而文物无法再生,市场需要很大,导致仿制多、假冒多。

  王润华称,“文物市场管理办法”正在酝酿中,不久将出台,该办法将有利于管理部门对市场加强管理。

  行家提醒: 心态平和最关键

  武汉文物博物馆学会副秘书长王润华和收藏爱好者欧阳德彪提出一些建议,希望能帮助收藏爱好者少交点“学费”。

  1.心态平和。看到好东西要冷静,清醒地掂量自己的实力,能买则买。

  2.多看多学。建议多到博物馆或者是正规的文物商店看真东西“养眼”,此外多看文物管理部门出版的相关书籍和资料,也要多看假的和仿制的东西,增强鉴别能力;

  3.不要轻易下手。看到喜欢的东西或者是可能非常好的东西,却又不能断定真假,不要轻易下手,尤其是价格比较高的东西,可以请职业道德比较好的高手帮忙“掌眼”;

  4.不要有侥幸心理。目前市场上的精品很少,不要抱“捡大漏”的侥幸心理和暴富心理,轻易出高价购买。 (记者 褚朝新 实习生 马娜)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